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四十章 師傅

第一百四十章 師傅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5-01 12:47  字數:2570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c?o?m?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送走了林姝萱,陳氏和林芷萱一邊一個扶著王夫人往屋裡走,陳氏笑著道:「太太,錦繡坊做夏裳的裁縫來了,正在裡頭等著給家裡的太太姑娘量尺寸呢。」

林芷萱聽了心頭微動,自己給錦繡坊做的綉活做完了,既然錦繡坊來人了,就不用麻煩秋菊出去一趟了,正好讓今日來的人順便捎回去就好。

王夫人聽了也吩咐林芷萱和林雅萱等人都回自己屋裡去等著裁縫去量尺寸。

林芷萱和林雅萱一行人應著告辭回去,林芷萱便吩咐了秋菊先將自己繡的帕子包了,等著錦繡坊的裁縫量過了王夫人才往她這邊來。

約么到了巳時二刻,裁縫才從王夫人的畢春堂出來,到了杏林居,只見進來的兩個裁縫也不過三十齣頭的年紀,手腳很利索,給林芷萱請了安,道了聲告罪,便來量尺寸,林芷萱也任她們在自己身前擺弄。

一個量著,一個記著,不過一刻鐘的功夫就好了。

林芷萱卻沒有讓二人走,而是讓他們也給大姐兒也量了尺寸,才放她們出去給自己房裡的丫鬟婆子們去量衣裳尺寸了。

夏蘭不在,林芷萱屋裡秋菊便是頭一個的,她先領著裁縫去了自己的屋裡,才將林芷萱託付給自己的小青布包遞給兩個裁縫,那裁縫認識這是他們錦繡坊往外放綉活特有的包袱。??`

秋菊解釋道:「這是我們三姑娘院里的夏蘭在錦繡坊領的綉活,正好兩位師傅今日來,能不能勞煩順道給捎回去,也用夏蘭再跑一趟了。」

那兩個裁縫接了打開仔細看了,只見那綉工十分的精美細膩,也是驚嘆,卻只道:「行是行,往常也不是沒有過。只是您知道錦繡坊派出來的綉活收回去的時候,是要有針線師傅給驗過的,我們兩個做衣裳的不懂這個。」

秋菊自然知道這個,只道:「我記著錦繡坊去各家做夏裝的時候都會有針線師傅領著來的。您拿給她去看看不就行了。」

那兩個裁縫聽了秋菊這樣的話卻是哭笑不得地看著秋菊:「姑娘想讓她看?」

秋菊看著這二人的表情,也不知道自己哪句話說錯了,只是問道:「怎得不行嗎?」

兩人抿著嘴笑著道:「行,自然行。」

說著也不多言只道:「那我們先替姑娘拿過去給師傅看了,再來回姑娘。」

秋菊千恩萬謝。又給兩人塞了兩塊碎銀子,卻還是不解二人看自己的那揶揄地忍著笑的神情,只安排著她們給林芷萱屋裡的下人都量過了,才送著走了。??`co?m

林芷萱見秋菊去了這麼久才回來,問她:「交代好了嗎?」

秋菊莫名其妙的道:「吩咐好了是吩咐好了,只是那兩個裁縫怪古怪的。」

林芷萱沒有再追究,只在想著如今已經五月,是時候與王夫人說去金陵的事了。只是這話要怎麼說,怎麼說服王夫人呢?

林芷萱正在屋裡拿不定主意,便見綠鸝忙慌慌地過來了。道:「姑娘,太太讓您過去一趟,還點名讓夏蘭也跟著過去。」

林芷萱詫異道:「出什麼事兒了?叫夏蘭做什麼?」

綠鸝道:「前些日子二姑奶奶不是送了張給織造局步師傅的請柬嘛,今日正好咱們府里做衣裳,竟然是步師傅領著來的,原本正在王夫人處喝茶,想等著姑娘們量完了尺寸再吩咐帶著自己繡的女紅去給步師傅看看,結果適才有個裁縫過去拿來個青布小包袱給步師傅看,步師傅看了問是誰,才知道是姑娘屋裡的夏蘭。步師傅非要見見夏蘭,太太便索性讓姑娘和四姑娘也一同過去。」

林芷萱一聽也是驚喜:「步師傅?」繼而卻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好生藏著好生躲著,卻躲不過這些因緣際會。怎得偏偏又撞進了步師傅手裡。

秋菊算是明白那兩個裁縫那笑是什麼意思了,想來還沒人敢讓步師傅給看放出去的綉品合不合格,如今自己偏偏求著讓她給看了,又鬧出這樣的事來。

林芷萱笑著道:「好,你先回去吧,我讓秋菊給我更了衣就過去。」

綠鸝點頭應著先回去了。林芷萱叫來了冬梅更衣,又讓秋菊去叫了春桃來,要看她的帕子綉成什麼樣了。

不多時春桃愁眉苦臉地帶著那方帕子過來,好容易綉了大半,對春桃這樣的性子來說,簡直是折磨。林芷萱拿過來細看了,笑著道:「已經很好了,也是難得,這刺繡原本就不是什麼難事,只是要常練著,熟能生巧。」

春桃應著。

林芷萱又道:「今兒步師傅來了,我少不得要拿著這條過去湊個數,你得閑再給我做一條好些的。」

春桃聽了只在心中暗暗叫苦,卻也不敢反駁,只得點頭應了。

林芷萱已經換好了見客的衣裳,拿著這綉了半大的帕子去了畢春堂。

到了才知道林雅萱竟然先她到了,已經給步師傅行了禮,正在讓步師傅看蒙氏替她繡的那方錦帕。

林芷萱聽綠鸝跟自己回了話,才抬步進了正堂,抬眼便看見那個端坐在客位上的年逾四十的婦人,穿著精緻華貴,雖然比不上王夫人這樣的大家太太,卻也是十分不俗,像極了個有身份地位的太太。只是面容比王夫人這樣常年保養的要蒼老一些,眼神有些灰褐,眼角有了深深的皺紋,面頰要比林芷萱記憶中的紅潤一些。

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況且步師傅原本就是個極其和藹的婦人,或者說是一個對林芷萱這個得意弟子十分和藹的人。

林芷萱進來給王夫人行了禮,便上前給步師傅行了禮。

步師傅急忙起身,道了聲:「不敢,三姑娘太客氣了。」

王夫人這才將林芷萱與步師傅引薦了,又讓林芷萱把新繡的帕子給步師傅看,林芷萱看著步師傅,想起春桃的錦帕此時倒是有些拿不出手了。

卻也無法,步師傅伸手接了,看了一眼便問:「夏蘭姑娘來了嗎?」

屋裡人一愣,林雅萱卻是見步師傅瞥了林芷萱的帕子一眼便不置一詞,心中冷笑,果然林芷萱的帕子入不了步師傅的法眼。

王夫人也是為步師傅不理林芷萱的綉帕,反而先問一個丫頭的恃才傲物而心中頗有不悅,卻也只跟著問林芷萱:「夏蘭呢?」

林芷萱見問夜場十分的無奈,只得道:「夏蘭的老子娘病了,我許她回家去了幾天,還沒回來。」

未完待續。

ps:

感謝**果*果**的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新的一個月繼續求收藏,求推薦票,求月票!祝大家五一愉快!*^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