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上下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上下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5-04 10:40  字數:2529

?

顧媽媽一聽帶著她出門去長見識也很高興,林芷萱又道:「我還想帶著歆姐兒去,歆姐兒身邊就不帶丫鬟了,但要帶兩個穩重的媽媽伺候。」

一屋子的丫鬟婆子都是詫異,這歆姐兒是誰,林芷萱這才笑著道:「適才太太給大姐兒賜了名,以後大家都管大姐兒叫歆姐兒了。」

太太賜名,那就是說太太已經認了大姐兒這個孫女了,日後跟在歆姐兒身邊也不是沒有出路了。

跟在歆姐兒身邊的丫鬟婆子臉上也都是露了笑意,急忙上前來給歆姐兒行禮。

林芷萱笑著讓她們起了,才問了劉婆子想不想跟著去,可劉婆子自從她女兒紅杏被趕了出去之後就一直魂不守舍的,回去陪了紅杏幾天回來也是再沒了以往的精氣神兒,見林芷萱問她,她卻搖了搖頭:「姑娘,我年紀大了,怕是經不起那麼久的車程,不如還是找幾個年輕的媳婦跟著吧。」

她這樣說,林芷萱也沒有勉強,反而來問歆姐兒:「歆姐兒想讓誰跟著啊?」

歆姐兒看著林芷萱乖巧地道:「歆姐兒都聽姑姑的。」

林芷萱笑著道:「歆姐兒以後是林府的小姐了,什麼事也要學著自己拿主意,誰對歆姐兒好,歆姐兒喜歡誰,就讓誰跟著。」

歆姐兒仰頭看著林芷萱,又看了一圈眼前的媳婦婆子,她們一個個都熱切地看著自己,歆姐兒咬了咬肉嘟嘟的小嘴唇不知道該怎麼說。

一旁的胡婆子早已經迫不及待了,上前道:「姑娘,歆姐兒還小,不如我代劉媽媽去。我看過府里好幾個姑娘了,就連咱們二姑奶奶都是我看大的。」

林芷萱挑眉看了她一眼,復又看向歆姐兒,歆姐兒怯怯地看著那個婆子,往林芷萱身後躲了躲。

林芷萱柔聲問歆姐兒:「你可想讓她陪著。」

歆姐兒看這胡婆子盯著自己的眼神,怯怯地對林芷萱點了點頭。

林芷萱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歆姐兒雖然機靈。會討好人。可是在林府里,處處都是這樣的刁仆,歆姐兒若是和自己小時候一樣聽之任之。屋裡的婆子漸漸就尾大不掉了。

林芷萱看著屋裡的人道:「你們先下去吧,我再想想,顧媽媽領著冬梅幾個先去定一下我們去金陵要帶的衣裳器具,照著一個月的功夫預備吧。」

「是。」顧媽媽一行人應著退了出去。

林芷萱才俯身看著歆姐兒道:「歆姐兒為什麼要讓她跟著呢?」

歆姐兒糯糯道:「她……想跟著。」

林芷萱附身抱起她進了東梢間兒說話。外面留給秋菊領著幾個小丫頭正在收拾東西。

「可是歆姐兒不喜歡她。」

歆姐兒仰頭看著林芷萱,輕輕地點了點頭。

林芷萱笑著道:「那歆姐兒喜歡誰呢?」

歆姐兒擰著小眉頭道:「都喜歡。」

林芷萱淡淡笑著:「歆姐兒可以說的。能跟姑姑說,以後也能跟祖母說,姑姑和祖母都會護著歆姐兒的。若是你一味地這麼縱著他們,那些對你不好的只會對你更不好。歆姐兒是林府的小姐,沒必要一直哄著她們,要他們來哄歆姐兒。知道嗎?」

歆姐兒聽了林芷萱的話,瞪著大眼睛看著林芷萱。也不知道是詫異還是茫然:「可是……可是姥姥教我,要乖,要聽話。」

林芷萱笑著將大姐兒放在桌邊的凳子上,這孩子是過窮苦日子過慣了,不知道怎麼來做一個有人伺候的高高在上的小姐:「大姐兒要聽話沒錯,但只要在太太面前、在父親面前、在姑姑面前聽話就夠了。」

大姐兒懵懂地聽著林芷萱的話,卻不知道她能聽懂幾分,林芷萱也不急著揠苗助長,她在林府里住的久了,自然能懂這林府里三六九等的規矩。

林芷萱只又問了歆姐兒一次:「歆姐兒還想讓胡婆子跟著嗎?」

歆姐兒想了一小會兒,看著林芷萱明亮的眸子搖了搖頭:「我……不想……」

林芷萱哄著她:「那歆姐兒想讓誰跟著呢?」

歆姐兒想了想道:「常媽媽。」

常遠家的?

林芷萱倒是詫異於自己從歆姐兒嘴裡聽到的這個名字,果然她已經改邪歸正了嗎?

林芷萱想了片刻道:「好,那我往常遠家的和柳媽媽跟著你去好嗎?」

林芷萱這些日子倒是看著柳婆子對歆姐兒很上心。

歆姐兒想了想,卻又搖了搖頭。

林芷萱詫異地問她:「怎麼了?歆姐兒不喜歡柳媽媽?」

歆姐兒輕輕點了點頭,才道:「孫媽媽好。」

「為什麼?」

歆姐兒擰著小眉毛:「柳媽媽在姑姑面前對我好,孫媽媽在哪兒都對我好。」

林芷萱輕輕嘆了一聲,誰說稚子無知。世人從來都不防備無知稚子,卻不知小孩子的眸子未經塵世那些腌臢骯髒的淫沁,最是乾淨澄澈,能一眼看透人心。

誰是真的對她好,誰是裝的她好,甚至哪個人好,哪個人不好,都一眼看得清楚。

林芷萱笑著點頭道:「好,那就常遠家的和孫媽媽,一會兒歆姐兒跟著秋菊,自己去告訴你的丫鬟婆子們。」

林芷萱又叫來了秋菊:「你領著歆姐兒過去,只跟他們說都是歆姐兒自己挑的人,我以後只聽歆姐兒的。讓她們日後都好生服侍,自有他們的好處。」

秋菊明白了林芷萱的意思,點頭領著歆姐兒去了。林芷萱看著秋菊和歆姐兒的背影,心中的大石頭難得地落了地。

這一世,她終於不能去戚家的壽宴了,從此她與謝文棟再無可能。

事情終於在她費心的籌劃中,或必然或偶然地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了。

林芷萱這些日子還要外出赴宴,不能領著歆姐兒,可是歆姐兒身邊的丫鬟婆子如今已經沒有敢對歆姐兒不盡心的了。

春桃卻是滿心的不甘,原本還去跟夏蘭抱怨:「三姑娘太有親疏,同樣是丫鬟,咱們在三姑娘身邊的日子還久,怎麼一到這樣的好事兒就沒有咱們的份,你還是三姑娘身邊頭一個的大丫鬟呢,怎麼冬梅都去了咱們去不了?」

夏蘭如今一味擔心著自己家裡的事情,也顧不上她,並不理會。

春桃只得氣得去找柳香,柳香那裡陳氏忙著家裡的大小事情,又順帶著這次出遠門的事,柳香也忙得見不著影兒,春桃好容易逮著她一次。

滿腹怨氣地道:「我看我就是得罪了三姑娘,三姑娘如今厭棄極了我,我在三姑娘處沒盼頭了,這次我是打定主意了,也是真的看透了,你若還把我當姐妹,就幫我這一回!」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