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不同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不同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5-11 22:27  字數:2470

林芷萱聽了這話卻是詫異:「這位王爺如今也有三十歲了吧,怎麼會還沒有王妃呢?」

楚楠道:「我聽淑惠公主說,咱們這位王爺是位專情之人,定要找一個心儀的女子,才能娶來奉為王妃。`」

林芷萱挑眉,卻是不信楚楠這些走火入魔了的荒唐言語,他堂堂一個王爺,怎有機會去結識所謂的「心儀女子」,王孫貴胄的親事也不過是皇帝之命、世族之合,比尋常百姓家更多了些權利糾葛,更多了些沉重的無奈。

楚楠這樣臆想的說法是站不住腳的。

雪安聽了這話也笑著道:「我知道的卻並非如此,延平三年,王爺西北大捷回朝之後曾經上書求皇上賜婚。」

楚楠詫異地看著她:「啊?還有這樣的事?我怎麼不知道?那然後呢?皇上沒準嗎?王爺求的是誰?」

雪安笑著搖了搖頭:「皇上沒有準,但也沒有不準,而是把那份摺子壓了下來。」

「壓了下來?」蘆煙同樣不解。

雪安點頭:「這件事算得上是宮闈辛密了,很少有人知道,也是因為那個時候我爹正和敬王爺一同南征北戰,私交甚篤,所以才知道這麼一星半點。」

林芷萱卻擰著眉頭道:「那然後呢?堂堂一個親王,三十歲而無妻,他又是這樣位高權重炙手可熱,宗人府和禮部難道不知道上書提點皇上嗎?」

雪安道:「宗人府自然有提過,只是那份摺子被皇上壓了下來之後,皇上曾經再提過賜婚,王爺卻婉拒了,後來大臣們也有上書提過此事的,皇上和王爺都不置可否。久而久之,就沒有人再提了。禮部也是沒辦法,畢竟朝堂上那麼多事,也不會有人成日里盯著一位王爺有沒有娶妻。」

楚楠聽他們這麼一說,也是有幾分好奇:「可是。王爺不僅無妻,還無後啊,這宗人府也不管嗎?」

林芷萱更加詫異:「無後?」

雪安點頭:「是無後,不僅沒有兒子。就連女兒也沒有一個。」

林芷萱道:「那難道王爺如今連側妃也沒有嗎?」

雪安笑著道:「這怎麼可能,若真是這樣,怕是宗人府能容,太后都容不下了。王爺雖然沒有正妃,但是如今已經有四位側妃和四個妾室了。」

蘆煙詫異道:「這麼多啊。那為什麼還沒有子嗣呢?」

楚楠道:「想來是王爺總是在外征戰,無暇顧及後府吧。`」

雪安搖了搖頭,卻也是不解地道:「那也不對,從延平十二年繳獲蒙古可汗的玉璽大捷以後,王爺和我爹都將手裡的兵權大多交給了武英侯謝家,已經很少出去打仗了。」

「真是怪事。」林芷萱喃喃了一句。

可是前世,林芷萱對此卻一無所知。

畢竟前世林芷萱知道這世上有這樣一個人的時候,他就已經死了,而無論一個人活著的時候有多少辛密,這所有的神秘和疑問都將隨著這個人的死去而化為泡影。再也不會有人去深究。

敬親王魏明煦是死在皇帝駕崩之前,也就是說再沒有幾個月的事了。林芷萱隱約記得,當時是說敬親王是因著當年征戰時身上的舊傷復,一命嗚呼了。

林芷萱忽然看向了楚楠,聽她嘴裡的意思,她是十分仰慕這位敬親王的,難道前世是因為敬親王的死,所以楚楠才不想再嫁,拒了今年上門的親事,然後皇上駕崩。三年不得婚嫁,才將楚楠一直拖到和親嗎?

林芷萱問道:「王爺為什麼會來金陵?為什麼會來給老祖宗賀壽呢?」

一個活不過三個月的人,此時不是應該身體虛弱,卧病在床嗎?怎得還會大老遠從京城跑到金陵來?

楚楠道:「如今武英侯和世子在西北征戰。王爺受皇命來江南籌集糧草。如今正好在金陵的地界上,老祖宗大壽,自然不敢不給他遞請柬,王爺也不會不給老祖宗這個面子,一定會來賞光的。」

林芷萱詫異道:「王爺為什麼會親自來江南籌集糧草?」

楚楠道:「因為敬親王如今在內閣行走,協理戶部。徵收糧草的事情由他來辦豈不是很正常?其實王爺原本還管著吏部的,是因為延平十五年的時候,應親王打仗的時候犯了什麼罪,皇上很生氣,要下令斬,敬親王和德親王替應親王求情,皇上才免了應親王死罪,只擼了他親王的名號,貶為郡王。敬親王和德親王也受到了牽連,敬親王原本手裡管著吏部和戶部,皇上因著那件事從敬親王手裡收回了吏部,也收回了德親王手裡的兵部,改協理禮部。」

聽著楚楠的話,林芷萱思緒轉的飛快,十二爺應親王魏明濟、十四爺敬親王魏明煦、十五爺德親王魏明穆是當今太后三個的嫡親的兒子。當今皇上卻並非太后所出,而是已故的庄妃的兒子。

庄妃早逝,先皇駕崩之時,義親王讓太后殉葬,是皇上保住了太后一命,當時魏明煦十五歲,魏明穆才十四歲,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感激皇帝救母之恩,當初皇上御駕親征被圍之時,三軍不,獨有魏明煦帶著自己的前鋒營,從數萬敵軍包圍圈中撕出了一個口子,突圍相救,成為當今皇上的左膀右臂。

可是延平十五年,皇上因為一個楚楠都說不清的所謂罪名,貶爵,收權,原本他們三人手中掌管著六部中最重要的兵部、戶部、吏部,如今卻只剩下戶部和一個無關緊要的禮部……

林芷萱心緒有些亂,這些事情她都不知道,或者只知道一星半點卻沒有去深究過。因為畢竟這些人這些事情在林芷萱當權的時候都已經作古。但是現在,他們還是真真切切的活在人世。

林芷萱眉頭緊緊皺著,楚楠為什麼會知道這麼多前朝的事情,但凡與敬親王有關的事情她都如此上心,可見用心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林芷萱沉聲道:「楚楠,這位敬親王既然三十歲都沒有納妃,那麼想來他的婚事絕非那麼簡單,你可千萬別心存妄想,再耽誤了自己。」

楚楠一聽林芷萱這樣一說,卻是傲然道:「什麼叫心存妄想?難道只許男兒志在四方,女兒連挑一個好一點的夫婿都不能嗎?」

林芷萱勸道:「敬親王當初在外征戰那麼多年,身上不知道有多少隱疾舊傷,病體殘軀,想來不是個多壽的……」

楚楠一聽林芷萱這話倒是急了:「你胡說什麼,什麼病體殘軀,王爺正當壯年,年富力強,你聽誰瞎說的?王爺當初交出兵權之時用的什麼身上有舊傷,不過和雪安父親推脫年邁一個樣,是尋個借口罷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