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七十七章 覆巢

第一百七十七章 覆巢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5-20 03:31  字數:2823

魏明煦想著,只覺著拉著林芷萱的手走十分的不方便,轉彎的時候或是躲避傾埤的石牆的時候生怕林芷萱跟不上,再把她的小胳膊扯斷了,魏明煦換了個地方,一把抓住了林芷萱的手臂,幾乎是抬著她走的。●⌒,

林芷萱微微擰了擰眉頭,想去推,卻覺得果然這樣自己腳上的負擔輕了許多,也終於能跟得上他的步子了。

這第一波餘震還很強烈,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停,林芷萱沒有再扭捏,只是看了身旁的這個人一眼。

自己不過是說了一句形勢所迫,他怎麼還得寸進尺了呢?

魏明煦只覺得這樣一手抱著玉哥兒,一手舉著林芷萱十分的順手,也不再顧及其他,只認真看著眼前的石林,憑著記憶里的模樣,快步走著,一邊躲閃著傾埤的石壁。

不用多久,終於走出石林,林芷萱只看著眼前空蕩蕩的院子,可一條流出府的溝渠,林芷萱沒有來過,卻猜想這裡應該就是雪安地圖上五房的碧芳閘了。

林芷萱從小到大沒跑得這麼急過,適才也是危機之中拚死一搏,如今已經筋疲力盡,全靠魏明煦的一隻手支撐著才沒有倒下,卻也已經累彎了腰,大口大口地喘息著。

魏明煦低頭上下打量了林芷萱一眼,似是沒受什麼傷,這才緩緩地鬆開了她,讓她坐在了地上歇歇。

只是魏明煦的眉頭還是皺著,也是不解。不過走了兩步,她是怎麼把自己累成這樣的?

「轟」!

房屋傾倒的聲音在耳邊炸響。撕心裂肺的尖叫,呻吟。哭喊聲此起彼伏。

魏明煦轉身,林芷萱抬頭,他們面前是高高的圍牆,看不清後面王家此刻的情形,只是看著這石林的模樣,便也知道,覆巢之下。難有完卵了。

玉哥兒已經嚇壞了,一個勁兒地哭喊著:「娘!娘!娘……」

並且開始掙扎著想從魏明煦懷裡下來。

魏明煦沒有孩子,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哄一個孩子。

只是他若不想放玉哥兒。憑玉哥兒那點微弱的力氣自然掙脫不開他,魏明煦卻把眸光轉向了坐在地上的林芷萱。

林芷萱懂了他的意思,哄孩子這樣的事自然要她來,林芷萱掙扎著站了起來。要從魏明煦懷裡接過玉哥兒來哄他。

魏明煦看著林芷萱從地上掙紮起來吃力的模樣。兩次還險些摔倒,魏明煦瞥了林芷萱的右腳腳踝兩眼,十分懷疑這個小丫頭還能有抱動這個六歲的小肉墩的力氣,魏明煦想起適才在石林中自己那輕輕的一提,彷彿這個小丫頭還有沒有玉哥兒重。

可是在自己從她懷裡抱走玉哥兒之前,她竟然就這樣抱著這個六歲的孩子已經跑了半天。

魏明煦想了想,並沒有把玉哥兒交給如今看起來疲憊不堪的林芷萱,只是沉聲問她道:「你知道這是哪兒嗎?」

林芷萱看著那個正抱著一個拳打腳踢的孩子卻還面不改色地這樣正經問自己問題的男人。只覺得有點可笑。

卻也只肅然答道:「我對王家也並不熟悉,只是看這裡想來是五房的碧芳閘。」

說著林芷萱想起了什麼。從懷裡取出了那張蘆煙描的地圖給魏明煦看。

竟然還有地圖?

魏明煦又瞥了林芷萱一眼,這個小丫頭穿成這樣竟然還帶著地圖,她原本是打算出來幹什麼的?

魏明煦接過了地圖看了一眼,又是皺起了眉頭。

好好的地圖竟然也能畫成這樣。

林芷萱也覺著拿不出手,明明自己畫得很好,可當時答應過蘆煙,自己偏偏拿了蘆煙畫得最像鬼畫符的一副。

好在魏明煦軍旅出身,這地圖雖然拙劣,可他也大致能明白畫的是什麼,這地圖上大部分是石林,可周邊也都畫出了王家住宅的布局,雖然很簡略,但如何離開這裡,魏明煦已經心裡有數。

碧芳閘僻靜平整,沒有什麼建築或者高的假山石壁,是個暫時安全的地方。

魏明煦還是把懷裡的玉哥兒交給了林芷萱,沉聲道:「留在這裡,哪都不要去。」

林芷萱接過了玉哥兒,心裡卻是一急這怎麼能行,林芷萱此時心裡也十分擔憂王夫人、蘆煙、楚楠還有雪安,她們都不知道怎麼樣了。

如今讓她怎麼一個人安心地留在這裡。

便是她想留,玉哥兒也不會許的。

魏明煦看得出林芷萱的猶豫,又多叮囑了一句:「地震之後,必有餘震。」

餘震嗎?

那真的還挺嚇人的。

可是:「餘震會有多久?」

見問,魏明煦睨了她一眼,照實答道:「少則兩三天,多則兩三月。」

「什麼?!」

難不成他要她在這裡等兩三天?兩三月?

林芷萱看他的樣子,他是要離開了,把自己和玉哥兒丟在這裡。

可是發生了這樣嚴重的地震,必然要有人出來統籌全區,他身為一個親王,想來應該是如今金陵最位高權重之人了,調兵遣將之事林芷萱並不知道他有沒有許可權,只是此時此刻,他責無旁貸。必須趕緊去城郊調兵,進來掌控大局了。

尤其是這個如今聚集了幾乎大半個江南達官顯貴的金陵王家。

看著小丫頭臉上驟然閃過的焦急驚慌。

魏明煦要離開的步子微微一頓:「別怕,我最多半個時辰就會回來。」

他的聲音不像方才一路上的那樣低沉穩重,而多了一絲耐心的勸慰。

林芷萱整個人怔在了原地,詫異地仰頭看著那個站在自己面前比自己高出好多的男人,他俊朗的眉目也在看著自己,深邃的眸子彷彿能吸進人去。

林芷萱有些慌亂地別開了眼,抱著玉哥兒低頭不再說話,果然男女授受不親,女子不該見外男的!

只是他為什麼要對自己說這樣的話?

別怕?

自己哪裡有怕了嗎?

雖然,小腿還在抖著,可是那僅僅是因為累的吧。

魏明煦見這小丫頭慌亂地低下頭不再說話,便只當她答應了。如今他已經沒有功夫再與她廢話了,只希望自己費力救出來的這個嬌弱的小姑娘和這個王家金貴的獨苗能聽話一點,好好在這裡等他回來。

魏明煦不再耽擱,只又看了那個抱著幼弟沉默在原地的小姑娘一眼,便快步離開了碧芳閘。

等感覺到身前的壓迫離去,林芷萱才抬起頭看著魏明煦大步離去的背影。

其實他說的不錯,此時自己最應該的就是乖乖呆在這樣一個安全的地方,等他帶人來相救。

可是想想那個年久失修的面水閣,娘在那裡,老太太在那裡,老祖宗在那裡,淮大太太在那裡,王佩珍、王淑珍她們都在那裡。

還有雪安,萬一房子一下子塌了呢?

楚楠和蘆煙到底有沒有從石林中逃出來?

歆姐兒呢?

林芷萱就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玉哥兒,玉哥兒別哭了,玉哥兒認識路嗎?姐姐帶你去找娘好不好?」未完待續。

ps:

感謝韻綉傾城,不吃辣椒醬不行斯基兩位親愛噠的打賞,謝謝陰g的寶寶豬和小小海豚的月票,感謝親愛噠們的支持~會繼續努力好好寫下去噠!/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