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四十九章 王家

第一百四十九章 王家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5-05 21:36  字數:2375

?

林芷萱和歆姐兒秋菊冬梅坐在馬車上,也不知道外面在做什麼,只是自從進了文昌巷,便開始走走停停,整整走了將近一炷香的功夫。

期間,只聽著各處問好的聲音,一開始是王福全的,後來到了二門門口,林芷萱才聽見王夫人的聲音,想來是下了馬車。

秋菊問著:「姑娘,是不是到了?」

林芷萱還沒來得及答話,便聽見王夫人的聲音,讓林芷萱和林雅萱都趕緊下來見禮。

紫鳶和綠鸝一前一後來了後面的兩輛馬車上請人。

秋菊和冬梅都已經聽見了,冬梅急忙撩了帘子下去了,紫鳶已經給放好了腳凳,冬梅和紫鳶上前攙著林芷萱下了馬車,秋菊才抱著歆姐兒下來。

林芷萱見果然馬車停在了二道門前,王夫人正和裡頭迎出來的一個太太十分熱情地寒暄。

那位夫人也彷彿四十齣頭的年紀,穿了一身湖藍的緞織掐花對襟外裳、一條紫綃翠紋裙,梳了個拋家髻,臉上雖有了些歲月的痕迹,可是保養得很好,圓圓的臉,面容端肅,只是如今看著王夫人,兩個人眸中含淚,以王夫人的身份,這位衣著尊貴的夫人竟然會親自出來相迎,想來當初是頂好要的。

林芷萱想著,這位太太怕就是娘說的家裡想見的人吧。

林芷萱和林雅萱,後面跟車的常遠家的和孫婆子顧媽媽都下了車過來,常遠家的從秋菊手裡抱過了歆姐兒跟著一起上前去行禮。

王夫人先給那位太太介紹了林芷萱和林雅萱,又讓林芷萱和林雅萱叫「二姨媽」。

林芷萱和林若萱兩個聽著上前見了禮。

才知道這是王夫人的二姐姐,王家四房的嫡次女,丈夫蔣志清如今已經累官至福建陸路提督。是從一品的封疆大吏。

林芷萱暗嘆,在金陵王家竟然能見到這樣的人物。

蔣夫人贊了林芷萱和林雅萱半晌,對王夫人道:「當初咱們姐妹分離的時候,你也是這麼大的年紀,如今女兒都這麼大了。」

王夫人也是笑著,蔣夫人道:「別在門口站著了,咱們趕緊進去。你們來得也真是晚。素珍和大姐夫家的來了三五天了,桂珍,榮珍更是早就都來了。就只你和寶珍兩個最小吧,還來得最晚。」

王夫人一邊與蔣夫人挽著手進去,一邊問:「寶珍還沒回來?」

蔣夫人道:「是,素珍和桂珍、榮珍幾個都是自己帶著孩子來的。大姐夫雖然也要來,卻要等壽宴那日自己來。他們離的進些,三妹夫,四妹夫跟你們家老爺一樣,都是來不了了。寶珍和六妹夫要一起來,所以耽擱了,六妹夫請不了多少日子的假。怕要等著壽宴那日才能來,也住不了幾天。」

林芷萱和林雅萱跟在後面聽著。也不敢多話,只是看著王家的宅院倒是不如林家精緻,畢竟還是太擠了,也不太有幾個寬敞的院子,老房子和老房子之間擠著新建的屋子,想來還是人多的緣故。

但是這裡頭來來往往的丫鬟婆子穿紅戴綠,一看就不都是王家的,只看這些丫鬟的穿著打扮,也能看出個三六九等來。

蔣夫人還在和王夫人說著話:「大弟弟和二弟弟也都沒能回得來,他們兩個如今一個忙著南海的軍務,一個還在西藏打仗,怎麼都回不來了,可是兩個弟妹都早早的回來了,是來的最早的。」

林芷萱聽著王夫人姐妹兩個說著話,也是感嘆,雖然這金陵王家院落布局不及林家規整,可是金陵王家是數百年的氏族,便是江山易主,改朝換代,都不曾動搖過這個根深蒂固的氏族。

可前世林芷萱並沒有與王家的太多人接觸,有過往來的也不過王景生一個。

但是,王家盛名高築的可不僅王景生一個,就是四房的這幾個舅舅和姨夫也沒有一個簡單的,金陵王家一直在江南開枝散葉,像一顆參天巨樹,深深地紮根在南方,雄踞一方。

王景生是王家第一個往京城走的人,而他這些年順風順水,節節高升,背後依託的便是龐大而殷實的家族勢力。

王景生原本也是從杭州發跡,想來大房的老太太和老祖宗也是想讓他留在江南的,可是偏偏林芷萱的這位大舅舅心比天高,不願守在江南這一畝三分地上,不僅要依靠家族,如今更成了家族的另一個依仗。

王家的姻親、故友、門生,盤根錯節,牽一髮而動全身。

前世便是到了最後,小皇帝滅了林家的九組,卻不敢動王家分毫,像王家這樣的世家大族,勢力滲透文武百官,甚至皇親貴戚,方方面面,往往殺一個人,得罪一大群人,滅一個家族,得罪整個江南,這種事便是皇帝也要有所顧忌。

林芷萱嘆了一口氣,若是娘能和金陵交好,讓父親得到王家的扶持,多多來往些,也是好的。

可是,林家背後那樣一樁淵源又讓林芷萱本能地不想讓林家與高官顯貴之家有所往來,畢竟王夫人也只是王家四房的一個庶女,便是庇護,又能庇護到哪裡去呢?

若是皇上下了狠心要殺,不管不顧地要滅,誰又攔得住。京城的沐家又何嘗不是北方的另一個王家呢?可前世謝文佳還不是說殺就殺說滅就滅了。卻也偏偏是因為她滅了沐家,無形中得罪了一片朝臣,才有了小皇帝奪權的成功!

而小皇帝魏延顯呢?那個滅了侯府的魏延顯,林芷萱並不知道他的結局如何,族滅侯府之時,他才不過二十幾歲,卻心思刁毒,手段狠戾,衝動易怒,固執己見,身邊再沒了個能規勸教化之人,日後會做出怎樣的事來,又會有怎樣的結局,林芷萱不願去替他想,也不想再想。

看著眼前的這一切,林芷萱竟然會想起京城中王侯將相之家宴席的場景,只記得言笑晏晏杯酒貪歡,到後來轟隆隆大廈傾,林芷萱自顧不暇,連去弔唁的機會都沒有。

與林芷萱同行的林雅萱卻全然不知道林芷萱心中悲戚,只看著眼前到處熱鬧熙攘的模樣,十分的歡喜,她從西北到江南,何曾見過這樣多的達官顯貴,何嘗見過這樣的陣勢。

只興奮地跟著蔣夫人一行人進了四房五進的宅子,過了三道門,入了正廳,果然看見四房的大老太太正坐在正堂與各家的太太奶奶姑娘小姐們說話,好不熱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