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零四章 同去

第二百零四章 同去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7-02 03:25  字數:2258

?林芷萱聽了秋菊的話,也是心頭一凜,還有一個對京中沐家沐大太太有救命之恩的林雅萱!

當初在金陵,自己死活拉著林雅萱走了,沒讓沐大太太報了林雅萱這救命之恩。

如果一旦讓林雅萱又了進京的機會,這恩情沐大太太不報,林雅萱都必然會去請了。

況且林芷萱瞧著那時沐大太太對林雅萱的喜愛的模樣,萬一林雅萱貪心不足蛇吞象,要的不僅僅是讓沐大太太給她說一門好親事,萬一沐大太太有眼無珠,看上了林雅萱,要把自己家的兒子嫁給林雅萱,那事情就大了。

沐家的人林芷萱都是打過交道的,上到宮裡的沐貴妃、大皇子,下到沐家沐大太太的兩個兒子,沒有一個是安分的,前世謀朝篡位發動宮變,一旦與他們扯上關係,林家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

況且若是細論起來,林雅萱和沐大太太家的兩位爺們兒算是堂兄妹,雖然出了五服,卻依舊容易為人詬病。

沐家這些年在朝中沒少得罪人,尤其是那些不安分的言官,成日里盯著人家家裡芝麻綠豆大的事一本本地上奏。一旦沐家和林家的關係被有心人挖了出來,或者因為沐家勢大,皇上不予追究,或者到了皇上有意辦沐家的時候,借著這個由子打壓沐家,可無論如何,小小的林家都是保不住了!

林家沒有背景,沒有靠山,還有那樣一段讓人心驚膽戰的極易被人詬病的甚至見光死的過去,林家本身就是個天大的麻煩。

林芷萱嘆了一口氣,定然不能讓林雅萱去成這個京城。

林芷萱讓秋菊再去細細打聽林雅萱那邊的動作,秋菊應著去了,不多時回來,果然林雅萱已經先行一步,去找王夫人請求同去了。

秋菊滿臉的不開心,末了還跟林芷萱抱怨了一句:「她不是腿上有傷下不了床嗎?竟然也這樣爭著要去,昨兒還不能下床不能挪動,要什麼人蔘燕窩補著,今兒在太太面前,就什麼都好了。」

林芷萱對秋菊笑了笑,道:「她的腿好了,我的腳自然也不能再壞著了,晌午我們也去畢春堂陪娘吃飯。」

秋菊瞧著林芷萱淡然的微笑,臉上也有了笑意,想來林芷萱是有了主意。

家裡傾埤的房子林嘉宏都已經讓人休整好了,只是這次地震卻讓王夫人和陳氏均是心有餘悸,便也顧不得什麼前朝古宅,什麼園林改建,只讓林嘉宏把那些老舊的石牆假山石柱畫壁能加固的加固,不方便弄的,全都推到了,換成新的。

這幾日進進出出都是工匠外男,林芷萱和林雅萱也是因此躲在屋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如今成了,林芷萱出來一看,果然煥然一新,只是畢竟倉促,好些畫壁流於輕浮粗糙,不比原初的古拙巧妙了。

這樣乍看過去也頗為突兀,再不似以往的渾然天成,倒是像極了金陵王家。

冬梅看著卻是好的,笑嘻嘻地跟林芷萱講著這新修的房屋,說比以前破破舊舊的好看多了。

林芷萱瞧著那小丫頭開心,唇角也帶了一絲笑意,林家的宅子是用來住人的,又不只為了擺在那裡好看的,還是牢固些好。

迂迴婉轉到了畢春堂,屋裡丫鬟來來往往的已經開始擺飯了,紫鳶卻立在門外,不知道在和柳香說些什麼,紫鳶聽了柳香的話似是頗為詫異,可轉瞬間便換了笑顏,點頭應著道:「我知道了,二奶奶忙著,我回太太。」

柳香笑著道了一聲:「多謝姐姐了。」

然後柳香竟然轉身走了,正撞見領著秋菊和冬梅過來吃飯的林芷萱。

柳香腳步一頓,臉上強撐著鎮定,眸中卻有幾分慌亂,還是笑盈盈地上前給林芷萱行了禮:「三姑娘身子好些了?」

林芷萱和藹地笑著道:「托姐姐的福,好多了。」

偏偏那樣一副慈愛柔善的模樣看在柳香眼裡卻是似笑非笑,柳香更不知道林芷萱嘴裡的這個「姐姐」說的是陳氏,還是自己。

一向機靈的柳香一時心思煩亂,竟然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紫鳶卻遠遠看見林芷萱來了,笑著上前來迎:「三姑娘怎麼這樣來了?怎麼也沒叫一頂小轎?這腳上的傷還沒好全呢。」

林芷萱笑著道:「成日里要麼躺在床上,要麼坐在椅子上,我的骨頭都坐酸了,走走說不定好得還快些。」

紫鳶抿著嘴笑:「姑娘是怎麼把這些歪理說得這樣理直氣壯的?一會兒讓太太知道了,可要心疼壞了。」

林芷萱笑著道:「哪有那麼嬌貴,早就好了。」

柳香有幾分坐立難安,這裡插不上話,也不好沒得了林芷萱的恩典就走。

卻不想林芷萱竟然先問了她:「這就要吃飯了,你不在這裡陪著二嫂嫂,要往哪裡去?」

柳香張了張嘴,紫鳶卻笑著道:「柳香哪裡不在這裡陪著二奶奶,是二奶奶今兒家裡事忙,裡頭外頭的人都來找她回話,一時實在不得閑,就不過來吃飯了。」

林芷萱聽了紫鳶這話,眉頭不禁皺了起來,家裡的大權才交到陳氏手裡幾天,她竟然就這樣目無尊長、作威作福起來,連飯都不陪著婆婆吃了,長此以往,這林府的尊卑還不得倒過來,要王夫人去求著她這個兒媳婦了?

林芷萱看著柳香似笑非笑地道:「家裡事多,嫂嫂一時顧不過來也是有的,你是二嫂從家裡帶過來貼身服侍的,也該多勸著二嫂保重身子,什麼事兒再要緊,也不能不吃飯啊。」

柳香心中警鈴大作,只得陪笑道:「姑娘說得是,柳香定然好生勸著二奶奶保重身子。」

林芷萱沒有理她,只是由紫鳶陪著往屋裡走,剛走了兩步,卻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對柳香又囑咐了一句:「當時家事在娘手裡的時候,我只看著娘遊刃有餘,也不見哪頓還不吃飯來著。家事還是次等的,若是二嫂實在力不能及,家裡的事情再交由娘操持幾年也不是不能的。二嫂的身子才是最要緊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