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二十九章 賠禮

第一百二十九章 賠禮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26 23:49  字數:2550

六月十九,王夫人並劉夫人、林雅萱、林芷萱一行人送了林鵬海回濟州,林若萱是要出嫁的女兒,臨走前的早晨,來給林鵬海磕頭,就當做是出嫁那日辭親的禮儀。

林鵬海點頭讓人扶起了她,叮囑了兩句要好生聽母親教誨。

林若萱一一受教。

劉夫人母女兩個都有幾分忐忑,可是那日的事情發生了之後,王夫人和林鵬海那裡都再沒了動靜,彷彿這這件事情並沒有發生過。

林芷萱卻是能隱約猜到母親都對父親說了些什麼,畢竟是孀嫂,大房又已經沒了個孩子,她們還能再追究什麼呢?

心裡有數就行了,至於那些過去的,也只能讓它過去了。

只是林鵬海走了,徐姨娘卻並沒有跟著離開,而是留在了府里,要等著林若萱出嫁。

送走了林鵬海,六月二十四,林芷萱和林若萱終於趕在最後,將嫁衣做好了,只等著六月二十六,林若萱過門兒。

六月二十五,國公府讓人給林若萱送來了賀禮,說是出嫁那天,雪安要和蘆煙並李夫人要去梁家,就將事先準備的賀禮先送了來。

不過是些金貴的綾羅綢緞,都是按著禮單上的規矩來的,卻獨獨魏雪安有一個小包袱,囑咐了絲竹來給了林芷萱,說是雪安和蘆煙因著前幾日林姝萱送的皮裘,兩人當時卻沒有備下禮,今日補上的。

卻也不能轉交,絲竹說:「我們姑娘吩咐了,讓三姑娘領著我親手交給大姑奶奶的。」

林芷萱也是詫異這小小藍布包里是什麼,雪安總是有些稀奇古怪的東西的,比如上次那個可以遞消息的空心金銀錁子。林芷萱一面也是笑著應著絲竹,陪她去了。

到了林姝萱住的紫薇齋,絲竹這麼一說,林姝萱也是詫異,絲竹一面給林姝萱打開看了,一面道:「這是我們姑娘給大姑奶奶的。這裡頭是兩張我們家二爺的拜帖,一張是給鎮遠侯家的世子,一張是給威遠伯家的四爺的,我們家姑娘說了。二爺與這幾位公侯家的爺們兒頗有往來,這帖子卻也不值當什麼,只是大姑奶奶家的兩個孩子,無論日後想學文還是學武,自拿著這兩方拜帖。這鎮遠侯和威遠伯家的爺看在我們二爺的面子上,幫著找個有名的師父還是能的。」

林姝萱一聽,十分的驚喜,如獲至寶,再三感激。

絲竹卻是笑著道:「我們姑娘說了,這都只是小輩們之間的往來,大姑奶奶的孩子,也是我們姑娘的外甥,自然都是盼著一家人好的。」

絲竹這話,也是說明了這帖子只不過是給孩子拜個師父。小輩們之間的往來卻用不到任光赫謀求升遷上。

林芷萱明白了絲竹的意思,畢竟這帖子打的是國公府的旗號,人家賣的也是國公府的面子,雪安只是送個小情兒,自然不希望林姝萱輕易將這帖子用到別處。

林姝萱點頭應著,說是替兩個孩子謝過安姑娘了。

絲竹笑著道:「大姑奶奶不必多禮,我們家姑娘和三姑娘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三姑娘的姐姐也是我們姑娘的姐姐,那日又得了這麼好的皮毛,我們姑娘心裡感激。合該如此的,還望大姑奶奶不要見外。」

林姝萱見絲竹說話靈透,心裡也是歡喜,又笑著與她說了半晌的客套話。絲竹才道了告退,林姝萱和林芷萱一同送了她出了院子。

如此倒是輪到林姝萱過意不去,又想著自己那日竟然捨不得那件青秋蘭,在魏雪安面前也未免顯得太過小氣,如今將那件衣裳給了蒙氏,可蒙氏卻是個在莊子里幹活的人。便是有了那樣的衣裳也沒地兒穿著顯擺去,便是穿出來,莊子里也沒個識貨的人,心想著要不就把這件衣裳要回來給魏雪安送去,那天看著魏雪安也是十分喜歡那件青秋蘭的。

從適才絲竹的話里,林姝萱也是知道這魏雪安與林芷萱的關係匪淺,便來與林芷萱商議,林芷萱急忙勸她道:「我的好姐姐,你都把衣裳給大嫂了,哪裡還有要回來的道理,況且雪安也不是那樣的人,送這請柬來,十有八九是為了那日蘆煙太過失禮,來給你賠罪的,還望你不要生蘆煙的氣,與那青秋蘭不相干的,她好歹也是皇家貴戚,自然到不了要拿這請柬來換你衣裳的地步。」

說起那日的事來,林芷萱也替蘆煙向林姝萱賠了個罪。

林姝萱卻笑著道:「嗨,她一個小姑娘家家的,在我面前耍個小脾氣而已,我都是做娘的人了,氣她做什麼?」

林芷萱聞言也是笑,自己這個大姐姐還真有幾分在西北錘鍊出來的爽朗性子。

林姝萱還是道:「我只是覺著過意不去,要不然趕明兒我回了西北,再給雪安姑娘弄一套青秋蘭來,你替我給她。」

林芷萱見她執意如此,也不想再勸,只笑著道:「好,都聽姐姐的。」

林姝萱這才覺得心裡舒坦了。

林芷萱跟著笑,這大姐姐一看就是個占不得人家便宜的人。

四月二十六,林若萱出嫁。

林芷萱沒有在旁邊陪著,著實是出嫁的規矩太多,林若萱被幾位教導規矩的媽媽們圍著,從二十五清早就開始忙活,林嘉宏和陳氏也在忙著裡頭外頭那日宴客招待的酒席戲班子。

陳氏擬著請柬,安排著桌椅和菜單子,傢具、擺設、器皿、花卉,來往的車馬安排,林林總總。

王夫人又要顧著陳氏的裡面,又要幫著林嘉宏拿外面的主意,夏蘭幾個也是在陳氏那裡忙得團團轉,家裡管花草,管桌子,管椅子,管瓷器,管車馬,管膳食的丫鬟婆子小廝們都是忙翻了天,就連林嘉志和蒙氏、林姝萱都幫著忙了起來,原本是沒人找她們的,只是林姝萱是個閑不住的性子,看著他們忙不過來,去找了陳氏自告奮勇,一直在東院兒這兒幫忙,卻除了初來那日,再也沒去給劉夫人母女請過安。

林芷萱和林雅萱卻也不得閑著,王夫人囑咐了二十六來的各家的姑娘小姐,都讓兩人好生招待陪著,不可失禮。

林芷萱和林雅萱都好好應了。

夜裡林芷萱躺在床上,看著自己紗帳外的軟榻上靜靜地躺著秋菊,忽然又想起了林若萱在自己屋裡住的一個多月的日子,心中莫名的懷想。

「秋菊,明早我們去送送二姐姐吧。」

秋菊應著:「哎,只是二姑娘的吉時是在己巳時,若是姑娘想去見二姑娘一面說上話,怕是咱們天不亮就得過去,姑娘早些睡吧。」未完待續。

PS:

感謝辰辰辰寶親愛噠的月票,謝謝親愛噠的支持!我忽然想起來在哪兒看到說這個月末28還是29號開始好像月票翻倍,大家有月票的,無論是不是給我都可以留到月末再投~應該是起點五一的一個活動*^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