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零六章 不去

第二百零六章 不去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02 03:25  字數:2407

readx王夫人聽了猶豫,一時拿不定主意。

林芷萱卻笑了,道:「這是怎麼說的?就都要去了?去做什麼?幫什麼?二姐姐生孩子,咱們能幫上什麼?」

原本王夫人還覺得林雅萱母女說得有理,可是被林芷萱這樣一問,又是覺得這母女兩個也太過失禮,尤其是林雅萱,一個閨閣女兒竟然這樣直白地去說自己想嫁人的心思,半點大家閨秀的樣子都沒有。

林雅萱一張口說出了這樣的話,定然是她尋常日里想過的,劉夫人聽了竟然不攔著呵斥,反而說好,就像那些鄉野村婦一樣,半點規矩也無,竟然成日里教林雅萱些這樣的東西。

大家閨閣里的女兒都該和阿芷這般清清靜靜的才好。

林芷萱從來知道王夫人從金陵王家出來,自幼受大家禮儀規矩的熏陶,心思見識不同於旁人,只看她這些年打理林家的做派,林芷萱便知道王夫人對閨閣女兒是偏愛懵懂無知的。

林芷萱這才繼續道:「都說傷筋動骨一百天,如今我傷了腳還沒有好全,四妹妹更是傷了腿,昨兒還下不了床,都是身子最虛的時候,妹妹便是思親情切,我想二姐姐知道我們如今的身子不許,也不會怪罪,只會體諒的。

況且此時地震雖然過去,可是瘟疫遍地而起,尤其是山東,死傷無數,哀鴻遍野,我們從杭州去京城,必然要過山東,到時候萬一再染上瘟疫,那可如何是好?

娘也該心疼我們,別在這個時候把我們往火坑裡推才是。」

王夫人聽了林芷萱的一番話,也是心頭一緊,她如今正是為了林鵬海擔憂,山東瘟疫橫行,林鵬海一面要治理瘟疫,一旦有個差錯便是失職之罪,而王夫人最擔心的還是怕林鵬海萬一也染上瘟疫可如何是好。

從前只顧著高興倒是沒想到這一茬,如今林芷萱一提,她又怎麼放心將林芷萱送到那個地方去,這一路上果然太過艱險了。

王夫人聽了也是面色凝重道:「阿芷說的也不無道理,此事還要從長計議。」

林雅萱和劉夫人聽了林芷萱的話卻是沒了主意,他們只想著一定要跟著林芷萱,卻不曾想林芷萱竟然不願意去!

她竟然不願意去?!

為什麼?

這樣好的機會!那可是京城啊,達官顯貴遍地雲集的地方?!

她竟然不願意去,竟然推辭了,竟然說出這樣的理由來拒絕?!

林雅萱和劉夫人被林芷萱打了個措手不及,畢竟林若萱在信上說的是讓林芷萱過去陪著,若是林芷萱不去的話,那麼林雅萱就沒有一絲機會能去了。

又說了半晌的話,王夫人說累了,要歇晌覺,林芷萱留了下來陪著,王夫人讓紫鳶送了劉夫人和林雅萱出去。

林雅萱到現在還回不過神來,拉著劉夫人的手道:「娘?她瘋了嗎?她為什麼不想去?她竟然不想去?」

劉夫人也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拉著林雅萱先回西院了。

林芷萱要服侍王夫人更衣,王夫人卻只讓她趕緊坐下,別總站著再累著腳,又讓秋菊給林芷萱更衣,才由紫鳶服侍寬衣,只是面色還是沉得很,不知道在想什麼。

林芷萱笑著先上了床,問著王夫人:「娘怎麼了?」

王夫人道:「我原本覺得二丫頭送回來這封信是好事兒,如今被你這樣一說,我倒真是放心不下讓你去京城了。」

林芷萱笑著往裡挪了挪,給王夫人留了半張床,才笑著道:「什麼好事兒?京城達官顯貴多,卻也是非多,娘當初不是答應了我,林家的女兒不要高嫁,如今怎麼總想著把我往京城送了。」

王夫人上了床,道:「當時不是還沒有二丫頭嫁進梁家的事嗎?如今二丫頭若是能幫上你,我也少操些心思。」

林芷萱笑著往王夫人懷裡蹭了蹭:「說來說去,原來只是娘想偷懶,我是娘的女兒,自然該娘操心,怎得還都賴著二姐姐了。」

王夫人見林芷萱與她親近,也是歡喜,笑著道:「你當初幫了她多少啊?她自該好生報答你。」

林芷萱道:「娘成日里說捨不得我,如今卻想盡了法子把我往外送。」

王夫人攬著林芷萱道:「捨不得也沒法子,總不能把你留在我身邊一輩子,再耽擱了你。」

林芷萱笑著道:「哪裡就是耽擱,我覺著沒有比在娘身邊一輩子更好的了。」

王夫人聽著林芷萱的話笑而不語,只當小孩子玩話,卻不知道林芷萱用玩笑的語氣說出來的,卻是心中求而不得的期盼。

陳氏那邊見柳香回去,傳了林芷萱的話,陳氏氣得臉都綠了,直差點摔了屋裡的茶杯,還是柳香好說歹說勸下來了。

好在不多時王夫人派人送了飯菜來,陳氏見了這才彷彿漲了臉似的,笑著應了紫鳶,心裡的氣略順了幾分,可還是憋得胸悶。

只讓柳香去打聽著那邊的動靜,怎麼林芷萱和林雅萱都去了王夫人屋裡吃飯。

好半晌柳香回來,把那邊的事情都說了,陳氏這才知道今兒林若萱竟然往家裡送了信,難怪一家人都涌到王夫人房裡去了,聽著柳香說到後來,林芷萱也是詫異林芷萱竟然不去,竟然放棄這麼好的機會。

林芷萱和王夫人歇了晌覺才起來,就收到了輔國公府的拜帖,說明日蘆煙要來探望林芷萱,王夫人自然笑著應了,讓林芷萱且回去準備,又囑咐道:「只陪她說說話就好,那丫頭鬧騰,別跟她亂跑,你腳上還有傷。」

林芷萱瞧王夫人這樣擔心的模樣,也知道是當時大夫的話把她嚇著了,自己又總拿這事兒當幌子來說,躲在杏林居里偷懶,如今倒是不忍王夫人擔心,只來跟王夫人坦白,王夫人看了林芷萱腳上白白凈凈的,哪裡有一點受傷的痕迹,這才放心,還戳了戳林芷萱的額頭:「你這丫頭!」

林芷萱笑著和王夫人道了告退。

林芷萱一邊由秋菊扶著回去,一邊對秋菊冬梅兩人吩咐著:「輔國公和夫人都還沒回來,那丫頭怕是又在家裡閑極無聊了,梁家二爺進了京,梁老太太又過世了,梁家亂成一團,她在杭州也再沒有個親近的親戚家,只能奔我這裡來了,想來明兒晌午會在我屋裡吃飯,你們照著蘆煙喜歡的,好生預備著。她喜甜食,口味嘛,倒是與歆姐兒差不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