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三十章 姐兒

第一百三十章 姐兒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28 11:42  字數:2608

林若萱的良辰吉日是在四月二十六的己已時,沖豬、煞東、時沖、己亥、三合、帝旺、玉堂、少微,宜:祈福、求嗣、訂婚、嫁娶、出行、安床、修造、蓋屋、移徙、赴任。`c?om

一大清早天還沒亮,林芷萱就收拾著起了,去了林若萱屋裡,林若萱已經連夜畫好了妝,換好了衣裳,教禮的嬤嬤又剛囑咐了一遍規矩,卻不讓吃飯,只含了參片,一會兒要去畢春堂聽王夫人的教誨,與母親告別。

如今婆子們都去吃早飯了,林芷萱趁著這個空過來了,看著林若萱端坐在妝鏡台前,揮了揮手讓秋菊下去了,自個兒抱著一小包點心進來了,林若萱從鏡子里看見林芷萱,原本忐忑不安的臉上終於有了喜意:「妹妹。」

林芷萱上去,笑著道:「總想著要來送送你的,你這幾日卻都忙著不得閑。」

林若萱卻是握著林芷萱的手:「妹妹,我……我有點害怕。」

林芷萱也是覺出了林若萱一手的汗,自拿手絹給她擦了,又拿出了一小包綠豆糕來:「吃點墊墊肚子,你今日可是要忙活一整天的,不要怕,那日老太太不是很喜歡你嗎?只要你恭敬守禮,孝敬婆婆和老太太,好生照顧夫婿,善待姑嫂,再早日給梁家添上個一兒半女,你的日子總歸會比在林家過得舒坦,況且除了老太太,還有你們家二爺啊。」

聽著林芷萱促狹的話,林若萱卻是氣得丟下了手裡咬了一小口的綠豆糕:「我拿你當個正經人,與你說話,你卻這樣笑話我。?`c?o?m」

看著她紅了面頰,林芷萱急忙賠罪,又去給她削了一小半蘋果切成小塊,放在碟子里又插了簽子,才端了過來:「好姐姐,你多少再吃點,只是吃慢些。這一整天都不能喝水的,你仔細再噎著,吃點蘋果。」

林若萱這才又吃了一點,林芷萱緩緩道:「日子都是自己過出來的。姐姐連林家這樣的日子都過了這十八年,總不會再比這個差了。」

林若萱卻是紅了眼眶:「在這裡,我至少還有能護著我的妹妹。」

林芷萱笑著道:「在那裡,你會有能護著你的夫君,還有能疼你的老太太。」

林若萱聞言這才強忍回了眼淚。她如今化著妝,可不能哭:「我只怕自己做不好。」

「嗨,姐姐到底是要做什麼啊?你什麼都不做就很好。」

林若萱道:「可是,我還想著給妹妹謀一處好姻緣……」

林若萱與林芷萱細細碎碎地說了好半天的話,卻也不過是出嫁前心中又是歡喜又是擔憂,五味雜陳的小女兒心性,林芷萱在一旁好言陪著,一直到孫媽媽來請林若萱往王夫人處請安拜別。

林芷萱不好跟著去,這才又安慰了她一番,送她走了。??`

天亮了。林芷萱去王夫人處用了早膳,家裡66續續來了來往恭賀的客人,林芷萱和林雅萱都在王夫人處一一見禮,外頭鑼鼓喧天,熱熱鬧鬧,林嘉宏和林嘉志在外院守著門鬧了一場,梁靖知遞足了紅包叫開了門,進來拜了王夫人,迎娶走了林若萱,林芷萱只是看著那一雙穿著大紅喜服的璧人。在這人山人海的熱鬧里遠去,心中也是十分的歡喜,這歡喜是為了林若萱,同樣也是為了自己。

她果真能做些什麼。來改變自己的命運,她這輩子,再也不會嫁給謝文棟了,林家也不會再走向那個滿門抄斬的敗局。

林芷萱無意去與那些半大的小姐姑娘們廝混,而林雅萱卻是十分的精於此道,也很樂於四處結交這些杭州官宦人家的小姐。只是因著上次梁家的事,那些姑娘小姐們與林雅萱之間的關係都有些微妙。林芷萱悄悄的抽身出來,讓秋菊陪著她走走換口氣,裡頭太鬧了也太悶了。

秋菊臉上都是喜氣:「姑娘忙活了這好幾個月,如今終於有了結果了。也合該好生歇歇了。」

林芷萱笑著道:「你歇著,別人不歇著,便也不會讓你歇得安寧。」

「啊?」秋菊不明所以。

林芷萱剛要說什麼,眼眸一轉,卻是愣在了原地。

看著忽然站住了腳的林芷萱,秋菊也是急忙停住了腳,險些撞在了她身上,秋菊輕輕的喚了一句:「姑娘?」

林芷萱置若罔聞,秋菊才順著林芷萱的眸子往花草清幽的看山樓上望去,只遠遠的看見花樹蔥蔥中彷彿有個婆子在看著不知哪家的小姐兒,遠遠的花樹又密,看不清臉。

林芷萱卻彷彿三魂顛倒,七魄出竅,嘴裡喃喃地念了一句:「琳姐兒……」

說著便拔步從碎石小徑上了看山樓。

「姑娘……姑娘慢些。」秋菊急忙在她身後跟著。

看山樓的小徑很陡,下面是假山,又有石窟石洞,取的是山勢險峭之意趣,可是卻不適合老人孩子在這裡走,故而也不常有人來,看山樓一直空著,很少有人來住。

林芷萱扶著石壁上去,只聽得上面一老一小的說話。

「姥姥,我餓了。」

小丫頭稚嫩的聲音,聽了讓人的心裡都能滴出水來。

那婆子只溫聲勸著:「大姐兒聽話,再等等,柳香姑娘說了會給咱們送吃食來的。只是如今府里忙,她許是忙不過來,大姐兒再等等,啊。」

小丫頭咬著肉嘟嘟的嘴唇乖巧地點頭:「我聽話,姥姥,我乖乖的聽話就會有飯吃了嗎?」

「哎,大姐兒聽話,聽話就有飯吃了,有好吃的糕吃。」

小丫頭似是聽到了什麼極好的東西,俏聲嚷著:「桂花糕!我聽話就會有桂花糕吃嗎?」

「哎,大姐兒聽話,就會有桂花糕吃。」

小丫頭即刻便喜笑顏開了:「那我聽話,姥姥,這裡真好,這麼好看,還有桂花糕吃,這裡是那兒啊?」

「這裡是大姐兒的家啊,大姐兒的爹爹就在這裡。」

小丫頭仰著頭想了一會兒:「爹爹?姥姥是說早晨見的那個穿著好漂亮衣裳的,還讓我給他磕頭的人嗎?」

「哎。」那婆子應著。

「可是,爹爹為什麼不喜歡我?為什麼見著我的時候擰著眉頭?他跟阿福哥哥的爹爹不一樣,阿福哥哥的爹爹對他可好了,還抱著他。」

鄭婆子道:「大姐兒的爹爹也很喜歡大姐兒,只是因為大姐兒是丫頭,跟小子不一樣,你爹又少見你,所以便是喜歡你,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大姐兒說。」

鄭婆子這樣對大姐兒說著,心中卻是凄苦,又想起今早抱著大姐兒來時,柳香見著她們滿臉驚詫的模樣,只罵急著她道:「你帶著她來做什麼?這要是被二奶奶看見了,又要生氣了,你這不是來給二奶奶找不痛快嗎?」

鄭婆子道:「這林家有大喜事,總得來賀賀,況且大姐兒也不能總這麼跟沒爹的孩子似的養在外面吧,她好歹是林府的小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