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五十九章 偏差

第一百五十九章 偏差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5-12 05:04  字數:2508

?

楚楠幾個聽林芷萱這樣一說,也不好再躺著了,畢竟林芷萱是她們帶回來的客,沒有理由讓她自己一個人去給老太太請安,她們還睡著的。

便只說要去一起去。

林芷萱勸雪安再睡一會兒,她臉色著實很差,想來她的身子是輕易熬不了夜的。

雪安笑著道:「便是要睡,也要先吃了飯,時辰也不早了,吃了飯我就以身子不適為由,讓老祖宗放了我回來休息,你們幾個陪我可好?」

蘆煙笑著道:「沒有比這個更好的了!」

楚楠也是坐了起來點頭道:「這樣正好我去和娘要了明紙來,說我們陪著雪安無聊,便要描字帖臨畫冊,咱們就好生關了門,在屋裡把地圖描了。」

林芷萱笑著點頭道:「這主意不錯。」

說著林芷萱便喚了冬梅過來伺候,一面還是放心不下歆姐兒,便在西次間低聲吩咐秋菊先去問了,也讓她順道打聽著王夫人在四房如何了。

秋菊應著去了。

楚楠手腳麻利已經換好了衣裳,看著西次間竊竊私語的主僕兩個,就偷偷站在林芷萱背後的屏風後面聽,見秋菊走了,就跳了出來嚇得林芷萱驚叫一聲。

林芷萱擰著眉,一邊拍著胸脯一邊罵著她:「促狹鬼。」

楚楠這才得逞似的哈哈大笑,一邊打趣林芷萱:「你這個閨閣女兒當得真是累,不僅要擔心著自己家的侄女兒,連母親的事都要操心。」

林芷萱也是笑著道:「我哪裡有你累呢?不僅要操心著家裡混世魔王般的弟弟,還要時時去注意著前朝的家國大事……」

楚楠哪裡由著林芷萱說下去,只紅著臉來追她要撓她的癢讓她閉嘴。林芷萱一邊攔著她一邊笑著道:「我說錯什麼了嗎?楚楠巾幗不讓鬚眉,日後定能嫁進個將軍府去,做個當家掌權的宗婦。」

楚楠聽了林芷萱這樣的話,卻是罷了手,心中難免有幾分小小的失落,蘆煙和雪安兩個在東梢間還沒洗漱完,楚楠便拉著林芷萱小聲地道:「芷萱。我娘給我看好了一戶人家。想來這次,我是推脫不得了。」

林芷萱詫異地看著她,果然楚楠要這樣破釜沉舟地想去見魏明煦一面是有原因的。只是自己前世竟然不知道楚楠要嫁人了,那為什麼後來又沒嫁呢?

「是哪戶人家?」林芷萱問著。

楚楠擰著眉頭嘆了一聲道:「還說不好呢,我爹也不同意,說辱沒了我。只我娘有意,想極力促成。」

林芷萱問道:「那你呢?你心裡是怎麼個意思?」

楚楠道:「我自然是不喜歡的。只是。他們家也是難得的功勛世家,若我娘真的說服我爹,這事兒成了,我也只能認命了。」

林芷萱忽而想起前世王楚楠和親之事來。心中倒是有意去勸她:「這世上未必就有什麼十全十美的人,既然明知求而不能得,你千萬別鑽了牛角尖。若是你覺著那人並非你十分不能忍耐。出身門第、容貌品性尚佳,你不如就應了你母親所求。

畢竟你如今年紀也不小了。舅舅是領侍衛內大臣,對宮裡的事情也該更了解,你也幫你母親好生勸勸他,若是不儘早把事辦了,再等個幾年,誰知道會發生怎樣的事?

萬一到時候你父親為了什麼,亂點鴛鴦譜呢?你如今又深得皇后寵愛,萬一皇命難為呢?滿目青山空念遠,不如憐取眼前人。」

楚楠聽著林芷萱的話,只覺得似懂非懂:「你說什麼再等幾年?我爹知道什麼?」

林芷萱詫異道:「舅母為什麼忽然對你的親事這樣上心?」

楚楠嘆息道:「哪裡有忽然,她上心好些年了。」

京里一點消息也沒有?!

難不成王楚楠並不知道皇帝病重的消息?

這不應該啊,王景生是皇帝的近臣,和梁家一樣,都是老皇帝手底下一批親手扶持起來的死忠之臣,前世王景生也對小皇帝十分盡忠,也是因著王景生的協助,侯府才能在沐家那場造反謀逆中保住魏延顯和謝文佳。

王景生不應該不知道啊,難道只是楚楠不知道?

這也不應該。

楚楠對前朝的事情這樣上心,況且王景生多女少子,年過四十才終於有了玉哥兒這一個兒子。

在這之前,他最寵愛的就是王楚楠這個幼女,從小將她當男兒教著。

王楚楠這樣關注前朝的事情,不應該一點風聲都聽不到。

林芷萱試探著問道:「皇上玉體可還康健?」

王楚楠奇怪道:「皇上的身子一直很好啊,皇上也是當初御駕親征過三次的好不好。跟王爺一樣都是身強體健。怎得在你眼裡,好像整個皇室的人都是病秧子一般。」

林芷萱詫異道:「皇上玉體無恙?」

楚楠看著林芷萱這樣的神色莫名其妙,也使勁地想了片刻才道:「若說抱恙,也只有一個多月前聽我爹提過一次,說皇上著了風寒,罷了兩日朝,現在應該已經好多了吧,皇上依舊臨朝聽政,再沒聽說有又什麼異常啊。」

林芷萱的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腦子亂的很,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皇上沒有重病?就像敬親王沒有纏綿病榻一樣!

不,這不可能,梁家那樣熱衷於春日宴不會是沒有理由的!

是京城之中王景生把這消息封鎖得很好!

就連王楚楠都半點也沒有察覺出不對。

皇上依舊每日上朝,依舊臨朝聽政,文武百官都只把皇帝的這次病當成一次用不了多久就能痊癒的「偶染風寒」。

連王楚楠都不知道,那麼想來遠在金陵的敬親王魏明煦,定然更不可能知道了。

皇上為什麼這個時候讓他來徵集糧草?

即便是魏明煦協理戶部,這樣的事情也沒有必要他一個堂堂親王親自前來吧。

或者是自己錯了,梁家的春日宴與皇上的病無關,梁家的事情只是因為自己知道了一切的臆測,畢竟梁家從來都沒有親口承認過。

林芷萱的腦子很亂,一定還有什麼重要的事被她忽略。

那邊雪安和蘆煙都已經換好了衣裳,過來叫著正在說話的兩個人一起去老祖宗屋裡請安吃飯。

林芷萱點頭應了,雖然心中思緒雜亂,可是這些事情無論如何現如今都離她太遠了,她現在並不是威名顯赫的侯府掌家主母,而只是一個小小林府的嫡女。

林芷萱不想再想了,她寧願這些事情這輩子都不要再與她扯上關係!未完待續。

ps:今晚有加更,在晚上九點15,*^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