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九十二章 照顧

第一百九十二章 照顧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5-27 14:34  字數:2406

原本只看著他形容肅然,以為他會是一個鐵面無私的軍伍之人,只認死理,與她說什麼一心為公。樂文小說

如今看來,倒是自己淺薄,想來這位敬王爺的威名也不僅僅是因為戰場上的軍功,他更是一個政客,而自己適才竟然去教一個政客如何收買人心,也著實可笑了。

只是難得的,他竟然與自己這樣心有靈犀。

可是,他,這樣一個他,為什麼會死呢?

還有兩個月,他就會死了。

林芷萱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腳,彷彿他握住自己的力道還在。

「姑娘……」秋菊輕聲提醒了林芷萱一聲,能儘快走就儘快走吧,一個會兒馬車都沒了,路上的乾糧也沒了。

林芷萱回神,也怕王夫人找不到自己擔心,只得趕緊先和秋菊換了衣裳回去了。

死生有命,富貴在天。

有些事情,她也很是無能為力。

只希望因著這一世他曾經遇到過自己,他的命運也會有所不同。

王夫人和林雅萱等人正在找馬車,王福全來了,王家的小廝也死了兩個,可是好在大半是保全了。

原本四房的齊大爺已經給王夫人等人預備下了馬車,只是因著林芷萱不在,也不能等著,旁的幾家人急著走。

只逼問這裡的人走不走,只說王夫人要是不走,就別占著馬車。

林鵬海畢竟官職不及,齊大爺只得勸王夫人,咱們是一家人,先讓著客,竟然就這麼把馬車給了旁人。

如今見林芷萱回來,林雅萱十分的責怪林芷萱。

王夫人看見林芷萱回來。卻只十分的擔憂,只拉著林芷萱道:「阿芷,你去哪兒了。怎得我聽你四妹妹說你穿了身小廝的衣裳?」

林芷萱瞪了林雅萱一眼,道:「哪有。娘別聽她渾說,我去大房看了楚楠和蘆煙幾個。他們兩個找回了,只楚楠受了輕傷,也不礙事。」

王夫人這才想起來道:「蘆煙也在嗎?既然我們要回杭州,不如你去大房問問她們的意思,將她一起帶回去吧,也不用旁人再跑兩趟了,只是看看她要不要跟我們走。」

林芷萱也是點頭。剛要過去正看見魏秦岱帶著蘆煙過來了,竟然和王夫人想到了一起去。

林芷萱再問楚楠和雪安。

魏秦岱只說:「楚楠和雪安病著,不能輕易挪動。還是暫時先放在這裡吧。大老太太和我會好生照看著她們的,只是蘆煙就託付給姨媽了。」

王夫人也是應著,與魏秦岱交代了兩句。

蘆煙已經來找林芷萱了,這孩子當真是嚇著了,只拉著林芷萱的手哭。

林芷萱輕輕抱了抱她,溫聲安慰了半晌。

蘆煙只哭著,卻連話也說不出來。

王夫人這才開始問魏秦岱道:「只是這馬車還要另安排。」

魏秦岱也是頭疼,只道:「大房的馬車也不寬裕。姨媽別急,我盡量去安排。」

魏秦岱正說著,卻見不遠處四輛馬車琳琳琅琅地由幾個綠營兵趕了過來。馬車很是規整精緻,不比適才四房安排的那些馬車破破爛爛的滿是泥垢。

王夫人等人也是愣住了,只帶著林芷萱幾人讓了讓,讓這些馬車過去。

卻不想四輛馬車都停在幾人面前,林芷萱看著領頭的那個綠營兵竟然就是自己在魏明煦帳前守著的那個年紀很輕的孩子。

林芷萱一愣,那孩子卻已經由齊大爺陪著找到了王夫人,指著為首那十七八歲的官兵道:「這位是王爺貼身的輕車都尉,說是奉王爺之命怕這裡缺馬車人手,特地從城裡調來的。」

所立之人皆驚。不知道魏明煦為何不讓人把馬車送往別處,卻獨獨對他們如此厚待。

獨有魏秦岱忍不住上前與那年輕的官兵打了個招呼:「柘懷?你也跟著王叔來了金陵?」

被稱為柘懷的男子也是看見了魏秦岱。眼前一亮:「秦岱,你沒受傷吧。我聽王叔說你被困在了王家的石林里。」

王叔?

林芷萱看了這孩子一眼,他竟然稱呼魏明煦為王叔。

想來也是皇室的哪家的貝子,跟著魏明煦出來歷練的,想來也是魏明煦的侄子一類。

魏柘懷?

林芷萱想了兩遍,才記起來竟然是魏明煦的親哥哥,前兩年被皇上因為莫名其妙的罪名貶爵的十二爺應郡王魏明濟的第三子。

怪不得適才那樣莽撞地就進了魏明煦的營帳替自己通傳。

前世魏明煦和武英侯去世後不久,邊關戰事吃緊,皇上便派了十二爺魏明濟和十五爺魏明穆去了前線,因著幾乎大半個中原都糟了地震,糧草不濟,准格爾部趁勢大舉進攻,蒙古其他各部也是火上澆油,這一場仗打得慘烈,也曠日持久。

魏明濟和魏明穆都受了重傷,回京之後不久,就紛紛去世了,而兩位王爺家裡的子嗣雖然承爵,卻一直被謝文佳和謝文棟甚至還有自己聯手壓制著,再也沒有發跡起來。

魏秦岱和魏柘懷堂兄弟兩人敘了半天舊,可是如今畢竟不是時候,來往馬車涌動,人聲嘈雜,魏柘懷身上又有魏明煦的命令在,不能久留,好在林家的小廝都在,不必麻煩綠營軍,便只留下了馬車,魏秦岱也再三囑咐了王福全等人一路上照顧好王夫人等人,尤其是蘆煙,那是他直系的堂妹。

齊大爺便趕緊安排著林芷萱和王夫人蘆煙一行人上了馬車。

林芷萱和蘆煙領著自己的丫鬟坐了一車,王夫人貼身的丫鬟坐了一車,林雅萱獨坐,後面一輛車給了婆子和歆姐兒。

林芷萱如今執意要陪著蘆煙。

王夫人只得許了。

剩下的瑣事王夫人與魏秦岱和齊大爺商議交代,林芷萱在這裡只是閨閣女兒說不上話。況且蘆煙也是離不開林芷萱。

一上了馬車,只剩下林芷萱和秋菊還有樂菱,再沒有外人,蘆煙才終於抱著林芷萱哭了起來。

細細碎碎地說了她對楚楠的擔憂,還有當時困在石窟里時對淮大太太還有林芷萱的擔憂。

蘆煙哭著瑣瑣碎碎地說著:「……楚楠姐姐怕是要聽姨媽的話,回去嫁給武英侯家的次子了……」

林芷萱聽著蘆煙說出了這一句,整個人都崩了起來,厲聲問她:「你說誰?楚楠要嫁給誰?武英侯的次子?謝文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