|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零九章 投湖

第二百零九章 投湖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03 07:37  字數:2403

綠鸝一行人吃了飯從綠鸝的屋裡出來,正看見站在茶水間兒門口的夏蘭,虛扶著門,身子搖搖欲墜。

綠鸝心中一緊,急忙上前去扶住了她:「你怎麼了?可是身子不舒坦?」

夏蘭抬頭看了綠鸝一眼嚇了一跳,惶急地一把推開了綠鸝,急忙退了兩步,腿上無力,直摔在了地上。

綠鸝看著摔在地上面色煞白的夏蘭,想上前去扶,卻忽然看見從茶水間里出來的婆子,還有院子里聽見動靜越聚越多的丫鬟,綠鸝終究頓住了腳。

夏蘭眸子里含著淚,環顧了一周圍著她的神色各異的眾人,一陣莫名的心慌。

她們看著自己,像看著一條噁心的死狗,像看著一雙破鞋,像看一個笑話,或是厭惡噁心,或是嘲諷譏笑,或是悲憫可憐,或是竊竊私語,或是指指點點。

夏蘭呼吸有些急促,沒有人來扶她,她自己掙扎著用手撐著地,慢慢地爬起來,渾身都在抖著,眼神畏懼飄忽。

她該死的,出了這樣的事,她早該自盡的。她活著又能如何,她活著又該怎樣呢?

她忽然看見了畢春堂前的荷花池,想也沒想地沖了過去。

綠鸝瞧著夏蘭跑的方向,心猛地一揪,再也顧不上其他,跟著追了出去。

屋裡其他的丫鬟婆子也是看熱鬧不嫌事大,也悄么聲地都跟了出去。

夏蘭站在荷花池前,林府的荷花池不深,卻足夠沒過一個人。

綠鸝焦急地喚了一聲:「夏蘭,你別!你別……」

綠鸝想說什麼,卻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勸她。

當初夏蘭被趕出了林家,是常遠和常婆子一心護著她,不讓她見人,只在家裡百般安慰她,憐惜她,父親又死了,她不忍再自尋短見讓母親和哥哥傷心。

後來林芷萱接她回了林府,對她比以往更好,顧媽媽因著常遠家的的死,還有林芷萱的意思,更是對杏林居里的人三令五申,杏林居的人待夏蘭比以往更恭敬,誰都不曾當著夏蘭的面說什麼。

便是說,也是羨慕恭喜,說她日後定然能當上姨娘。

夏蘭雖然不喜聽這樣的話,卻也不曾有過這樣的難堪。

柳香和眾婆子站在荷花池邊,默然看著站在那裡的夏蘭。

「夏蘭,你別做出什麼傻事來,你還有娘,還有哥哥呢,還有三姑娘,她那樣護著你,你怎能捨得讓她傷心?」綠鸝在一旁勸著,一邊指了一個小丫鬟讓她趕緊去找林芷萱。

這裡里三層外三層圍著,也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要跳就快些跳,在這裡做什麼樣子?等著三姑娘來給她撐腰呢。」

綠鸝聽了這話心中一怒,轉頭喝了一句:「誰在胡說八道!」

那小丫頭急忙矮了一頭,縮在了人堆里。

綠鸝剛要找出人是誰,只聽身後「噗通」一聲,夏蘭已經跳進了荷花池。柳香正站在夏蘭的身後,伸著手想抓她卻沒有抓住。

「夏蘭!」綠鸝瞧著那個在那裡掙扎著咕嚕嚕冒泡的人,嚇得六神無主,直指了王夫人屋裡一個懂水性的婆子道:「愣著幹什麼,趕緊下去救人!」

卻不想那婆子正是適才在茶水間說話的那個婆子,聽了綠鸝的話,竟然先瞥了一眼柳香,只對綠鸝道:「她一心求死,也是為了自己的聲譽和咱們林家的名聲,死了乾淨,姑娘著急什麼?難不成那事兒和姑娘有什麼干係……」

「你!」綠鸝指著那婆子氣得說不出話來,如今太太交了家事,這些婆子見風使舵,陳氏都敢給王夫人使臉色了,而陳氏屋裡的胡婆子與她素來交好,言語里明示暗示著陳氏要與王夫人鬥鬥法,好全然接過林家的大權,那婆子早就求了胡婆子要往陳氏那裡去,如今竟然連帶著連綠鸝都不放在眼裡了。

「都在幹什麼?!」林芷萱聽了小丫頭傳來的消息,便急匆匆地出來,正看見眾人都圍在荷花池旁,打眼去看岸上,哪裡還有夏蘭的人,再看荷花池裡正咕嚕嚕地冒著泡。

林芷萱心中一急,指著抱著歆姐兒的劉婆子喝道:「劉媽媽!快!」

林芷萱知道劉婆子會水,劉婆子也不敢耽擱,放下歆姐兒便一頭扎進了荷花池裡。

好在水不深,劉婆子下了水,在一旁的幾個婆子也不敢再站著,都跟著七手八腳地下去把夏蘭撈了上來。

王夫人、劉夫人、陳氏幾個也都由身邊的大丫鬟扶著出來了,王夫人看著被劉婆子從水裡撈出來的昏迷不醒的夏蘭,滿面怒容,自己做出勾引主子的事,竟然還這般不知檢點,當眾投湖,她若是真的想死,也該找個沒人的地方,這樣跳下去再被人救起來,不過是想把她和林嘉宏的事情鬧出來,再仗著有林芷萱護著她,難不成她真的想當林嘉宏的姨娘不成?

從窯子里出來的人,王夫人怎麼可能許她成了林嘉宏的人,王夫人掃了一眼圍在這裡里三層外三層的人,喝道:「這都是在鬧什麼?!」

眾人低頭默不作聲,劉婆子已經上前拍著夏蘭的背,讓她把水吐了出來,夏蘭已經緩緩地睜開了眼。

林芷萱也急忙上前扶著夏蘭。

陳氏已經上前,指著柳香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柳香看著陳氏,猶豫了片刻才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從綠鸝屋裡吃飯出來,便看見夏蘭面色煞白地站在茶水間門口,想來是身子不好,我們幾個過去扶她,她卻不承情,自己走了,適才怕是身子不適,從荷花池邊過的時候一時失足……」

柳香的話說得很圓,一絲也沒提林嘉宏與夏蘭的事。

林嘉宏適才聽聞夏蘭投湖便心驚膽戰,柳香更是怕陳氏和王夫人揪出這件事情來徹查再查出春桃。

原本陳氏和王夫人是想著鬧出來重懲夏蘭,可是柳香一番話卻也讓陳氏和王夫人靜了片刻,畢竟礙著林嘉宏的臉面,還有林芷萱和林雅萱母女在,但凡能過去,就不要鬧到明面上的好。

林芷萱卻看著虛弱不堪的夏蘭,面色沉了下來,抬頭深深地看了柳香一眼。

失足嗎?

***

感謝艷子702和蘊緦兩位親愛噠的打賞,感謝山竹的月票,謝謝親愛噠們的支持~從今天開始了我為期四個月的整牙大計,死了八顆牙,一顆牙殺兩個周,每周去殺一次,崩潰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