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三十四章 反間

第一百三十四章 反間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30 01:00  字數:2350

?

三更!求訂閱!求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

***

大姐兒還小,況且如今剛來林府諸事不全,府里王夫人不管,陳氏忙著二十九林若萱回門兒的事兒而顧不上她,便是她不忙著這事兒也是不會主動替大姐兒打算的,林芷萱夜裡便讓大姐兒先跟著自己睡了。

辰時林芷萱起床洗漱要去給王夫人請安,原本不想驚擾大姐兒想讓她再多睡一會兒,可是卻不想自己一動,緊緊抓著她衣襟的大姐兒就醒了。

林芷萱看著睡在自己身旁的小小人兒朦朦朧朧地掙開雙眼,輕聲哄著她再睡些,可是大姐兒看見自己身旁躺的不是鄭婆子而是林芷萱,一下子就驚醒了,只牽著林芷萱的衣袖,怎麼都不肯再鬆手,林芷萱要起,她也不肯再睡了。

林芷萱沒有勉強,讓秋菊服侍著大姐兒洗漱,心裡一邊想著大姐兒既然養在了林府里,也總不能缺了規矩,是時候給大姐兒配上幾個丫鬟婆子了。

只是這種事還是要問陳氏的意思,而陳氏又是斷然不肯的,林芷萱便清早讓春桃去跟柳香說了自己的意思,讓柳香斟酌著是回了陳氏,還是私下悄悄地找人來就行了,又說其實也不必如此麻煩,原本照顧林若萱的丫鬟婆子,直接撥了來就行,只是這些丫鬟婆子的月例銀子總要有個出處。

春桃應著去了,林芷萱看著秋菊給大姐兒穿衣裳,穿的還是昨日的那件紅綾小襖,雖是新做的,可是畢竟不是世家小姐的模樣,便對秋菊道:「你取了銀子。讓顧媽媽去錦繡坊給大姐兒買幾身現成的衣裳,再做兩身春衣,這衣料銀子就比著我的來。」

秋菊應著,卻是笑著道:「卻沒曾想養個孩子這花銷還不少,姑娘銀匣子里可當真沒銀子了。」

林芷萱笑著道:「這是都還沒定下安頓好,又忙著二姐姐回門兒的事兒,二嫂不得空還想不到這些。娘卻替我想著了。昨兒讓綠鸝包了五十兩銀子過來,你不在我讓夏蘭先收著了,她還沒給你?想來也是渾忘了。你去找她要來。」

秋菊一一點頭應著去了。

林芷萱讓梳頭的齊婆子也給大姐兒輸了個俏皮的雙丫髻,林芷萱在一旁看著小丫鬟安安靜靜的而任齊婆子擺弄,彷彿還是沒有睡醒的樣子,大眼睛裡水汽氤氳茫然無神。十分的可愛,倒是比琳姐兒性子好多了。

以前琳姐兒若是沒睡足讓人吵了起來。便是要哭翻天了,而且小時候也最厭煩別人擺弄她的頭髮,每次清早起梳個頭都要梳頭的婆子追著哄半天。

林芷萱看著齊婆子麻利地給大姐兒梳了頭,卻瞅著林芷萱妝奩匣子里的朱釵發愁。畢竟都不是這麼大的小孩子能用的東西,林芷萱笑著道:「就先不配珠飾了吧。」

又贊了聲齊婆子手藝好,讓齊婆子下去了。心裡卻想著也是時候給大姐兒買些絹花首飾了,便又吩咐了秋菊。囑咐一會兒顧媽媽回來再出去一趟,雖然大姐兒還小,首飾也不用多,但是明日就是林若萱回門兒的日子了,大姐兒跟著自己總要出去見人,況且日後遇見了這樣要出去見人的場面,也不能一樣頭飾也沒有。

春桃那裡倒是快,林芷萱和大姐兒剛洗漱完,便見她帶著林若萱房裡的丫鬟婆子都過來了,回道:「柳香見二爺在家裡,就去直回了二爺,二爺做主,姑娘說的都應了,二姑娘房裡的丫鬟婆子也都讓我直接帶了來,月例銀子從公中出,這事兒他來跟二奶奶說。」

林芷萱點頭應著,這畢竟是哥哥的骨肉,血脈相連的情分,總歸心裡還是想著的。

林芷萱將林若萱房裡的婆子叫了進來訓誡了一番,又賜了賞,讓她們都對大姐兒見了禮,才讓夏蘭將她們在自己屋裡的住處一一安排好了,領他們過去。

大姐兒沒有乳母,林芷萱見劉婆子正好也來了,又想著顧媽媽上次與她說的劉婆子與紅杏的話,便指了劉婆子暫時做了大姐兒貼身伺候的媽媽。

雖則劉婆子實在嘴碎,林芷萱並沒有長久用她的打算,可是如今一時間也還沒找著合適的人,便先這麼用著,又在劉婆子面前說:「二姐姐屋裡的丫頭卻沒個好的,若是能有個像紅杏一樣細心用心的來伺候大姐兒就好了。」

劉婆子得了這個差事原本就是十分的歡喜,因為無論如何也是留在了林芷萱屋裡,又一聽林芷萱說了這樣的話,也動了心思,又開始求林芷萱讓紅杏離了四姑娘屋裡,來照看大姐兒也是不錯的。

林芷萱聽她說了,笑著道:「我瞧著紅杏很是不錯,只是去哪裡還要聽她自己的意思,你且去問了她,只要她願意,我就想法子要了她來。」

劉婆子聽了,比讓自己來伺候大姐兒還高興,趕著就急忙過去與紅杏說去了。

秋菊瞧著劉婆子這個模樣卻是搖頭:「姑娘還是想法子再給大姐兒找個婆子吧,這劉婆子行事未免太不穩重。」

林芷萱點頭應著道:「這個自然,只是要找也是要看機緣,我如今不管事,也不能隨意就從外頭找了婆子來挑,這事兒二嫂和娘都不喜歡,咱們難免掣肘些。這劉婆子好歹是咱們知根知底的,又心善,也很是周到,再有顧媽媽幫著看著,也還好。換了旁人我倒是更不放心些。」

秋菊聽了也是點頭應著:「還是姑娘想的周全。」

劉婆子去找了紅杏,紅杏手上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只是傷了筋骨,手上總是用不上勁,還不能去林雅萱面前端茶遞水地伺候,便一直在自己屋裡呆著。見劉婆子來了,只當是娘又來看自己,卻見劉婆子神神秘秘地拉了她進了屋,便把林芷萱調了她去自己屋裡,又跟劉婆子說要紅杏過去伺候的事與紅杏說了。

紅杏一聽就氣急了:「娘不會是真的把我那天與你說的氣話都跟三姑娘說了吧?」

劉婆子道:「沒有沒有,是三姑娘自己個兒說要你的,說你周全。」

紅杏才不信這些,若是劉婆子沒把那些話往外說,林芷萱怎麼會平白無故地說這樣的話,即便是劉婆子沒跟林芷萱說,也定然是忍不住跟她親家說了,紅杏急了:「我跟娘說了多少遍,別動這個心思,別動這個心思,您老怎麼就是聽不進去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