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四十二章 心結

第一百四十二章 心結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5-02 22:27  字數:2423

王夫人聽著林芷萱的話默然不語,似信還疑。

林芷萱溫聲道:「阿芷不敢再欺瞞娘了,我之所以會去錦繡坊做刺繡,還是為了賺銀子給二姐姐預備梁家春日宴的衣裳。」

王夫人一聽,急怒道:「你就這麼全心全意地只想著那個丫頭?」

林芷萱沉聲道:「娘,我那日重傷,也彷彿從鬼門關走了一遭,能再醒來也是神佛庇佑,為二姐姐這樣一番謀劃,我就當是為自己行善積德了。」

王夫人一聽這話心神具動。

林芷萱緩緩道:「無論如何,二姐姐都是我的親姐姐,血脈親情是割不斷的。娘與其讓我成日里與那些外三路的姑娘小姐結交,怎得就不能先交好自家的姐妹呢?我待二姐姐這樣好,是雪中送炭,她日後自然銜環相報。如今二姐姐嫁進了梁家,是皆大歡喜,娘就不要再生氣了。」

王夫人道:「蠢笨的丫頭,你當我生氣是為她?她愛嫁給誰嫁給誰,便是嫁給天王老子我也不管,我為什麼要去生她的氣?!你當真不知道娘是為什麼生氣?」

林芷萱聞言一愣,王夫人卻語重心長道:「你重傷醒來,娘是如何待你的?如何與你說的?你竟然這般費盡心機地來騙我!這般煞費苦心地來算計我!」

林芷萱聞言也是心中有愧,可是:「娘,當時的情形,我還能怎樣?當時娘又要將她嫁到西北,又要將她嫁到破落人家,若是我不出此下策,此時二姐姐怕是早就不在了。」

王夫人聽著林芷萱這樣的言語,也是無話可以反駁。

林芷萱仰頭笑著看著王夫人道:「娘,這件事情說來說去,還是怪您。」

王夫人詫異道:「怎麼怪我?」

林芷萱握著王夫人的手:「都怪娘太寵我,太疼我了,若是您能從對我的這十分寵愛中分出一分來給二姐姐,想來我和二姐姐都不會這麼辛苦了。」

王夫人沒好氣地哼了一聲。伸手扶了她起來:「好了!也真不知道你摔的那一跤是福是禍,把我乖巧的阿芷弄到哪裡去了,換了這麼個巧舌如簧的丫頭。」

林芷萱笑著站了起來,復又坐在了王夫人身旁:「娘真的不打算回金陵嗎?」

王夫人皺了皺眉頭:「怎麼又提這事兒?」

林芷萱道:「雖然平日里那樣不喜歡二姐姐。可如今她成了親,那日回門兒,娘再見二姐姐,不是一樣的對她以禮相待么?況且這麼多年過去了,畢竟還是一家人。娘為了我的親事都寧願去求李夫人。又何必置自家人於千里之外呢?」

王夫人卻是猛地拍了桌子:「你竟然將我和她相提並論!這些年徐姨娘在家裡再怎麼蹦躂,我也沒有……」

王夫人忽然醒悟自己是在和誰說話,驟然頓住了嘴。怒氣未平地道:「你先回去吧,這兩日都是各家的請柬拜帖,要四處赴宴不得輕鬆。」

林芷萱聽了王夫人的話心旌搖曳,沒有多言,只乖巧退下了。

王夫人說將自己和「她」相提並論,一開始聽著林芷萱還以為是林若萱,可後面那句話,難道這個「她」是四房的老太太?

這兩年徐姨娘在家裡再怎麼蹦躂……難道是王夫人的生母那位姨娘與四房的老太太還有什麼更深的仇恨?

當年自己年少出嫁。對杭州和金陵的事情都知之甚少,更是從來不曾聽母親說過金陵的事情,對於王夫人的生母是哪位姨娘,林芷萱前世一輩子也不曾知道,王夫人對金陵的事情從來避而不談。

如今王夫人雖然待林若萱不好,卻也不過是因著徐姨娘得寵,王夫人嫉妒而對林若萱不聞不問罷了。但從未對林若萱和徐姨娘有過什麼骯髒齷齪的算計。王夫人還是太過仁慈,行事光明磊落,想來也是不齒於當初四房的老太太的行徑,而家裡的下人拜高踩低。林若萱那裡缺東少西也不能全怪王夫人。

林芷萱嘆了一口氣,若真是如此,林芷萱倒是不好再勸王夫人了。

這兩日,林家的請柬拜帖不斷。王夫人和林芷萱也彷彿沒有那日的事情一般,成日里四處赴宴,或是留在家裡招待客人。林只再沒有提起金陵的事情,王夫人分也將此事避過不提,只是還問起過林芷萱的針線功夫,林芷萱笑著說給王夫人做件小衣。王夫人卻道:「不用,這些日子這麼忙,你再累著自己,若是缺銀子日後也不用來回我,自去找你二嫂嫂要去,你和她不是也很要好嗎?」

林芷萱見王夫人竟然會如此玩笑地奚落她了,也知道王夫人的氣是完全消了,便也只笑著拽著王夫人的衣袖撒嬌:「才不要,我以後缺了銀子,只來找娘,定要把娘的小金庫都搬窮了才好,看娘還笑不笑得出來。」

「你這丫頭!」王夫人指著林芷萱的腦門笑罵著,紫鳶來報說是早飯擺好了。

林芷萱和王夫人剛要入席,卻不曾想林雅萱來了,說要一同去,可自從上次步師傅辭了林雅萱和林芷萱拜師的請求之後,林雅萱便很少在王夫人和林芷萱面前轉了。

以前若是這樣,王夫人定然會派人去請,再噓寒問暖,可是如今,王夫人卻是不聞不問,可既然人來了,王夫人也不好趕她,便也讓人添了碗筷,一同坐下吃飯。

如此一直到五月中旬,十九那天,王夫人一行人晌午去了布政使周家做客,戚家正派人來送了戚老夫人壽宴的請柬,家裡正沒有主事的人,徐姨娘聽說了,竟然急忙趕過去接了,那來送請柬的人也是驚詫於這個穿紅戴綠的人是誰,徐姨娘表了一番自己是嫁到梁家的林若萱的生母,才趾高氣昂地送了人,卻不知她這幅模樣看在戚家人眼中都是輕蔑嘲諷。

王夫人身邊的彩雀覺得不妥,卻也攔不住她。林芷萱和王夫人這些日子都忙得不著家,徐姨娘想來找麻煩甩臉子給王夫人看都找不見人,就連家裡的下人也沒有幾個賣她面子的。

她又只不過是個姨娘,又不能出門做客,林若萱攀了高枝兒的事情她也沒個顯擺的地方了,只想著這日子倒還不如在濟州過得威風舒坦。

徐姨娘前幾日去跟王夫人提了林若萱已經嫁了出去,她要回濟州去陪著林鵬海,王夫人聽了心中急怒,竟然隨便找了個借口打發了她,就是拖著不讓她去濟州,成日里把她圈在林若萱曾經住的花閬居里,徐姨娘投奔無門成日里在府里都要憋瘋了。如今看著這戚家的請柬,卻是來了主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