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六十九章 烏鴉

第一百六十九章 烏鴉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5-16 16:43  字數:2615

?

前世,左家的鼎盛隨著如今的太后、當時的太皇太后的薨逝而煙消雲散。

九門提督先由謝文棟兼任,後來因為謝文佳的緣故落入了沈家人的手裡。再後來,自己和王景生幫小皇帝奪權,九門提督一職最終由王景生兼任。

侯府謝家滅門,相府沐家抄斬,一等公左家抄家,沈家沒落,林家滅族……

林芷萱看慣了盛衰起落,卻獨有金陵王家和王景生這些年,任權利更迭,卻始終屹立不倒。

這其中除了王家的原因在,自然也有王景生的可取之處。

在林芷萱看來,楚楠的親事交由他們夫婦商議,至少會比由著楚楠胡鬧來得好些。

即便是王景生會參雜太多政治的考量,但是至少這樣楚楠日後不會因為家族的利益和夫家的權利而陷入兩難。至於人品學識上有淮大太太把關,也不會太委屈了楚楠。

夜裡風很涼,也不知道是不是因著今日玉哥兒挨打的事,眾人心中都瀰漫著一股壓抑的氣氛,雖然大家臉上依舊言笑晏晏粉飾太平。

白天吃了葯睡下的雪安半夜醒了,輕輕地喚著睡在自己身側的芷萱的名字。

林芷萱在睡夢中驚醒,也不知自己身在何處,還以為是歆姐兒叫自己要喝水。

睜眼卻看見雪安額上都是冷汗,林芷萱急忙披了衣裳起來,叫守夜的秋菊點了燈,楚楠和蘆煙也驚醒了,過來問:「怎麼了?」

雪安道:「沒事,只是覺著有些悶。」

林芷萱急忙吩咐了秋菊開窗,又讓秋菊去倒杯水來。

林芷萱擔憂地看著雪安:「你覺著怎麼樣?要不要我去找姨媽過來。或是請大夫來看看。」

雪安強撐著搖搖頭道:「不用了,明天就是老祖宗的大壽,今天大家都累了。我沒事,只是白日里睡多了,夜裡睡不著才有些不舒服,明天天亮了就好了。」

林芷萱聽雪安這麼說著心裡卻放心不下:「我去找姨媽來。」

雪安拉著林芷萱的衣袖:「娘睡在老太太屋裡,外面的房門都落鎖了。你要過去不知道要敲開多少門。驚動多少人,今天因著玉哥兒的事兒已經是人仰馬翻了,沒來由再為了我驚動老太太老祖宗他們。」

林芷萱有幾分猶豫。才道:「要不我給你叫絲竹來,她跟著你久些,想來能幫著出個主意。」

雪安聽了,這才點頭應下了。

林芷萱讓秋菊趕緊去叫絲竹過來。

林雅萱屋裡也被這邊的動靜鬧醒了。玉蕊起來看了一眼道:「姑娘,她們屋裡點燈了。」

林雅萱擰著眉頭道:「你過去看看。」

「哎。」玉蕊應著。披了衣裳出去。

剛出門,就聽見外頭的華柏樹上「啊……啊……」的幾聲烏鴉叫。

十分的駭人。

玉蕊嚇得退了兩步,只是夜裡黑,什麼也看不清楚。玉蕊卻是氣一隻烏鴉也敢嚇唬自己。

伸手從地上拾了塊石頭朝著樹上砸了過去。

卻沒想。這一砸竟然看見那棵樺柏樹上呼啦啦飛起一片烏鴉,數不清的密密麻麻的烏鴉呼啦啦地飛了起來,「啊……啊……啊……」地叫著。

嚇得玉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心不知道按著了什麼,忽然一滑。燈籠一照,也因自己摔了一跤而摔在了地上,借著蠟燭的光,玉蕊回頭一看,地上竟然有好幾隻碩大的老鼠在四下亂竄!

嚇得玉蕊驚叫著躲回了林雅萱屋裡,再不敢出來。

林芷萱和楚楠幾個也是看見了院子里呼啦啦飛起的一大群烏鴉,朝著遠處飛走了。

林芷萱的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喃喃道:「怎麼會有這麼多烏鴉?」

這可不是個好兆頭。

話還沒說完,身後的雪安便吐了起來,面色煞白。

林芷萱急忙過去看,雪安微微喘息著道:「芷萱,關了窗吧,外頭有股子怪味。」

怪味?

林芷萱並沒有聞到,想來是雪安身子嬌弱,對什麼都很敏感。

林芷萱命秋菊關了窗,卻看著雪安的模樣只道這樣不行。

正好絲竹已經過來了,林芷萱拉著她去了明間:「你跟著雪安時候長,你看她這個模樣是怎麼了?」

絲竹給林芷萱行了禮,也是焦急地道:「我也不知道,只是看姑娘難受的樣子,還是請了太太過來的好,咱們也拿不定主意。」

林芷萱點頭道:「那你去吧,快去快回,路上不要說得太急,只說你們家姑娘睡不好,問大姑太太要點素日里常備的安息香。」

絲竹點頭應著,趕緊去了。

林芷萱看著床上雪安難受的模樣,蘆煙和楚楠都是焦急,卻也無能為力。

林芷萱看了楚楠一眼,小聲叫了楚楠出來,壓低聲音問她:「明天咱們還去嗎?看這樣子雪安是去不成了。」

楚楠心裡也是煩悶得很,今天一天發生了太多亂七八糟的事情:「我再想想吧。」

林芷萱嘆了一口氣,正要說什麼卻看見冬梅忙慌慌地進來了。

秋菊四個貼身的大丫鬟被林芷萱和雪安安排在了原來雪安住的東廂房,可是秋菊顧媽媽這樣的丫鬟婆子們都是住在外面下人住的耳房裡的。

難道這裡的動靜連她們都驚動了?

林芷萱問她:「你怎麼過來了?」

冬梅嚇得小臉慘白:「姑娘,我和顧媽媽被適才漫天的烏鴉叫驚醒了,起來才看見這邊的燈亮了,顧媽媽讓我起來點了燈看看這邊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兒要叫人。

可是我才點了燈,竟然看見地上有好多老鼠。姑娘,這兒的老鼠怎麼不怕人呢?可嚇人了,見什麼咬什麼。姑娘,我害怕,我覺著要出事兒,要出大事兒了!」

林芷萱看見冬梅煞白的臉色,輕輕攬了她溫聲哄著:「別怕別怕,兩隻老鼠就把你嚇成這樣了,還說了自己已經長大了能過來替我分憂,還為兩隻老鼠就嚇成這樣。有顧媽媽在呢,她定然已經把老鼠打跑了吧。」

冬梅聽著林芷萱輕聲哄著,情緒才漸漸平穩了下來。

林芷萱的心卻提了起來。

要出事了!

要出大事了!

林芷萱心中竟然是與冬梅一樣的想法,雖然她嘴上在安慰著冬梅,心裡卻也跟著慌張起來。

今年還出了什麼事來著?

今年似乎真的還有一件大事,是今年嗎?是今年吧……

林芷萱只隱約記得,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到底是什麼事了。未完待續。

ps:感謝haiyanqy的打賞,多謝大家的支持~這周末要培訓兩天,已經累殘了,昨晚8點才到家,9點半就熬不住睡了,一覺醒來竟然到了半夜一點半,看了一眼表我還以為是下午,起來瞄了一眼文竟然收到了親愛噠的打賞,好感動,愛你們~祝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