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七十五章 真容

第一百七十五章 真容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5-18 08:57  字數:2660

?

林芷萱三人看見林雅萱都是驚呆在了原地,而林雅萱主僕兩個適才正因為進來之後找不到路而懊惱,如今看見了林芷萱三人果然進來了,林雅萱臉上卻都是得逞的笑。

林雅萱忽而面色一寒,轉身就跑,要去告訴大太太奶奶們,把這件事情鬧大。

林芷萱三人還沒想出對策該怎麼敷衍她,便看見林雅萱跑了,也是慌了。

「你別走!站住!」楚楠驚叫了一聲,急忙追了過去

蘆煙和林芷萱都趕緊跟著,左折右拐,全然亂了。

林芷萱喊著:「楚楠,你別亂跑,會迷路的!」

楚楠也是急了,哪裡管得了那些,她手裡有地圖,才有恃無恐,倒是責怪林芷萱:「你妹妹瘋了嗎?她跑什麼?」

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好生站下來談談條件的嗎?

楚楠和蘆煙從來是不安分的,就喜歡四處亂跑,腳步很快,兩人只盯著眼前的林雅萱看,不一會兒就把林芷萱落在了身後,林芷萱向來是個嬌弱的閨閣小姐,哪裡這樣跑過。便是有心,身子也不許。

忽然腳下一滑就摔倒了,林芷萱悶哼了一聲,扶著牆站起來,只覺得腳踝不太舒服,雖然並不是疼得沒法走路。

可等林芷萱一抬頭,哪裡還有楚楠蘆煙兩個人的蹤跡。

林芷萱心中一緊,急忙喚了一聲:「楚楠?蘆煙?」

哪裡還有回應?

林芷萱又不敢大聲喊,生怕惹來人。

林芷萱心中焦急,也不知道她們怎麼樣了,不過楚楠和蘆煙手裡都有地圖,楚楠又會看地圖。想來是沒有問題的。

林芷萱這才伸手去摸自己懷裡的地圖,好在當時每人身上都拿了一份。

還是先出去再說吧。

適才看見林雅萱,林芷萱也是知道是事情敗露了,不過林雅萱既然自己進來,就說明她並沒有證據,如果自己能早於她們出去,想來還是可以再想辦法的。

林芷萱拿出了蘆煙畫的那份地圖卻一下子傻住了。她看著四周的石牆。根本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在哪裡。

天哪!

林芷萱湧起一股深深的無力感。

林芷萱四下轉了一圈,卻看見了不遠處的玄機亭。

那是石林的陣眼,只要站在玄機亭上就能看清整個石林。林芷萱想著不如就先往玄機亭走,到了玄機亭,自己就能知道自己具體是在這個地圖上的哪個地方了,然後就有法子出去了。

想著林芷萱腳下一點也不敢停。只摸索著往玄機亭的方向去了。

如今沒有地圖照著,林芷萱才算見識到了王家這石林的厲害。她明明是朝著玄機亭的方向走,可走著走著眼前就沒了路,只能退回去換一條路走,最後竟然一直在繞著玄機亭轉圈。卻感覺怎麼也靠近不了。

林芷萱有幾分焦急了,腳踝也越來越疼,林芷萱覺得鞋子有點緊。想來是已經腫了。

繞了半天,林芷萱終於走不動了。站在原地想休息一會兒再想想辦法,也打算看看自己腳上的傷,一低頭卻發現好幾隻老鼠從地上跑過,林芷萱嚇得急忙往後退了兩步。

怎麼會有這麼多老鼠?

不!

是老鼠為什麼會大白天的也敢出來?

林芷萱心中有幾分慌張,嗓子有些干,只抬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玄機亭,卻忽然發現空空蕩蕩的玄機亭上竟然漸漸走上去了一行人。

林芷萱嚇了一跳。

慌忙躲了起來,忽然想起雪安說的話,王家的石林歷經百年,但凡喜歡兵法針法的武將王侯都慕名而來。

難道……

林芷萱有幾分擔心,他們站在上面能不能看見自己啊?自己離得這麼近。

還有能不能看見楚楠和蘆煙?

「敬王叔,這裡就是石林的陣眼玄機亭,只要站上了玄機亭,就能看見石林全貌,只是不知門路,這玄機亭是很難靠近的。」

林芷萱遠遠地聽著一個人這樣說著,心中一緊,從石縫裡朝玄機亭望著,說話的這個人正是自己的二表哥魏秦岱,上次自己送雪安離開杭州來金陵的時候,自己見過。

那麼,林芷萱看著站在那一群人最前面的一個華服男子,一身月白色錦袍上用金絲銀線綉著團龍密紋,極盡尊貴奢華,在日光下熠熠生輝,腰間束著一條白祥雲紋的素錦腰帶,上面左右各掛了兩塊十分精緻細膩的玉佩和香囊。

他身材頎長,並不似京中人傳言中的那樣瘦弱,也不像楚楠說的那樣強壯健碩,只十分勻稱。面龐並不十分的白,卻有幾分沙場磨礪出的顏色。

他眉頭微微蹙著,俯瞰全局,正立在那裡仔細地研究著破陣之法,遠遠看著有幾分不苟言笑的冷峻,脊背筆直,一看就是從軍營中走出來的,經歷過血和汗磨礪的將軍,與謝文棟那樣從來沒有上過戰場卻徒有其名的公子哥兒,只一眼就能看出天差地別。

他站在高亭之上,立於那樣一群身形各異人之中,林芷萱才終於知道什麼叫鶴立雞群,什麼叫王族貴氣,什麼叫與眾不同。

他,應該就是楚楠心心念念的那位敬親王魏明煦吧。

一定是的。

林芷萱那樣遠遠地看著高亭中的那個人,魏秦岱已經領著眾人下了玄機亭,笑著道:「王叔想試試嗎?」

林芷萱沒有聽見魏明煦怎樣回答,只是聽著那邊熱熱鬧鬧雜亂的恭維聲。

林芷萱忽然心中一緊,她都不知道自己該往哪裡躲。

甚至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躲。

林芷萱聽著那邊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彷彿只隔著一面牆。

林芷萱實在在原地站不住了。

只小心摸索著往傍邊走,卻因為適才在原地站了半晌,忽然再走起路來,只覺得腳更疼了。

林芷萱一邊走著,一邊低頭看了自己的腳踝一眼。

卻又看見了更多的老鼠像瘋了一樣的亂竄,林芷萱嚇得退了一步,鼻尖聞到了一股刺鼻的怪味。

忽然聽到前面高高的石階上響起了一聲清脆的:「姐姐!」

林芷萱一愣抬頭,卻看見玉哥兒正站在那裡,滿眼都是興奮地看著自己。

林芷萱一驚,玉哥兒是怎麼進來的?

便也急忙快步上了那一尺高的石階,半蹲下上下打量著玉哥兒:「玉哥兒怎麼來了?誰讓你進來的?」

兩個人正說著話,還沒來得及答,便聽見玉哥兒身後也響起了一聲驚詫:「玉哥兒?!」

林芷萱一抬頭,看見魏秦岱和魏明煦一行十多人正走到這裡,站了一台階。

林芷萱還沒來得及反應,只感覺腳下猛地一晃,便開始地動山搖,眼前兩旁的石壁也開始劇烈的搖晃,自己和玉哥兒站的地方,左面是一整面的石牆,右邊卻是兩塊石頭累成的石壁,不過搖晃兩下,右側上面的那塊巨大的岩石轟然朝著玉哥兒側壓了下來!未完待續。

ps:感謝縭茜的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