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三十二章 釋懷

第一百三十二章 釋懷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28 11:42  字數:2561

?

林芷萱做主將大姐兒留下了,沒有支會任何人,這孩子他們不要,自己要,她身上畢竟流著林家人的血,畢竟是自己的親侄女。

林芷萱也問過鄭婆子要不要留下,鄭婆子卻是道:「家裡她姥爺年紀大了,身子也不如以前了,又要管著個莊子,裡頭外頭那麼些牛鬼蛇神。我們老兩口又只有蘭花那麼一個閨女,也沒個兒子能幫幫他,如果我再留在了這裡,家裡連個給他做飯的人都沒了……」

林芷萱聽了也是可憐,便讓秋菊給包了二十兩銀子,說派馬車送她回去。大姐兒一見鄭婆子要走,卻是死死地拉著鄭婆子而衣裳不鬆手,哭著一聲聲喚著「姥姥」。

鄭婆子是看得出林芷萱對大姐兒真心的喜歡,也是聽說過林府這三姑娘的名聲的,二姑娘之所以能嫁了這麼個好人家,都是因為三姑娘的緣故,只要三姑娘是真心喜歡大姐兒,自然有法子保大姐兒周全。

鄭婆子百般思量,也覺得將大姐兒留給林芷萱,總歸比跟自己在莊子里過一輩子強,打定了主意,鄭婆子求了林芷萱讓她在府里再住一晚上,明天就走。

林芷萱也看得出這鄭婆子是個頂明白事理的人,夜裡便安排了鄭婆子和大姐兒兩個人住在了西梢間兒歇了,沒有丫鬟守著,自讓鄭婆子與大姐兒囑咐些話。

二十六日忙著林若萱的婚事,也是皆大歡喜,各家的太太奶奶們熱鬧罷了散了,才是家裡的丫鬟婆子們忙的時候,只收拾今日擺弄出來的東西。柳香就領著人收拾到了大半夜,林嘉宏忽然想起來問了柳香一句:「大姐兒呢?」

柳香這才想起來那祖孫兩個,趕緊讓人去那看山樓上找,哪裡能找得到人影。柳香也急了,又不敢派人四處張揚著去問,只回了林嘉宏,林嘉宏卻是道:「想來你忘了她。她們趁著家裡亂就自個兒走了也說不定。既然沒聽見什麼旁的不好的消息,就是沒事兒。」

這樣安慰了柳香一句,柳香覺著有理。也便放下,沒有再理論,只顧著忙家裡大大小小的事。

一直到了快子時,陳氏還不曾歇下。只在核對桌椅、屏風、器皿、擺件都收齊了沒有,又叮囑著哪些收回庫里。哪些收回寶萊閣,哪些暫且放在外頭,等著三天回門兒的時候還要用。

王夫人畢竟年紀大了,今日陪了一天客便已經很是疲累。這些瑣事便都交給了陳氏去打理。陳氏得了王夫人這樣的交代,也是知道自己眼看著就要接下整個林家了,自然盡心儘力地去忙活。事必躬親,再也顧不得其他。

王夫人見她做事妥當。便早早回了畢春堂,只覺得一整天鬧得頭疼,尤其這出嫁的又不是林芷萱,而偏偏是她最看不上的林若萱,故而只覺得疲累,一絲欣喜也無。

屋裡嫌人多看著煩,王夫人便讓眾人都退了出去,只留下了紫鳶一個服侍,歪在榻上,讓紫鳶來給她揉著太陽穴,怕是累著了,頭痛得很,卻還懶得讓人去請大夫,晚膳也沒吃。

夏蘭從綠鸝處聽說了,悄悄地報了林芷萱,林芷萱知道還是前些日子的那股火沒出去,又有些邪風侵體,便去小廚房親自給王夫人熬了些冬瓜蓮藕豬骨湯,又做了荸薺炒蝦仁,水晶豆腐、糖醋小水蘿卜和清炒菊花腦,清清淡淡地給送了過去。

林芷萱去的時候,王夫人還沒有歇下,想來也是難受得緊,正緊閉著眼睛歪在軟榻上,任紫鳶給揉著額頭,紫鳶見林芷萱進來,原本要起來相迎,林芷萱卻是對她擺了擺手,示意她不要出聲,又讓秋菊將飯食在一張檀木小几上擺了,自己過來,接了紫鳶的手,給王夫人輕輕的揉按起額頭來。

當初在侯府的時候,自己也是被磨著在太夫人面前立規矩的,這些事她都做過,也用心去學過,自然比底下的丫頭做得好些,林芷萱力道適中地給王夫人揉按著攢竹穴、太陽穴和風府穴,王夫人果然是覺著舒服了些,眉頭也漸漸解開了。

喃喃道:「你什麼時候也跟著學了這樣的手藝?」

睜眼一看才發覺不是紫鳶,而是林芷萱,眸中先是詫異,繼而又是清冷。

林芷萱和善地笑著:「娘舒坦了些,就多少吃點東西吧,總餓著也不行,您瞧這幾天您都憔悴成什麼模樣了,我特意讓小廚房做的,都很清淡爽口。」

說著,紫鳶和秋菊也已經將檀木小几搬了過來,王夫人原本沒有食慾,可是看著這幾樣飯菜都是十分的精緻水靈,看起來十分的清涼,王夫人便也依言喝了碗湯,吃了些菜,成日里凈看見那些油膩的,如今吃著這爽口的飯菜,只說:「倒是比今兒宴上做得好。」

秋菊在一旁輕聲提了一句:「這是三姑娘聽說太太身上不爽,親自去小廚房裡做的。」

又是這丫頭,王夫人倒是禁不住多看了林芷萱一眼,倒是沒曾想,當初呆呆笨笨的小丫頭不僅這腦子好使了,能耍的自己團團轉,便是這手上的手藝,也是這般的靈巧了。

王夫人卻只嘆了一聲,果真自己是個瞎的,從小在身旁養大的嫡親女兒,自己竟然不知道她是個怎樣的人了。

林芷萱看著王夫人如今眸中都是哀嘆和失落,也是知道那些日子的火氣也是終於過去了,便使了眼色讓秋菊領著紫鳶下去了,自己上前,半蹲半跪在王夫人榻前:「娘還是不肯原諒阿芷嗎?阿芷真的知道錯了,這些日子看著娘為了此事生氣傷心,阿芷心裡更是萬般的心疼不忍,萬般的自責,娘要打要罵都行,只求娘別再這樣苦著自己了。」

王夫人看著林芷萱這樣乖順地在自己床前,又那樣可憐巴巴地看著自己,軟軟地說這樣的話,心早就化了,哪裡還生得起氣來。

只伸手拉了林芷萱起來,讓她在榻上坐了,看著她無奈又憐惜地嘆了一口氣。林芷萱笑著輕輕靠著王夫人,王夫人卻緊緊的攬著林芷萱,嘆了一聲:「你呀……」

母女兩個再無多話。

***

感謝蘇新照和雲緋靜兩位親愛噠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繼續求訂閱,求打賞,求推薦票,雙倍月票是從28號凌晨0點開始的,有月票的親愛的們不要忘了偷嫡福一票哦~我說了這個月滿20票加更,現在已經18票了哦,*^__^*未完待續。

ps:關於叫嫂子姐姐的問題,這個問題我已經在書評區解釋過七八遍了,我當時寫的時候真的沒想過它會成為一個問題。叫自己的嫂子為姐姐是清朝旗人的規矩,紅樓夢裡,寶玉黛玉都叫王熙鳳為「鳳姐姐」,黛玉她們也沒有整天稱呼王熙鳳為「璉二嫂子」,在這裡再統一解釋一下哦~還有文ps後面的作者的話是不算字數的哦,訂閱只算正文,所以我偶爾碎碎念都是不算訂閱的錢的~*^__^*最後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