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零二章 猝死

第二百零二章 猝死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6-01 18:02  字數:2406

?

顧媽媽只先道:「夏蘭還是完璧之身,當時被打了板子,常遠便知道了,送夏蘭去窯子的小廝跟常遠還有幾分交情,人還沒進去,常遠便拿銀子給了那小廝,把夏蘭贖了出來,送回了家裡養傷。

常婆子照顧得夏蘭很好,只是地震里,夏蘭她爹被砸死了。得知了常遠家的沒了,我瞧著常遠和常婆子也是傷心,好在姑娘送了些銀子過去,又把夏蘭接進了府里。

常婆子原本攔著不想讓夏蘭再進來了,我好說歹說是姑娘的意思,常婆子才鬆了手。」

林芷萱聽著也是心安,此番倒是多虧了常婆子和常遠。

林芷萱請了大夫來細看了夏蘭的傷,道是不礙事,只要再養半個月就沒有大礙了,只是不能下地,免得落下殘疾。大夫卻再三囑咐林芷萱也要卧床休養些時日,她腳上的傷還沒好全,不能再這麼四處行走了。

王夫人聽了也是逼著林芷萱卧床休息,晨昏定省也免了。

林芷萱和王夫人回家三天,才終於收到了濟州林鵬海的家書。

與前世一樣,林鵬海不曾傷著,好在地震時在白天,濟州府衙又才新整修過,林鵬海逃過一劫,可是濟州府卻是傷亡慘重,屍橫遍野。

六月十七,秋菊從金陵回來,只說這次回去金陵一切井井有條,比他們離開時好了許多,雪安也醒了,只是收到林芷萱的信的時候詫異了許久,看了林芷萱給她的信更是變了臉色,捧著信發了好久的呆。

林芷萱急忙問著:「雪安可問過你什麼?可有回信?」

秋菊道:「安姑娘只瞪了我半晌,似是想問我什麼,可是最後卻什麼都沒問,只讓我走了。我問雪安姑娘要不要給姑娘寫封回信,雪安姑娘想了片刻點頭了,可拿起筆來又猶豫了好半天,最終卻一個字也沒有寫。與我說她不知道該怎麼回姑娘的信,只說讓她想想,就讓我走了。」

林芷萱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卻是著實不知道雪安的心意。

秋菊回來沒多久,地震也告一段落,杭州這次雖然守在不重,可是也死了不少人,譬如梁家的老太太。

各家料理好了自己的事,便開始了四處奔喪,送禮修房子。

家裡房子的事林嘉宏一直在四處搶人來修,畢竟杭州如今修房子的工匠也成了搶手的。

王夫人在四處赴宴,林芷萱因著腳上的傷倒是閑了下來,成日里躺在床上,只有歆姐兒繞膝,林芷萱開始著手教歆姐兒認字了。

這些日子,就只有蘆煙過來看過林芷萱,抱著她小小的雪丸,只說輔國公夫婦已經從京城動身回杭州,只是鎮國公魏應祥卻因著逢此變故京中缺人,被留下了。

交了七月底,果然濟州傳來了消息,濟州出現了瘟疫,但是受災最重的金陵卻因著魏明煦在,而沒有再發生瘟疫,沒有進一步的傷亡。

只是……他還在金陵嗎?

林芷萱聽著林嘉宏打聽來的消息,卻忽然想起來了什麼,背著人壓低了聲音道:「二哥哥,梁家為什麼這麼著急著弄那場春日宴?是不是皇上……」

林芷萱拖長了聲音,只看著林嘉宏,林嘉宏笑著道:「我和你嫂子當初也是這麼想,後來還是二妹妹嫁過去之後,我和靖知有了幾分交情才知道,不是皇上有事,是太后身子不爽,擔心怕是就在這幾年了。」

林芷萱如遭雷劈。

太后?!

怎麼會是太后?

太后是先皇繼後,年紀比皇上還要小上兩歲,身強體健,皇帝死了之後她還活了十多年呢?怎麼可能會身體有恙?

況且,太后是魏明煦的親娘,若是太后有恙,他不可能不知道。

這只是梁家的已經引起了江南的懷疑,不得已的推脫之詞故布疑陣?

可是林芷萱此時倒是真的開始懷疑,皇上到底有沒有病。

以魏明煦的身份地位,他不可能不關注著宮裡的一舉一動,即便是他現在在金陵,可是他的哥哥十二爺和弟弟十五爺還在京城,不可能一絲一毫也察覺不到。

難道,皇上真的沒有病危,那次不過是一次偶然風寒?

難道!

難道前世皇上的死也另有文章?

魏明煦不是病死的。

難道皇帝也不是病死的?

那是誰?

會是誰?

林芷萱忽然覺得眼前一片混沌,她什麼也看不清看不見,她忽然覺得自己上一輩子簡直是白活了。

她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卻獨獨不知道,此刻,現在,這個最最重要最最關鍵的時候,前世到底發生了什麼。

如果魏明煦的死並不是偶然。

如果皇帝的死也不是壽終正寢。

那麼定然還有一個人,還有一雙手,藏在看不見的角落裡,在顛覆著朝局。

林芷萱忽然覺得窒息,會是誰?到底會是誰?

侯府?謝文佳?相府?沐家?

後宮?奪嫡?爭寵?

魏明煦的死?報仇?太后?

十二爺?十五爺?

篡位?義親王?

眾所周知,當今的皇上是先皇第八子,非長,又非皇后所出,非嫡。

論軍功,論威望,樣樣都比不過曾經被立為太子的義親王。

義親王是先孝仁佳皇后嫡子,是先皇嫡二子,嫡長子也是當初的太子魏明英被先皇下令斬首之後,義親王曾因軍功政要被立為太子,掌軍國大權。

而後來,竟然因為傳聞與當今太后****而被廢黜,幾乎遭受了滅頂之災。

然而他身在儲君之位多年,先皇驟然去世之時在朝中依然一呼百應。

是他擁護當今老皇帝上位,替他穩下了朝廷局勢,坐穩了皇位。

但也是這位義親王,輔佐當今皇帝上位之後,便要求太后給先皇陪葬。故而義親王與魏明煦兄弟三人,可謂死敵。

然而當今皇帝顯然不想做義親王的傀儡,才救下了太后,那樣多般扶持魏明煦兄弟三人,漸漸與義親王旗鼓相當,甚至如今已經狠狠踩了義親王一頭。

義親王如今已經年過花甲,垂垂老矣,可是,義親王卻有八個兒子。

他如今行將就木不想當皇帝了,但是他的兒子們呢?萬一想借著父親最後的力量拚死一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