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八十六章 城郊

第一百八十六章 城郊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5-24 01:52  字數:2612

王夫人看著還在猶豫的林芷萱,急忙催著她:「還在看什麼?趕緊走,否則城外也沒有住處了。)」

林芷萱最後看了常遠家的屍體一眼,緩緩合眸,這個時候她還能做什麼呢?

帶上她的屍體將她運回杭州嗎?

林芷萱自己都不知道如今這個形勢自己什麼時候能回得了杭州。

將她的屍體掩埋做個標記,等日後讓她的家人來遷回去,可是又不能將她埋在王家,自己更沒有能力人力將她埋到府外去。

況且如今屍橫遍野,便是埋了又哪裡找得到呢?

林芷萱心中不忍,卻忽然發現自己除了不忍什麼都做不了。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死者已矣,林芷萱不能為她做什麼,心裡卻急著她的好,只能日後在夏蘭身上和常家補償了。

林芷萱和王夫人、歆姐兒、秋菊、冬梅等人跟著眾人往門口去了,外面的馬車排成了行,只是街邊的房子都已經沒了。

來時高高的弄巷,如今就只剩下遍地廢墟,也沒有門這一說,只是眾人四面八方地踩著傾埤的院牆的廢墟爬上一輛輛馬車。那馬車也不知道誰是誰家的,只是塞滿了一車,就會有管家安排著往城外的校場送去。

林芷萱和王夫人、歆姐兒上了馬車,那管家只喊著:「再上!再上!還能上人!」

便把秋菊、冬梅、顧媽媽、紫鳶、綠鸝都塞了上來,跟著王夫人的婆子被安排在了前面的車轅上。

王夫人從來都不曾想過一輛這麼小的馬車可以塞這麼多人。

秋菊等人都緊緊地局促著身子,生怕擠著王夫人和林芷萱。

林芷萱才問了王夫人:「三姨媽呢?」

王夫人道:「她還要找你表弟,腿上還有傷,等過兩日再來。」

林芷萱點頭。王夫人才問:「你四妹妹呢?」

林芷萱微微一愣,搖頭。

她不知道,不僅林雅萱,還有楚楠,蘆煙,她一個都不知道。

王夫人輕輕攬著林芷萱,溫聲安慰道:「別怕。別怕。會沒事的。」

馬車走得並不快,因為金陵城的街上也到處都是傷痕纍纍的人。

林芷萱從被風吹起的車簾看見外面的一片狼藉廢墟,孩子、大人、老人。看不清模樣,都彷彿是從土裡挖出來的。

連血都是灰濛濛的顏色。

地上到處都是沒來得及收的屍體,林芷萱看著天卻陰沉了下來。

等終於到了綠營軍林芷萱果然見到魏明煦已經命人用白色的厚圍布將校場圍起了一大圈,只留著一個一丈寬的口供人進出。

馬車到了那裡便停下。馬車上的人下來,有王家各房的爺們在那裡候著。分著是哪家哪房的客,領著往各家去,按著客家的身份地位,吩咐管家給分了帳篷。只是這裡的帳篷也金貴得很,一家太太奶奶丫鬟婆子共擠一個帳篷。

有太太奶奶們不滿這麼擠的前來找王家的太太爺們兒鬧事,要一人一個帳篷。有的直接將婆子丫鬟趕到帳篷外面的去。裡面只住主子。

到處鬧哄哄,亂糟糟。

王夫人一行人卻只跟著領路的管家去了她們的帳篷。雖然不大,也不比那些王公之家的太太們住得華貴,卻也很是難得了。

林芷萱看得出王夫人累極了。

便想先讓紫鳶綠鸝幾個慈和王夫人沐浴更衣。

可是如今哪裡來的水?

雖然帳篷里的東西都很乾凈,可無奈她們身上都是泥和汗活著不知道是自己還是旁人的血,實在是髒得很。

可是如今連吃的喝的都沒有著落,更別說沐浴更衣了。

外面也有太太們因著這樣的事情鬧起來的。

王夫人只看著林芷萱道:「咱們母女平安就是天大的福氣了,如今不是講究這些的時候。」

林芷萱這才讓紫鳶和綠鸝服侍著王夫人脫了外衣躺下,王夫人只拉著林芷萱道:「你也累了,先好生睡一覺吧。」

林芷萱也實在撐不住了,到了這樣的地方,便應了王夫人,脫了外衣,又安頓了歆姐兒,與王夫人三人擠在帳篷里簡易的「床上」,也讓秋菊顧媽媽幾個將衣裳鋪在地上稍微歇息歇息。好在是夏天,天熱也不缺被子。

林芷萱原本還怕自己擔心著雪安楚楠他們會睡不著,可扛不住鋪天蓋地的疲憊。

頭一沾了枕頭,林芷萱就昏睡過去。就連外頭太太奶奶們這樣那樣的鬧都聽不見了。

這一睡,再醒來已經是第二日清晨。

秋菊顧媽媽已經去給林芷萱,歆姐兒和王夫人取來了早膳。

林芷萱和王夫人三人一日夜又累又滴米未進,如今看著這尋常日里難以下咽的米飯白粥,連菜都沒有,竟然也能幹吃下去。

秋菊和顧媽媽幾個看著林芷萱和王夫人吃著米飯,就著白粥,也是眼眸里含了淚:「難為姑娘和太太吃得苦,外頭的太太們看著連菜都沒有,早就鬧翻了天了。」

林芷萱扒了半碗飯,聽了秋菊的言語,才忽然頓住了手裡的筷子。

把剩下的小半碗飯和粥給了秋菊和顧媽媽:「你們也吃些。」

秋菊急忙推辭道:「這是給姑娘和太太的,我們吃了,有獨給我們的飯食。」

林芷萱看著秋菊和顧媽媽一眼,紫鳶和綠鸝還沒有吃完,林芷萱過去看了一眼,卻發現她們碗里的是熬得很爛的糠。秋菊和顧媽媽的已經吃完了,可是紫鳶和綠鸝兩個從來跟著王夫人沒有吃過苦,實在覺得難以下咽,可又扛不住餓,正在拚命地咽著。

林芷萱心頭一苦,眸子里也是含了淚。

將自己剩下的飯分給了她們,她實在是吃不下去了。

紫鳶和綠鸝兩個執意不受,只當是林芷萱與她們一樣咽不下去,好言勸著林芷萱:「姑娘且忍耐些,這樣的時候實在挑不得,這已經是王爺開倉放的軍糧了,已經是頂好的了,姑娘是不知道外頭的情形,有的吃已經很難得了。」

秋菊和冬梅卻沒有拒絕林芷萱的好意,只含著淚扒著碗里的飯。

外頭的主子只會罵丫鬟竟然帶回了這樣的飯食,打的罵的亂成一團。

她們家姑娘竟然將自己的飯省給她們吃。秋菊就著淚吃著飯:「姑娘,秋菊跟您一輩子。」未完待續。

ps:親愛的們,今天衰爆了,也不知怎麼的在單位昏了過去,正好臉摔在台階上,移位了八顆牙,還碎了兩顆,臉上縫了十一針,輕微腦震蕩??我也不想,在北京換了好幾家醫院,就怕留疤,可是最後換去了最好的醫院,大夫還是說臉上鐵定要留疤了,可寶寶連男朋友還沒有,寶寶才剛剛畢業~_~今天一邊縫我一邊哭,大夫都瘋了??存稿也不多了,大概可以堅持到25號,真的很抱歉,如果實在迫不得已斷更了還請大家體諒,我會盡量恢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