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八十五章 謝恩

第一百八十五章 謝恩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5-24 01:52  字數:2455

林芷萱由秋菊扶著站了起了,再次看見了眼前的魏明煦又嚇了一跳,急忙擦了擦臉上的淚痕。

魏明煦沒有說話,臉上依舊是他一如既往肅然的神情。

不過才一會兒的功夫,這個丫頭又撞到了自己面前來,鼻子紅紅的,眼睛也紅紅的,因著適才的一陣餘震,揚起無數塵土,撲在她的臉上,只看著她哭得像只花貓。

哪裡還有半點適才四房正堂中的氣度?

是剛才自己記錯了,還是現在自己眼花了?

魏明煦隱約聽見她與玉哥兒的對話。

難道她們的母親也在這次地震中去世了嗎?

這對於她這樣一個小丫頭來說是難以承受之重吧。

兩人默然對立,王佩珍終於急匆匆地趕了過來,後面的轎子上抬著雪安。

王佩珍也是擔心玉哥兒,卻不曾想見到了魏明煦。

再看著正在上上下下水裡岸上忙活的綠營兵,王佩珍很是感激,便急忙上前去躬身給魏明煦行了個蹲禮:「多謝王爺相助。」

魏明煦雖然年輕,輩分卻大,與鎮國公魏應祥是堂兄弟,早年一同征戰沙場,私交甚篤,魏明煦自然見過王佩珍,便微微伸手象徵性地虛扶了一下:「舉手之勞,嫂子不必多禮。」

王佩珍由身旁的丫鬟扶起來,卻還是再三向魏明煦表示了謝意,替整個王家謝過他。

魏明煦見王佩珍似是與林芷萱有話要說的樣子,只礙於自己在這裡,便告辭,只說要去面水閣督看救人。

王佩珍躬身送了魏明煦,魏明煦卻也不過是讓開十餘步回到了荷花池邊,背對著她們罷了。

林芷萱看著還在掙扎的玉哥兒,上前對王佩珍道:「姨媽,現在大房要顧著老祖宗和雪安,楚楠又還沒找到,不如讓我先領了玉哥兒回去吧。我會好生看著他的。」

王佩珍卻是搖頭:「大房如今大老太太看著呢。雖然淮大太太不在了,可大老太太畢竟才是玉哥兒的親祖母,她不會許玉哥兒這個時候不在她身邊。你放心有大老太太在,定然會千萬護著玉哥兒的。」

林芷萱無話可駁。大老太太畢竟才是王家當家掌權的,手裡的權勢比自己高,能給玉哥兒的便利和庇護不是自己可以比的,就如此時此刻,雪安能用上轎子。能即刻吃上大夫煎的葯。

林芷萱只得點頭應了。

玉哥兒被兩個小廝拉著往大房走,林芷萱沒有跟來,玉哥兒卻忽然慌了,只頻頻回頭看著林芷萱哭喊著:「姐姐!姐姐!我要姐姐!姐姐……」

秋菊扶著林芷萱,看著玉哥兒被帶走,林芷萱看著眼前喧囂浮沉里的一切只覺得地轉天旋。

不過一日之間,昨天她們還在商議著如何偷偷溜出去胡鬧,早起還衣著華麗地給老祖宗拜壽,一家人吃著長壽麵,祝她怡安百年。

如今。林芷萱連楚楠和蘆煙在哪兒,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林芷萱看著眼前傾埤的面水閣,不斷地有屍體從裡面撈出來,猙獰的,可怖的,那都是一天前在她們身邊鮮活的親昵的人。

林芷萱忽然看見了站在面水閣下荷花池旁的那個錦衣緞袍的背影。

敬親王,魏明煦。

幾天前,自己還和楚楠、雪安、蘆煙商議著怎樣能見他一面,可是如今雪安危在旦夕,楚楠和蘆煙也不知道有沒有逃出石林。

林芷萱忽然發現自己心裡竟然一直隱隱在怪他。如果不是為了他,雪安不會日夜操勞而病倒,如果不是他,自己和楚楠、蘆煙也不會進石林。

可是此時此刻。看著傾埤的面水閣。

如果,如果不是他,以楚楠和雪安的身份地位,自然和淮大太太一樣,坐在這個寸木千金的華貴金絲楠木閣樓里聽戲,說不定自己和她們一樣。早已經成了荷花池裡的浮屍。

況且在石林中,如果不是他,自己和玉哥兒早已經被那傾埤的巨石不知道壓死多少次了。

其實,自己是應該謝他的,比姨媽王佩珍更應該謝他。

林芷萱由秋菊扶著,往魏明煦的方向走了兩步,與王佩珍一樣,行了個蹲禮:「謝王爺救命之恩。」

魏明煦身形微微一僵,有幾分詫異地回身看著那個蹲跪在自己面前五步遠的地方的女子。

她微微低著頭,魏明煦看不清她的面容,只是適才謝他的聲音乾淨清冽,沒有了哭腔。

她已經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緒,可以來謝自己的救命之恩了嗎?

真是個奇怪的丫頭。

怎麼一會兒一個樣?

看著千斤巨石滅頂而下,挺身護住玉哥兒的是她;在石林中惶恐無助,笨得連快石頭都爬不上來的是她;臨危不亂,頭腦清晰,安排王家即刻妥善自救的是她;殺伐決斷,震懾住四房上下的是她;楚楚可憐,哭得梨花帶雨狼狽不堪的是她;慈母胸懷,溫柔勸慰著幼弟的也是她……

真是個奇怪的丫頭。

林芷萱腳上有傷,適才一直忙著怕著跑著急著一時不覺,此刻這樣半蹲著才覺出腳上疼痛難忍。

他在看什麼?

難道這個時候不應該像對王佩珍一樣抬抬手讓她起來嗎?

怎得就讓她這樣一直蹲跪在這裡了?

林芷萱實在沒忍住,不小心呻吟了一聲歪倒了,秋菊嚇了一跳急忙去將林芷萱扶了起來。

魏明煦這才回神,看著那個行個禮都能摔倒的丫頭,她明明該是個嬌嬌弱弱,自己一抬手就能提起來的小姑娘。

這裡危險混亂的一切,都不適合她。

魏明煦微微挑了挑眉道:「出城吧,城外有軍醫。」

軍醫?

林芷萱略微詫異地抬頭看了他一眼。

他難道,看出了自己腳上的傷?

林芷萱對魏明煦輕輕福了福身子:「謝王爺關懷。」

魏明煦靜靜地看著她,卻並沒有再說話。

任她由秋菊扶著離去。

回去的時候王夫人已經在王管家處記好了,難得幾人都不曾受傷,王夫人總覺得王家太危險,適才餘震又塌了好幾間屋子,砸傷了不少人。

還是先離開的好。

林芷萱卻看見了常遠家的的屍體。

她也是為了救歆姐兒而死的,可是這個時候連活人都顧不過來,更何況死人了。

盛夏炎炎,死了這麼多的人,若是不能儘快掩埋,必生瘟疫,到時候死傷就不止這些人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