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六十二章 地圖

第一百六十二章 地圖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5-12 05:04  字數:2275

林芷萱笑著道:「就像你養了多少孩子似的,總歸要慢慢來,急不得的。」

林芷萱從楚楠手裡救出了玉哥兒,才笑著對他道:「她那個小姐兒不跟玉哥兒玩,歆姐兒陪你玩好不好?」

林芷萱把歆姐兒的手交給玉哥兒道:「玩去吧。」

玉哥兒聽了林芷萱的話,心裡很是舒坦,卻看了一眼歆姐兒,才對林芷萱道:「可歆姐兒說要跟著姑姑。」

林芷萱聽著玉哥兒的話,唇角微微翹起,溫聲道:「歆姐兒想要姑姑,玉哥兒陪著歆姐兒在姑姑身邊,所以歆姐兒就和玉哥兒一起玩。我想著,可能也不是那個小姐兒就不喜歡玉哥兒,只是她不喜歡花,也不喜歡糖罷了。我看她說不定很喜歡糖糕。玉哥兒如果給她糖糕的話,或許她就願意陪著玉哥兒玩了呢。」

玉哥兒瞪著大眼睛看了林芷萱半晌,不知道在想什麼,一句話也沒說,只忽然拉著歆姐兒的手跑了出去。

林芷萱吩咐了玉哥兒的乳母、貼身媽媽,還有孫媽媽、常遠家的和顧媽媽一起跟著,千萬好生照看著。

這才對楚楠、雪安幾個的大丫鬟絲竹、樂菱道:「安姐姐乏了,我們照看著她在東梢間再睡一會,我和楚楠、蘆煙在西梢間說話,就不用你們幾個近身伺候了,你們好好看著院子,若是來人了通報一聲就行。」

幾個大丫頭並媽媽們都點頭應了,林芷萱這才又單獨叫了冬梅過來,低聲吩咐她道:「好生看著點人,尤其是林雅萱的人,千萬不能讓她們聽了牆角去,知道嗎?」

這是林芷萱第一次囑託冬梅這樣的事,冬梅自然趕緊應著。

林芷萱看著她緊張的模樣,卻是笑著安慰道:「你不用怕,只要等秋菊回來你就能去玩了。」

冬梅聽了林芷萱的話,卻是一臉嚴肅地搖頭:「姑娘。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能替姑娘辦事了。」

林芷萱看著她一臉稚氣的模樣,卻是忍俊不禁。

等林芷萱合了門進來,果然看見蘆煙已經坐在那裡開始描地圖了。

雪安在一旁一邊看一邊搖頭。就說了這樣精細的功夫蘆煙干不來,她卻偏偏搶著去做。

楚楠卻是似笑非笑地上來看林芷萱:「當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啊。」

林芷萱笑著道:「你準備怎麼刮目,又打算怎麼相待呢?」

楚楠笑著道:「你只說我沒養過孩子,就彷彿你養過似的。」

雪安笑著上來道:「好沒羞的兩個人。別只在這裡貧嘴了,快去幫我勸勸蘆煙,否則咱們都要困在那石陣里出不來了。」

芷萱和楚楠都笑著上來瞧,蘆煙卻是被雪安的一句話說得慪氣,撂了筆不幹了:「我畫的哪裡就差了?好心好意來幫你們,你們卻合起伙來笑話我。」

林芷萱笑著去看蘆煙描的那副地圖,只是筆鋒太過粗糙斷續,比例不和,寬寬窄窄,可大致的模樣倒是還蠻像的。便笑著道:「哪有取笑你,是著實覺著你畫的好,你這幅那天就我拿著了好不好?」

蘆煙臉上這才有了幾分笑意。

林芷萱卻安慰著雪安去睡:「我瞧著你的臉色越來越不好,想來是昨晚熬夜累著了,你快去睡吧,這裡有我和楚楠,你可千萬別還沒等到那一天,就把身子累垮了。」

雪安只強撐著道:「我是有些累了,只是如今有心事,也還睡不著。不如就先把這地圖與你們說了,我再安心去睡。」

林芷萱和王楚楠拗不過她,只得應了,才聽雪安指著那地圖一一將與這石林相連的王家六房指給林芷萱三人看。

這不看不知道。原來這個石林竟然與王家的六個房頭都暗通款曲,互相粘連著。

楚楠道:「那天咱們在三房擺宴,想來早起給老祖宗在大房拜了壽就回不來了,這小廝的衣裳都要帶著過去,送到三房給咱們安排的偃息室里。」

雪安搖頭道:「不妥,且不說那天人多。自然不能單為我們幾個開一間屋子,偃息室里定然擠滿了太太奶奶們,我們若是在三房換了衣裳,來往的人看見有四個小廝從屋裡出去會引起多大的轟動?」

林芷萱也道:「很是,不如我們這幾天就先讓秋菊把小廝的衣裳送進石林,我看這個石林里也都是假山石窟花草之類,又沒人進去,要找個地方藏起那些東西還不難。到了那天,咱們悄悄地進去,在石林里找個石窟把外衣換了就行。」

蘆煙笑著道:「這主意好。」

雪安道:「只是也不好從三房直接走,那天三房大宴,家裡各房的丫鬟婆子有差事的沒差事的都會去三房看起湊熱鬧,定然人山人海,咱們從三房進石林,很容易被人看見。」

林芷萱想了片刻道:「那我們便從四房走,畢竟我是四房的人,那天雪安只說身上不舒坦,偃息室人太多,太鬧騰,讓我們陪著你去我在四房的住處休息也不是不能的。」

楚楠聽了也是點頭稱是,便指著地圖道:「那就這麼定了,咱們從四房湖心亭外的榆關過去,榆關內是花圃,咱們從小徑上去,下了榆關就是石林。然後走這條路,從大房的這條小徑出來就是竹園,過了竹園就是九華別院。」

林芷萱三人仔細看著楚楠指的路,都是緩緩點頭,林芷萱繼而道:「還有釵環首飾,那天咱們都化淡妝,在石窟里卸了釵環讓秋菊給我們分別收著,好在這小廝的帽子也大,咱們隨意梳個高髻,就罩在帽子里了,等回來換了衣裳釵環,咱們彼此之間隨意挽個髻先回四房,再重新上妝。」

雪安點頭沒有異議,蘆煙卻驚詫道:「你的那個秋菊丫頭這麼聽你的話啊,竟然能縱著咱們做這樣的事,不會告訴姨媽嗎?」

林芷萱笑著道:「你與其擔心我,不如擔心擔心怎麼甩開你的樂菱。」

***

感謝伯爵aaa的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繼續求月票,求打賞,求收藏,真的很需要大家的正版訂閱來支持,謝謝親愛的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