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四十五章 人選

第一百四十五章 人選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5-04 10:40  字數:2622

?

王夫人聽了林雅萱的話才注意到她也在這裡,只道:「我也是臨時起意,這到底帶著誰去,怎麼去還要好生斟酌斟酌,你先別急,也回去與你娘商議商議,定下再說。」

林雅萱滿臉喜意,點頭應著去了。

林芷萱聽著林雅萱的話眉頭卻是皺了起來:「娘,您打算也帶她去嗎?」

王夫人詫異地看著林芷萱:「一樣是姐妹,怎得你那樣維護你二姐姐,對你四妹妹卻是這幅模樣?她怎麼得罪你了?」

林芷萱語塞,只道:「她……娘只看她在梁家說的話,一看就不是個安分的。」

王夫人道:「我倒是覺著她至少比二丫頭好些,二丫頭那個倔強的性子,問她句話半天說不出來,看著我就氣。好了,這些事我自有主意,你也回去好生收拾收拾,安排安排你屋裡的人,挑好了人把單子拿來給我。只是你也不用急,這裡的東西要預備齊全了怎麼也得二十五六,咱們二十八啟程,路上走個四五天,到那兒也差不多六月三四了,不耽誤給老祖宗拜壽就行。」

林芷萱點頭應了,看著正和常遠家的在一旁玩著佛手的歆姐兒,卻忽然想起什麼似的道:「娘,我能帶著歆姐兒嗎?」

王夫人擰著眉道:「這麼遠的路,帶她做什麼?」

林芷萱道:「咱們都去了金陵家裡定然不能沒有看家的人,我想二嫂定然是要留下的,歆姐兒一個人在家裡我不放心。」

王夫人聽了林芷萱的話也是嘆了一口氣。

林芷萱見王夫人開始猶豫,急忙道:「娘您放心,我會好生照看歆姐兒的。況且歆姐兒這麼乖,一定不會惹事的。」

王夫人道:「可是要坐這麼多天的馬車。」

林芷萱笑著道:「歆姐兒是從小在莊子里長大的,想來也不是沒吃過苦,身子比那些嬌滴滴的小姐好多了,再派兩個得力的媽媽照看著,不會有事的。」

王夫人這才不情願地點了頭,道:「你既然要帶著她那就帶著。只是路上一定看好了。若是惹出麻煩來,我只找你。」

歆姐兒也似是懵懵懂懂地聽懂了王夫人的意思,乖巧地站在林芷萱身旁對王夫人道:「祖母。我乖乖的,不會惹麻煩的,我只跟著姑姑。」

王夫人見她這麼機靈又聽話,也是跟著笑了起來:「好。你就跟著你三姑姑,也替我看好了她。不許她惹事。」

歆姐兒看著王夫人對她和藹慈愛,肉嘟嘟的小臉上笑得眉眼彎彎:「恩,我替祖母看著姑姑,不會讓姑姑惹事的。」

林芷萱和王夫人聽了都笑了起來。因著歆姐兒也將適才徐姨娘帶來的不快都拋到了九霄雲外去了。

王夫人命人叫了陳氏過來商議事情,林芷萱才帶著歆姐兒回了杏林居。

一路上林芷萱臉上都是喜意,陪著來的冬梅卻是有幾分惴惴不安。咬了咬唇才出聲問道:「姑娘想帶著誰去金陵?」

林芷萱回頭看著冬梅一眼,只見那小丫頭也是滿臉的忐忑。眸中又有幾分期待和嚮往。

林芷萱這才開始頭疼起這個問題來,無論如何,秋菊都是要跟著的。

而冬梅和夏蘭……

林芷萱復又看了一眼冬梅眼饞的模樣,身邊除了歆姐兒、秋菊再沒有旁人,林芷萱便笑著道:「我本是想讓夏蘭去的,只是如今她老子娘病著,也不知道二十五回不回得來……可是冬梅能幫我照顧好歆姐兒嗎?」

冬梅聽林芷萱前半句,心中很是沮喪,可聽了後半句又有了希望,滿眼的興奮,小雞啄米似的點著頭:「能的能的,我一定寸步不離地好生照顧歆姐兒。」

林芷萱和秋菊都笑看著她小孩子討糖吃的模樣,林芷萱笑著道:「只你說還不行,這事兒還要問歆姐兒。」

林芷萱說著便俯下身來問歆姐兒:「歆姐兒想要誰跟著你啊?夏蘭姐姐還是冬梅姐姐?」

歆姐兒等著大眼睛有幾分迷惑的看了看林芷萱,又看了看一臉期待地看著她的冬梅,忽然「咯咯咯」地笑了起來:「我要冬梅姐姐!」

林芷萱和秋菊都詫異地問她:「為什麼要冬梅姐姐不要夏蘭姐姐呢?」

歆姐兒眉眼彎彎道:「因為夏蘭姐姐不在這兒,只是姑姑,你千萬不要跟夏蘭姐姐說是我說的。」

林芷萱和秋菊聽了都是笑出眼淚來:「哎呦,我的歆姐兒,你怎麼這麼聰明。」

冬梅感激得險些給歆姐兒跪下謝恩,只滿嘴裡謝著歆姐兒,贊著歆姐兒。

林芷萱看著冬梅可憐巴巴瞧著自己的模樣,笑著:「歆姐兒都替你說話了,我還能說什麼,就你了。只是這一路千萬穩重些,多跟秋菊學著,不要太孩子氣,萬事多上點心,千萬別失了規矩,耽誤了事。」

冬梅笑容滿面地給林芷萱行了個禮:「謝姑娘!」

林芷萱也是含笑搖頭嘆著,遠近親疏這個東西,總歸每個人心裡都有,前世冬梅畢竟是陪自己走到最後的人,這輩子看著她在自己身邊這樣的模樣,也是忍不住想要將她當孩子般寵著,她說去,就去吧,自己身邊的瑣事有秋菊和顧媽媽就夠了。

林芷萱剛帶著大姐兒與秋菊冬梅說說笑笑地回了杏林居,便看見說曹操曹操到,夏蘭竟然回來了。

冬梅看見夏蘭有幾分慌張。

林芷萱笑著讓常遠家的將大姐兒抱了玩去,又讓夏蘭跟著自己進了裡屋,夏蘭給林芷萱行了禮,林芷萱讓她起來,再看了她的模樣倒是憔悴了幾分。

林芷萱問:「你娘的事都安頓好了?」

夏蘭眸子里含了淚:「我娘是都好了,只是……」

林芷萱問:「怎麼了?」

夏蘭道:「只是娘和我弟媳婦在府里的這些日子,沒人管束著我爹,我爹把家裡的錢都拿去賭了,還欠了一堆債,讓追債的人追了過來……把腿打斷了。」

林芷萱嘆了一聲,卻並沒有再說什麼。

只讓春桃去把自己屋裡的人都叫了進說了去金陵的事:「……太太吩咐了,這次去金陵跟的人不多,只帶一個媽媽兩個丫鬟。」

一聽說要去金陵,一屋子的丫鬟臉上都帶了期待,尤其是春桃,只夏蘭卻是依舊淡淡的。

林芷萱繼續道:「這一去至少十天半個月,多則一個多月,我屋裡總要留兩個妥帖的照看著屋子,夏蘭家裡事多,想來你是走不開,留在府里有什麼事也好與你弟弟商議,春桃行事穩重妥帖,你們兩個留下。」

春桃聽了卻是緊緊地皺起了眉頭,十分的不甘!

「我想帶著顧媽媽,冬梅和秋菊。」

林芷萱說完這句話,冬梅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有幾分竊喜地唇角帶了笑意。未完待續。

ps:抱歉抱歉,早上那一章好糾結,發之前也是改了又改,可還是沒改好,發了之後我又改了一些細節。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嫡福,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