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五十三章 熱鬧

第一百五十三章 熱鬧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5-11 22:27  字數:2483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王家大房的老祖宗已經頭花白,可是看形容依然健朗,精神矍鑠,王家大房人口最是鼎盛,只老太爺就有三位尚在人世,其中兩個是老祖宗生的。`

王家大房的盤根錯節,就更是理不清,道不明了。

林芷萱和林雅萱來給老祖宗請了安,磕了頭,這大房的老祖宗已經有些糊塗了,卻還認得玉哥兒、雪安和楚楠,只讓趕緊起來,又拉著林芷萱和林雅萱眯著眼看了半晌,只指著林芷萱給各位老太太、太太道:「這閨女俊,是個有福氣的。」

原本各家的夫人太太都沒什麼興緻來打理林芷萱兩個小輩,可老祖宗開了金口說了這樣的話,眾人都來跟著湊趣,哄老太太開心。

都讓林芷萱:「哎呦,我的好姑娘,快給老祖宗口頭吧。老祖宗是火眼金睛,最善給人看相了,她說好,就准沒錯。」

林芷萱心中卻是無奈,這就老祖宗這眼神,能不能看清楚人都不好說,還看什麼相。

卻也不敢違逆,急忙又上來給老祖宗扣了頭,也哄著老祖宗道:「芷萱謝老祖宗金口玉言。」

那老祖宗耳朵早已經不好使了,也聽不見她說什麼,只是見林芷萱笑呵呵地又給她磕頭,就很是高興,拉著林芷萱往她手裡賽糖。`

林芷萱趕緊接了應了。

玉哥兒卻跑上前去瞅著林芷萱仔細打量著看,手裡還牽著歆姐兒,可歆姐兒已經實在是困得睜不開眼了,只迷迷糊糊地由玉哥兒牽著,常婆子十分擔心地一直跟在身後護著。

各家的夫人太太都看著這老祖宗的心頭肉在盯著林芷萱看,便笑著問他:「玉哥兒看什麼呢?」

玉哥兒撅著小嘴道:「老祖宗只給我糖,我想看看老祖宗這個給糖的姐姐長什麼樣,不好看。我就把糖搶回來。」

童言無忌,只惹得一屋子人笑。

大房的大太太湊趣問他:「玉哥兒看這個姐姐長得怎麼樣?」

玉哥兒傲氣地揚了揚小腦袋:「挺好看的,糖就給她吧。」

被這麼一個小小的孩童用這樣的話「稱讚」,林芷萱也是哭笑不得。只笑著搖了搖頭,玉哥兒卻已經不看她,只牽著歆姐兒的手往老祖宗身上爬,一邊嚷著讓老祖宗給他看看他的小媳婦。

他倒是記住了四房老太太玩笑的話。

一屋子的人聽見了「小媳婦」這三個字也是跟著笑,都要來看看是哪家的姑娘這麼有福氣。`成了他們玉哥兒的小媳婦。

老祖宗要看,林芷萱急忙上前去抱了歆姐兒給老祖宗看,老祖宗看著這個連連打著瞌睡的小奶娃娃也是喜歡:「模樣長得真俊,是個好孩子。」

眾人又哄著歆姐兒給老祖宗磕頭,林芷萱在一旁周全著,卻笑著對玉哥兒說:「她可不是你的小媳婦,她呀比你還小一輩,真論起來啊,還要叫你小舅舅呢。」

歆姐兒被林芷萱哄著磕了個頭,也是清醒了不少。看著這裡鬧哄哄的一群人,又聽見林芷萱的話,只知道聽姑姑的話,是讓她叫小舅舅嗎?

歆姐兒朦朦朧朧地對玉哥兒傻笑著,叫了聲:「小舅舅。」

玉哥兒哪裡懂這些,只覺著舅舅比哥哥大,歆姐兒教他小舅舅,他更是高興。

屋裡的夫人太太們也不過是哄著孩子和老祖宗玩,沒人去認真理論這個。

眾人說笑了半晌,老祖宗也是年紀大了熬不住了。大老太太便說:「時辰不早了,老祖宗也累了,咱們別再這兒鬧著老祖宗了,也有才奔波了一天剛來的。也都累了,就回去歇著吧。那些小年輕不累的,自去找你們姐姐們陪著摸牌說話去,我們這些老東西經不住你們鬧。」

一屋子的太太夫人都笑著又哄了老祖宗,和幾位老太太幾句。

老祖宗適才在軟榻上躺著,都半是眯縫著眼睡著了。見如今大家鬥起來,才被身旁的大丫鬟輕輕搖醒,看著眼前的人如夢方醒地道:「怎麼都走了?」

有兩個親近的夫人上前來哄著道:「老祖宗早些睡吧,孩子們也該睡了,明兒再來陪著老祖宗說話。」

林芷萱看著這一屋子的人這才要散,便要領著歆姐兒跟自己去,卻不想玉哥兒不幹了,一味拉著歆姐兒道:「小媳婦跟我睡!」

玉哥兒和楚楠的娘淮夫人上來勸著玉哥兒聽話,趕緊跟大老太太回去睡了,卻不想玉哥兒從來霸王慣了,又是個被王景生老來得子千萬寵著的人,平日里連淮夫人的話都不聽,哪裡是她哄得住的。

大老太太也是心疼玉哥兒,見他哭鬧,哪裡捨得,便對林芷萱道:「就讓歆姐兒也跟著去我屋裡睡吧,我攬著玉哥兒在東梢間,你找個妥帖的乳娘陪著歆姐兒,我給她安排在西梢間。」

林芷萱卻也是對這個混世魔王無奈了,只怕歆姐兒不許也哭鬧起來,卻不想歆姐兒實在是累極了,也不分是哪兒,適才常遠家的將她抱起來,竟然就在常遠家的懷裡睡著了。

林芷萱這才點頭,吩咐了常遠家的和顧媽媽兩個千萬好生照看著歆姐兒,這才放心,讓他們抱著歆姐兒去了。

林芷萱這才回過頭來找楚楠他們幾個,卻見一個個都被各家的夫人太太圍住了還在說話。

雪安見林芷萱安排好了歆姐兒的事兒,便過來牽了她的手去給她母親和楚楠的母親行禮。

這兩個一個是林芷萱的姨媽,一個是林芷萱的舅母,小時候也是看著林芷萱長大的,也都認識。

林芷萱上前去給二人見了禮,一眾人太太們都跟著誇,只是人太多太雜,林芷萱也不知道誰是誰,便只聽著淮夫人讓她叫這個姨媽,叫那個舅母的。

林芷萱跟著叫了一圈,林雅萱也來湊趣,淮夫人卻不曾見過,問了林芷萱才知道是她堂妹。

蘆煙早就不耐煩了,只想著趕緊離了這裡,他們姐妹四個好好說說話,便拒了幾家姑娘小姐的邀請,也不去看畫,也不去下起,也不去彈琴,只說累著了,頭疼。

雪安也說累了,雪安的母親很是擔憂,便急忙讓她們兩個去歇了,楚楠和林芷萱正好說去照顧著,跟著告退說回去休息。

淮夫人也念著林芷萱今日才來,一路奔波,便讓楚楠好生照顧著三個妹妹,晚上也別去跟著她們鬧了。

楚楠求之不得。

林雅萱卻好不容易才認識了兩個姑娘小姐,捨不得走,便跟著一眾姑娘們去說話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