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九十四章 姦情

第一百九十四章 姦情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5-28 18:05  字數:2420

林嘉宏雖然說劉夫人無礙,可是林雅萱還是放心不下,便先告退去看自己的母親去了。

王夫人沒有留她。

林芷萱一路上都在想著魏明煦的事,心思不在這上面,只先護著蘆煙和歆姐兒,輔國公和夫人如今還都在京城奔喪沒有回來,蘆煙回輔國公府也沒人照看著,倒不如先在林家,況且蘆煙也離不開林芷萱。

陳氏原本在前面陪著王夫人,卻忽然回頭看了林芷萱一眼,眸中都是怨毒和狠戾。

那眸光讓林芷萱心中一凌,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送了王夫人回了畢春堂之後,林芷萱不放心屋裡,便說帶著蘆煙和歆姐兒先回去了。

到了杏林居,屋裡荷香、杏兒幾個小丫頭還有齊婆子幾個都趕緊迎了上來,喜慶洋洋的要給林芷萱等人提行李,可是這次回來簡陋,也沒帶什麼東西,顧媽媽抱著歆姐兒,林芷萱只問齊婆子:「咱們屋裡的人可有傷著?」

齊婆子道:「沒有沒有,一個沒有,多虧了前些日子姑娘屋裡被燒了,當時二爺帶人來粉牆的時候,也把杏林居的些小毛病整了整,房子一點事兒沒有,人也沒傷著,只是倒了幾個柜子,磕掉了點漆,不礙事。

林芷萱這才放心,看見春桃慢吞吞地從屋裡出來了。

她身材倒是比自己走時更豐腴了些,想來這些日子也是在林家養尊處優。成了杏林居的半個主子了。

林芷萱招呼了歆姐兒和蘆煙先進了屋,讓下人去打水來,先沐浴更衣。這已經快十多天沒有好生沐浴了,整個人都不好了。

丫鬟們看著主子都完好無損的回來,他們的前程也有了著落,得了吩咐,都是歡天喜地地去了。

林芷萱和蘆煙樂菱進了裡屋,林芷萱看著熟悉的這一切,才終於覺得是到了家。放了心,整個人都松泛了下來。

春桃跟了進來。林芷萱看見春桃才想起了夏蘭,還有常遠家的,常家的事情林芷萱也要好生想想該如何給夏蘭一個交代了。

便只問:「夏蘭呢?怎麼沒見她?」

春桃一愣,支支吾吾說不出來。

林芷萱擰了眉頭:「難道夏蘭受傷了?」

「不。不是。」春桃急忙說。

「那是怎麼一回事?」

春桃掃了蘆煙和歆姐兒一眼,欲言又止。

林芷萱這才好生安撫了歆姐兒和蘆煙在東次間都先喝點水歇一會兒,沐浴更衣了之後再睡,自己與春桃去了西次間,林芷萱在妝鏡台前坐了,問她:「到底怎麼回事?」

春桃看了林芷萱肅然的模樣,才終於壓低聲音道:「二奶奶查出了夏蘭和二爺有姦情,夏蘭被二奶奶打了一頓板子,賣到窯子里去了。」

林芷萱聽了只覺得頭嗡的一聲:「你說什麼!這怎麼可能?!」

春桃急忙安撫林芷萱道:「姑娘。這事兒千真萬確,咱們杏林居主子不在,那天二爺夜裡來杏林居和夏蘭孟浪。被二奶奶捉姦在床,原本要打死,可二奶奶尤不解氣,只讓打了個半死,賣進了窯子。

二奶奶還查出了當初二奶奶送您的那方貢帕竟然是夏蘭繡的,還聽錦繡坊的人說。夏蘭之所以不願意去當綉娘,是因為她早就被二爺看好了。是要當姨娘的人……」

林芷萱猛地拍案而起。

怪不得,怪不得方才陳氏用那樣的眼神看自己,她以為自己在替哥哥養姨娘?!

自從自己養了歆姐兒之後,陳氏和自己的關係就見見出現了裂隙,夏蘭的事情就更是水到渠成。

還有錦繡坊的事,偏偏當時自己的信口胡謅就成了害死夏蘭得一庄把柄。

陳氏既然查到了錦繡坊,那也定然知道自己知道她送自己的手帕並非貢帕。

陳氏自覺地在自己面前丟了大人了,便已經不惜與自己撕破臉,處置起夏蘭來,更加不留手……

「顧媽媽!秋菊!」林芷萱喊了一聲,聲音十分的震怒焦急。

原本在東次間伺候的顧媽媽和秋菊聽了林芷萱這樣的聲音都是下了一跳,急忙過來。

林芷萱臉色冷得怕人,只對顧媽媽道:「顧媽媽你即刻回趟家,我知道你也擔心著家裡的情形,但是回去不要耽擱,讓你家當家的去杭州的花街柳巷看看,還能不能找到夏蘭。」

「啊?」顧媽媽也是被嚇了一跳,卻馬上回過神來道,「姑娘,杭州的青樓妓院少說也有十幾家,這該從哪裡開始找啊?」

林芷萱轉身瞪著春桃:「賣去了哪家?」

春桃看著林芷萱震怒的臉色,也是惶恐,卻只搖了搖頭:「我……我也不知道。」

「那還不去問!去給我打聽清楚了!我告訴你,若是夏蘭但凡出了什麼事,我讓你給她陪葬!」

春桃嚇得腿一軟,急忙應了一聲是,就匆忙地去了。

秋菊上前扶著林芷萱,安慰道:「姑娘先別急,姑娘才剛回來,這些事急也急不得,還是要先弄清了來龍去脈,才好想主意啊。」

林芷萱也是被適才春桃的話氣昏了頭了,打死林芷萱她也不會相信夏蘭會和林嘉宏如何。

便是真的如何,那也定然是自己那個偏偏在這種事上不著調的哥哥的錯。

常遠家的剛為了救二哥哥的女兒歆姐兒而死,二哥哥就這樣害了人家的姑娘。

林芷萱如今被秋菊勸了一番也是冷靜下來,只是面色還是沉得怕人:「顧媽媽先等等,秋菊你去給我把這件事情打聽請出來,一絲一毫也不要放過!這才離了府不過一個月,竟然敢這樣動我屋裡第一個的大丫鬟,真當我死了嗎?」

秋菊急忙應著是。

顧媽媽也是擔憂地扶著林芷萱,只看著外頭孫媽媽已經把浴桶提了進來。

「姑娘,我瞧著這事兒沒那麼簡單,倒是不像二奶奶的行事。」

林芷萱冷聲道:「我自然知道是有人做了這個局,要套住的不僅有夏蘭,還有我!只看如今二嫂看我的眼神,也知道這個家裡,我和她是勢不兩立了。我倒是誰這麼大的本事,趁著我不在府里,竟然敢打我屋裡人的主意。」

顧媽媽也是點頭:「大太太、徐姨娘甚至二奶奶自己,都不是沒有這個嫌疑。」

林芷萱忽然想到了什麼,眼眸微眯:「或者,還有一個人也不是不可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