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不善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不善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25 12:09  字數:2416

林芷萱接過來也是看著驚嘆,她在侯府這麼多年也是極少見到這樣好的貂皮的,都說這貂皮是軟黃金,這一件之價想來不會便宜。`c?om

取出了這三件讓丫鬟們放在了一旁,林姝萱才對林芷萱等人道:「這裡還有一件水獺皮的大氅,掃雪貂皮的小襖,一件銀狐皮的斗篷,一件水晶狐皮的,一件藍狐皮的,還有兩件獺兔毛的褙子,十分的輕軟暖和。我還帶了些麝鼠皮、猸子皮、銀鼠皮還有幾張水貂皮,妹妹們看著喜歡也拿去,做個冬日暖手的袖筒,或是鑲在冬衣上開個風毛,也是頂好的。」

林芷萱和林若萱詫異地看著林姝萱這一件件的皮草拿出來,上前來摸著,都是十分柔軟舒適的料子,雪安也在一旁靜靜的看著,聽著林姝萱喜氣洋洋地與他們說著,只有蘆煙聽了看了,卻忍不住笑了起來:「這麼厚重的東西,若是冬日裡穿了起來,咱們可不都成了大狗熊了!哈哈哈!」

雪安拽了拽蘆煙的衣袖,怪她太過失禮,即便是看不上這樣的東西,這畢竟是林芷萱的姐姐,怎能如此說話。

便一邊對林姝萱笑著道:「姐姐勿怪,這小丫頭從小無禮慣了,又是在江南長大的,從沒經過咱們北方那樣冷的天氣,自然也不懂這皮毛的好處。.?`c?o?m?」

蘆煙聽了雪安這麼一說,卻是不服氣地嘟了嘟嘴,離了雪安,自去看那些花花綠綠的皮毛了,她只是想著,這麼好的毛料長在那些貓兒狗兒身上多好,摸起來比她的雪丸還舒服,為什麼要都剝下來做了衣裳,他們北方的冬天就真的那麼冷嗎?

雪安不知道她心中所想,只是還在周全著林姝萱道:「我從小身子弱,最是畏寒,好幾次託人想從西北弄兩條精緻的狐皮貂裘來。卻一直不得,如今也是巧遇見了,妹妹就敬謝不敏了。」

林姝萱見自己拿來的東西魏雪安不但不嫌棄,還很喜歡。心中也是歡喜,急忙道:「姑娘看著喜歡便拿去,我們家爺平日里無事就喜歡去獵些狐啊兔啊的,這貂卻是自家養的,都是頂好的。輕易得不著。」

魏雪安一聽,心中也是唏噓,想來家境也是十分貧寒的,才會去謀劃這樣的營生。

林芷萱更是知道,如今這麼些年過去,任光赫也還不過是個營千總,他沒了個有本事的爹,又是個桀驁不馴的性子,到處得罪人,也沒個晉陞的門路。平日里無所事事,就只知道做這樣不務正業射狐打獵的事情,卻也替林姝萱心疼。

蘆煙一聽雪安喜歡這皮毛,急忙上前要給雪安挑最好的,卻在箱子底找著了一條青紫色的斗篷,蘆煙雖不知道叫什麼,卻只覺得摸起來比其他的都光滑柔順,顏色也好看。`

蘆煙眼前一亮,便將那件大氅從箱底抽了出來:「既然姐姐喜歡,我們就要這件吧。」

原本正在說話的人都是一愣。去看蘆煙手裡的那件斗篷,林芷萱瞧見林姝萱臉色微微一變,繼而卻是有幾分進退不得。

這件斗篷既然是被她壓在箱底的,適才說了那麼多都不曾拿出來。想來是認定了要送人的,會是誰呢?林芷萱心思一轉,想來是蒙氏吧,她的弟媳婦,這也是林嘉志成親以來,林姝萱第一次見她弟媳婦。自然要把最好的留給她,也盼著她能好好待自己的弟弟,兩個人和和睦睦地過日子。

想到這裡林芷萱卻開始擔憂起來,林姝萱是不知道幾年前林家就已經把林嘉志夫婦單分出去過的事,若是林姝萱看了林家的富足,再知道自己千萬維護的弟弟竟然不在這裡而去了鄉下的莊子又該如何?

況且,還有前些日子蒙氏被劉夫人母女迫害小產的事,如今林姝萱回來了,會不會善罷甘休還要另說。

林姝萱卻是不知道林芷萱心中的百般愁緒,只是看著自己精心給弟妹備的見面禮如今被蘆煙一下子拿了出來,心中有幾分尷尬,她們想要,自己若說不給又彷彿小氣了。

雪安也是上前來驚詫地看著道:「這不會是件青秋蘭吧。」

林姝萱見雪安這樣說,也是詫異於她的淵博廣知:「姑娘好眼力,這是件青秋蘭。」

雪安道:「這東西中原輕易沒有,還是當初我爹跟著敬親王在蒙古打仗的時候,繳獲了蒙古可汗的傳國玉璽,皇上賞了一件,說是西域的貢品,爹一直放在家裡,輕易不拿出來穿,沒曾想姐姐竟有一件。」

林姝萱笑著道:「那是姑娘們都在江南,我們在西北,邊疆小鎮上與西域人也打交道,也有不少的西域富商,這東西在西域人眼裡雖然也很金貴,卻不像在中原這麼千金難求。我家爺不是喜歡捯飭這些皮毛嘛,當初就拿了幾件上好的墨狐皮和貂皮與他們換了兩件青秋蘭。」

雪安點頭聽著,一邊指給蘆煙看:「可好生看看,這是長見識的東西。」

又一邊對林姝萱道:「姐姐別聽她胡說,我年輕,壓不住這青秋蘭的顏色,我也不是與姐姐客氣,只看著這獺兔毛的褙子不錯,十分的細軟,粉白的顏色也好看,再給我一條水貂皮,讓我回去做個暖手的袖筒就好了。」

林姝萱聽雪安這麼一說也是和緩了臉色,笑著道:「哎,姑娘喜歡就好。」

蘆煙聞言卻是摸著那青秋蘭滑不留手的料子不滿地哼哼了兩聲,林姝萱又問蘆煙喜歡什麼,蘆煙只道:「我穿不了這個。」

雪安也是覺著蘆煙太過失禮了,上前來拉她,暗暗地對她擰著眉搖了搖頭,頗有幾分警示的意思,才對林姝萱賠笑道:「蘆煙是個好動的,從小火力旺,冬日裡連暖爐都不抱一個,野小子似的,南方冬天也不比我們北方那樣冷,她用不上這個,給了她也是浪費,只是這水貂皮不錯,冬日裡拿回去出風毛也是頂好看的,我便替這丫頭收下了,也替她謝過姐姐。」

林姝萱也看出了蘆煙這小丫頭對她的輕蔑和不喜,心中有幾分局促,面上卻不顯,只是依舊對雪安和善地笑著。林芷萱急忙上來打圓場,與她們說笑了半晌,才勸著蘆煙和雪安回去看戲。

回去的路上,雪安讓絲竹收了林姝萱的禮,先去安置在車上,卻來問蘆煙:「為何今日在芷萱的大姐姐面前,如此失禮?」未完待續。

ps:

感謝懸崖百合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新的一周,有推薦票的麻煩送嫡福一張吧,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