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九十三章 人禍

第一百九十三章 人禍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5-27 14:34  字數:2554

林芷萱聽著蘆煙說出了這一句,整個人都崩了起來,厲聲問她:「你說誰?楚楠要嫁給誰?武英侯的次子?謝文棟?」

蘆煙看著林芷萱這樣激動也被嚇著了,只是道:「我……我不知道,只知道是武英侯次子,不知道叫什麼。し」

林芷萱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怎麼會是謝文棟?

怎麼會是他?

難道前世也有這樣的事嗎?

謝家先想到的是王景生和王家。

淮大太太有意促成,而王景生不同意,所以謝家退而求其次娶了自己。

這不僅僅是梁家的關係,還有王家的緣故。

如今謝文棟沒有娶成自己,難不成……

「楚楠是個什麼意思?」林芷萱問蘆煙。

蘆煙道:「姨母去了,楚楠不想再違逆淮大太太了,想來是要答應了。」

林芷萱聽了蘆煙的話心中倒是輕了幾分。

淮大太太去世了,楚楠身上有孝,要守孝三年,而謝家定然等不了了。

或許就會放了楚楠呢?

林芷萱的心又提了起來。

淮大太太去世了,那麼楚楠的婚事又不得不延遲,然後又是和親。

也或者,如果魏明煦沒有死,那麼邊關會不會能不用那樣戰事吃緊,是不是就不需要楚楠再去和親了。

馬車一路上從溧水到溧陽、宜興、長興、湖州再到杭州。走了四天,夜裡只能歇在馬車裡。

一路往杭州走,路上的災情有輕有重。但是災民卻都不少,遍地死傷。

百姓流離失所,邊關戰事吃緊,天災,便是國禍。

國運不昌。

林芷萱忽然隱約間想到了什麼。

魏明煦的死,有沒有可能,不是天災。而是人為!

林芷萱的心忽然揪了起來。

如果這是真的,如果真的是人為。那麼會是誰呢?

有誰能算計得了他。

皇上!

老皇帝!

那個危在旦夕的老皇帝。

沒有人知道他危在旦夕,所以他暗算了魏明煦。

皇室除掉人的方法很多,光明正大抄家滅族是一種,可是林芷萱同樣知道。歷朝皇帝手裡都有些見不得光的部下。

梁家就是其中之一。

況且還有血滴子!

秘密刺殺,暗殺,無所不用其極。

學得文武藝,賣與帝王家,這些人甚至有的還有江湖背景,個個身懷絕學武藝高強。

前世,忠勇公魏德林、嘉勇公魏隆安都是因為功高震主,在朝中威名甚重,謝文佳十分的忌憚。明裡除不掉,用的就是這樣齷齪的手段。

老皇帝怕魏延顯年紀太小壓不住魏明煦,或者更怕魏明煦奪位。所以下了殺手,而魏明煦沒有一點防備,他遠在江南,不能即刻知道京中的情形,又忙著救災的事,身邊各色人物都有。魚龍混雜,最是疏於防備的時候。

林芷萱忽然覺得腳踝上的傷刻骨地疼了起來。

為什麼自己就沒有早一點想到這個可能。如果自己能提醒他一點什麼的話,他是不是,有沒有可能,逃過一劫……

蘆煙一路忐忑,林芷萱也是一路恍惚。

她應該做點什麼的。

可是,她能做什麼呢?

如今眼看著就要進了杭州,她還能做什麼呢?

寫信,對給他寫一封信送去,到杭州不過五天的路程,若是派小廝快馬加鞭的去,不過三天就能到,一定來得及。

可是,派誰去?以什麼樣的名義去?這封信該怎麼寫。

最最重要的是,萬一這個時候皇上的人已經秘密到了金陵呢?

萬一這封信到不了魏明煦手上而到了別人手上呢?

萬一這封信被皇帝發現了,那麼給魏明煦陪葬的就是整個林家。

血滴子做事,從來滴水不漏,這一點林芷萱見識過。

忠勇公魏德林、嘉勇公魏隆安都是兩朝老臣,在朝中幾乎和謝家分庭抗禮,可以隻手遮天,黨羽林立,又都是武將出身,身邊的護衛,府宅的護院,個個也都是武藝高強,可是血滴子總是能在最出其不意的時候,給予最致命的一擊。

明刀易躲,暗箭難防。

便是朝中彈劾下了大獄也還有挪動的餘地,可是如果這樣一群嗜血的蝙蝠處心積慮地盯上了你,在你完全想不到的,最沒有防備的時候給你致命的一擊,誰也躲不掉。

林家若是幫了魏明煦,成了還好,若是不成,那便是自找死路。

即便是成了,魏明煦有了防備,不致於被暗算,可林家算什麼,林家礙了皇上的事,那也只有死路一條。

魏明煦和林家之間的抉擇,林芷萱沒有絲毫猶豫的餘地,她必然要選林家。

可是想到楚楠,想到他……他難道是瘋了嗎?

堂堂一個王爺,那天,當日,為什麼要給自己的腳上藥呢?

如此罔顧禮法,如此不分輕重,他一定是瘋了。

到底是為什麼呢?

林芷萱看著自己腳上厚厚的紗布,心中的不忍越發的強烈,自己也一定是瘋了,這樣不對,不應該,不合時宜,亂七八糟的想法,她為什麼要去想他,他是死是活,原本跟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

自己為什麼要去替他頭疼?

林芷萱忽然心情莫名的煩躁,重生以來第一次這樣的猶豫不決。

馬車在第四日傍晚進了杭州,杭州的地震果然要輕一些,房舍雖然有傾埤,但大多還是保住了。

一直到酉正初刻,王夫人一行人的馬車才終於進了林府。

守門的小廝看見馬車上坐的是王福全,眼中大喜,急忙進去給林嘉宏和陳氏送信去了。

馬車剛進了二門,林嘉宏和陳氏便雙雙迎了出來。

看見從馬車上下來的安然無恙的王夫人和林芷萱,林嘉宏提心弔膽這麼些日子,才終於把心放進了肚子里。

急忙上前來扶著王夫人進了內院。

先問了王夫人和林芷萱的安,才回稟林家的境況:「大太太跑得急沒有受傷,徐姨娘住的花閬居卻是因為年久失修都塌了,將她埋在了裡頭,雖然已經挖了出來,卻斷了一條腿,還在治,家裡的老房子塌了四處,還有三處房子上都有了裂痕,好在娘的畢春堂和妹妹的杏林居無礙,但是如今還是不太敢在屋裡睡,家裡的丫鬟小廝和婆子死了七個,傷了二十餘個,倒還不算多,只是寶萊閣塌了,裡頭些貴重的瓷器屏風漆器壞了不少,也是頭一樣大損失了。」

王夫人只看林嘉宏和陳氏都完好無損的,只道:「這些器具上的都是小成,人沒事兒就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