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五十章 人非

第一百五十章 人非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5-11 22:27  字數:2560

?林芷萱等人隨著蔣夫人進了四房的正廳,裡頭太太夫人坐了一屋,姑娘小姐們照例在東次間說話玩笑,但是正堂里的姑娘小姐們也不少。.?`

雖然不比那日梁家春日宴的人多,卻比梁家春日宴熱鬧多了。

正堂里的姑娘小姐們也都言笑晏晏地和四房的大老太太,還有各家的太太說這話,歡聲笑語不斷,各家的奶奶們,都帶著奶娘,如今正聚在西次間和西梢間,有懷裡抱著的,有手裡牽著的,有一個的,有兩個三個的,大大小小的都是孩子。

男孩兒也有,女孩兒也有,穿得十分精緻,最小的才滿周歲的,大的也不過七八歲的模樣。

最大的那個哥兒正領著四五個年紀小些的在那裡攀比著誰家的父親用什麼木頭給他們做兵器,又是刀,又是劍,還有一個說父親教他騎馬呢,還給了他一匹小馬駒。立刻便成了孩子們歆羨的對象。

姐兒們都圍坐在一起正在挑玉。

王夫人一行人來之前,剛有四房的大老爺的親友故舊家的6夫人來了,四房大老太太這才接見了,那位6夫人帶來了許多精巧的和田玉料,都是頂好的,雖然磨去了稜角,卻大大小小或圓或扁,日後做吊墜玉佩都行。

如今正放在一個小簸籮里逗著幾個小的哥兒姐兒挑喜歡的拿去玩。

幾個哥兒對這東西不感興趣,早撂在了一邊,姐兒們卻都是很喜歡這晶瑩好看的東西,摸摸這個,看看那個,此起彼伏地都是:「我要這塊!」

「我要這個最大的!」

「不,這塊我先看好的!」

「這個是我的!」

也有搶起來的,各家的乳娘和奶奶急忙上前去勸,或是低聲罵著大的要讓著小的,或是勸著小的要讓姐姐先挑。??.??`

也有乳娘急忙攔著:「哎呦。我的小祖宗,這個可不敢往嘴裡塞,不好吃,姐兒吃糖好不好?」

也有孩子因著搶起來。或是不讓吃玉,開始哇哇大哭。

有太太聽見了,便過去問這是怎麼了,也有偏袒孩子的,也有責怪兒媳婦的。

一屋子的熱鬧。

蔣夫人帶著王夫人一家人進來給四房大老太太行禮。

王夫人面上雖然一直端莊笑著。只是來給大老太太行禮只是,面色還是略微僵硬。幾十年不見,大老太太卻不很記得王夫人是個怎樣的人了,只是如同對待尋常子女一樣,嫌她這麼多年也不回來看看,但王夫人不過是個知府太太,回不回來也不值當著什麼,便也只當來者是客,笑著點頭應了,與她慈愛地道:「怎麼才來。?.?`一路上可好?兩個丫頭有沒有累著?這麼大老遠的路。」

王夫人聽著大老太太這樣的話,也是五味雜陳,幾十年的恩怨了,她只記得自己的這個嫡母是個性格十分暴戾的人,一味偏袒嫡女,不給庶女活路,若不是蔣夫人的娘三老太太多番維護,王夫人也不知道在王家的那些年還能不能熬得下去。而如今,物是人非,當初的老人們死的死去的去。四房的幾位老太太就只剩下大老太太一個了。在王夫人的記憶中,從來不曾想過大老太太也會這樣和善地與她說話。

歲月總是能磨平些什麼,見不著面的時候,心裡只是記恨。可真的見著了,卻現眼前這個垂垂老矣,手上掛著佛珠吃齋念佛的人跟自己記憶里記恨的那個衣著華貴、手段狠戾的女人彷彿根本不是一個人了。

王夫人陪著笑道:「路上都好,母親身子可好?」

大老太太與王夫人笑著寒暄了兩句。

又細看了林芷萱和林雅萱,說都是一等一的好模樣的,又問了婚事定了沒有。

王夫人說還沒找著合適的。

大老太太道:「哎呦。那可要抓緊。」

又笑著道:「正好,這裡都是咱們自家的人,我都知根知底兒的,都是好孩子,淑珍,領著你妹妹和你這兩個外甥女兒去見見那些家裡還有沒說親的兒子的。」

這原是玩笑話,但凡來家人,帶著姑娘兒子的,大老太太便要說一遍,她這話一出,屋裡的各家太太奶奶都又是被逗得樂了起來。

也有親近地笑著道:「老太太最愛點鴛鴦譜,也不知道這回能成幾家。」

大老太太被她逗得笑著道:「你這個猴兒,多大年紀了,小輩兒還在這兒呢,也不怕被人笑話。」

蔣夫人上前拉著王夫人笑著指著說話的那個媳婦道:「她是大弟弟的媳婦,咱們家的正主太太,姓崔,父親是兩江鹽運使,如今四房是她當家,這幾日若是缺什麼,要是找不著我就只管去找她。」

王夫人笑著點頭應了,蔣夫人才領著王夫人和林芷萱林雅萱與各家的太太和王家的人見過,蔣夫人領著,一個個的說是指給林芷萱和林雅萱看,來行禮問好,卻也不過是給兩邊介紹林家和在座的其他人家。

林芷萱和林雅萱一一行禮見過,又叫姨媽,又叫舅母的。

大多人家一聽林鵬海的官職,看著王夫人一行人便了無興趣。雖然也笑著,但是頗多敷衍。

一直見到王夫人的的四姐姐王琪珍,王夫人眼眶有些熱,這個四姐姐與自己一樣是庶出,當初與自己也是患難與共,只是她這些年卻從來沒斷了和金陵的聯繫,也因著王家人的幫助,夫君侯南宇也已經累官至大理寺卿了,也是少有的,王家往京里走的人。

王夫人來與她見禮,卻見王琪珍看著王夫人的神情有些怪異,帶著莫名的排斥和疏離,彷彿見了什麼十分不想見的人。

王夫人見她這幅模樣,也是心寒,沒有再多說什麼,只由蔣夫人陪著繼續往下走,到了王家四房的嫡長女大老太太的女兒王素珍面前。

在金陵,王夫人除了大老太太,最不喜的人就是王素珍,她的倨傲和身為嫡長女從小比王夫人等人為高一等的模樣,王夫人都記憶猶新。

蔣夫人剛跟王素珍笑著道:「認不出來了吧,大姐姐,這是五妹,當初住在白薇齋的五妹妹慧珍……」

卻不想,蔣夫人的話還沒說完,王素珍便彷彿特意等著王夫人似的親昵地站了起來:「自然記得,只是怎得這麼多年也不常來看看我們姐妹。哎呦,這是兩個外甥女兒吧,長得真秀氣……」

竟然笑著拉著王夫人說起話來,王夫人十分的詫異,卻也只陪笑與她聊著。

蔣夫人見她們的話不知道要說到什麼時候,正好外面丫鬟來傳,說大老太太娘家的保定侯府的人來了,讓蔣夫人出去迎迎。

蔣夫人只得先應著老太太的吩咐去接人了,放著王素珍拉了王夫人在一旁坐了,兩個人說起話來。未完待續。

ps:感謝蘇新照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