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二百章 掌嘴

第二百章 掌嘴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5-31 17:43  字數:2496

林芷萱將信紙折好了,塞進了信封,看了另一個信封一眼,又將信紙取了出來,對秋菊道:「取一個大一點的信封來。◎,」

秋菊應著去了。

林芷萱這才看向了跪在那裡的春桃:「說罷。」

春桃挪了挪麻木的腿:「姑娘……我……我……」

林芷萱接過了秋菊手裡的信封,瞥了吞吞吐吐的春桃一眼,她半晌都沒說出一句囫圇話來。

林芷萱眉頭緊緊擰了起來,任她含含糊糊地說著,自己已經和秋菊將信紙還有給魏明煦的信都塞進了大一點的信封里,林芷萱又用蠟油封了信封,在信封上卻並沒有多寫什麼,畢竟是給閨閣女兒的信,也不能在信封上寫上雪安的名字。

林芷萱想了半晌,決定還是讓秋菊陪著一同過去一趟,畢竟閆四是小廝,要想登堂入室見道雪安是不可能的,若是讓她去找絲竹終究還是又冒了一層險,不如讓秋菊跟著去,親手把這封信送到雪安手裡。

春桃還在那裡,支支吾吾,林芷萱卻對秋菊道:「明日,你跟著閆四一起去一趟金陵,快去快回,信一定要親手送到雪安手上,不能經他人之手,若是雪安不在金陵了,或是重病昏迷,這封信便決不可再示於人前,你便帶著信趕緊回來,千萬不能把這封信假手他人。」

秋菊聽了林芷萱的話,也是肅然點頭,急忙收好了。

春桃心裡七上八下。彷彿林芷萱自始至終都沒有正眼看過她一眼。

便也不再開口了,原本就因為秋菊在這裡,她無論如何都不願將這樣的事情說給秋菊聽。她這一步步的齷齪手段一旦被秋菊聽了去,那日後她在秋菊面前還哪裡還有半分臉面在,她哪裡還能再耀武揚威?

林芷萱讓秋菊仔細收好了信,就讓她先回去歇了,最好明日就走,這樣一路上有秋菊累的,林芷萱也捨不得讓她再熬夜陪著。

秋菊看了春桃一眼。雖然擔心累著林芷萱,卻還是沒有忤逆林芷萱的意思,應著去了。

林芷萱見秋菊合門去了。才看了跪在那裡一言不發的春桃一眼。

林芷萱寫字也寫累了,適才坐在燈影下,最是淚眼,便也站了起來。信步走到了春桃面前。

春桃深深低著頭。

林芷萱在她身旁頓住了腳。伸手勾起了她的臉,睨著眼打量著,身材豐腴,面容精緻,尤其是如今雙眸含淚楚楚動人的模樣,渾身上下一股狐媚子妖氣。

春桃抖著唇看著林芷萱,林芷萱冷冷勾了勾唇角,一句話都沒說揚手狠狠給了春桃一巴掌。

春桃倒是沒想到林芷萱有這樣的力氣。被打得爬到在地上,她原本就跪得膝蓋疼。早已經跪不住了,只伏在地上哭著對林芷萱道:「姑娘!姑娘你怎麼能這樣對我!我肚子里是……是二爺的骨肉,你!若是我的孩子沒有了,二爺……」

林芷萱站在那裡看著她,一臉漠然:「二哥哥會怎樣?若是我打掉了你肚子里的這個孩子,除了你這個人,二哥哥會對我怎樣?」

春桃看著不帶一絲感情說著這樣的話的林芷萱,忽然想到了適才看山樓下的那一幕。

林嘉宏只會護住他的妹妹,自己……而自己什麼都不是……即便是懷了他的孩子……

春桃只覺得如同墜進了冰窟一樣的渾身冰冷。

林芷萱看著如夢初醒的春桃,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說罷。」

春桃的唇還在抖著:「我……」

瞧著她這個模樣,還不知道今夜這番夜審要到什麼時候,林芷萱緩緩起身:「原來是我方才給你的時間不夠,你還沒想好要怎麼跟我說,我可沒那麼些功夫在這裡跟你熬著,那你便在這裡跪一晚,什麼時候想清楚了,什麼時候來找我,可好?」

跪一晚?

那是要了她的命!

「姑娘!不!我不能!我的孩子……」

林芷萱冷冷看著她:「春桃,我今兒才從金陵回來,著實乏得很,沒那麼多精力與你講道理。可你最好給我清楚,是因為你肚子里有了這個孩子,你才有資格跪在這裡與我說話。不要以為你可以拿這個孩子要挾我些什麼。畢竟如果沒了這個孩子,你連跪在這裡的資格都沒了。」

不!不是這樣的,怎麼到了林芷萱嘴裡事情會變成這樣。

「可是,可是如果我肚子里懷的是個哥兒……」

林芷萱冷笑:「如果是個哥兒,你覺得二嫂會讓他生下來嗎?以前難道二哥哥沒有過哥兒嗎?」

春桃搖著頭:「可是……可是……可是姑娘已經和二奶奶鬧翻了,姑娘護著歆姐兒,更……更應該護著我……」

林芷萱看著執迷不悟的那個人,只冷冷一笑:「我護著歆姐兒,是因為歆姐兒可憐,更乖巧聽話……難不成,你當我是佛?」

春桃看著林芷萱臉上的笑,只覺得心裡發寒。

難不成,你當我是佛?

她不是佛,更不是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

她想過要慈悲,要寬恕,可是她同樣殺過人,手裡帶著血。

「姑娘……姑娘……」春桃從來都沒有這樣害怕過。

選擇乖巧聽話……

還是,可憐……

可憐?

春桃冷得髮指,哭著道:「姑娘,我說……我說……我都說。我是那次,姑娘將我貶為二等丫鬟之後,我去找柳香哭訴,不小心遇見了二爺。

然後,然後,我也不想,是二爺,我去找柳香又遇見二爺幾次,後來,後來就……」

林芷萱擰著眉頭:「孩子是什麼時候的事?」

春桃聲音越來越低:「就是,二姑娘成婚之前……」

「設計夏蘭是誰的主意?」

春桃支支吾吾半晌才道:「是……是二爺也同意了……」

林嘉宏只是同意,就是還是她的主意了。

春桃瞧著林芷萱的臉色冷了下來,急忙道:「那時候二奶奶有了疑影兒,我又有了身孕,也是柳香,柳香教我的……」

林芷萱冷聲道:「明日我會接夏蘭回來,她沒事還好,她但凡有半點不好,你的這個孩子,也不用生了,柳香也給你陪葬。」

「姑娘……姑娘……」春桃緊緊地抓住了林芷萱的衣擺,泣不成聲。

林芷萱揮開她的手:「所以,今晚好生在菩薩面前祈求夏蘭安然無恙吧。」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