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姐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姐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25 12:09  字數:2387

林芷萱也是驚喜:「大姐姐回來了?怎得這個時候來了?」

秋菊道:「剛進府,太太、大太太和二奶奶、四姑娘正在外頭招呼著外客,一時也分不開身,二奶奶便讓三姑娘看看有沒有功夫去迎迎。`」

林芷萱一行人聽了也都急忙起了身,林芷萱道:「這樣吧,讓大姐姐先來我屋裡,把東西都安頓好了,晚上再去拜見娘和大太太。」

又對林若萱和雪安、蘆煙道:「你們也跟我去見見吧。」

林若萱道:「我就這樣去嗎?要不要更衣,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大姐姐。」

林芷萱笑著道:「你這樣家常就很好,都是一家人,不要那麼見外。」

林芷萱見雪安和蘆煙還是一臉茫然的模樣,便笑著將她們家這位嫁到了西北的大姐姐與他們二人說了。

只道是:「大伯父的女兒,當初嫁在了西北,就沒有跟著一起到杭州來。」

林芷萱嘴上雖是如此說著,心中卻是唏噓,當初林澤海還在世之時,曾經給林姝萱許親,許給了當時至交好友兵備道任輝喆的長子任光赫,這任光赫也是從小在軍營里長大,會些防身的功夫,也很愛逞英雄之能,身上很是有幾分痞性和狠戾之氣。`c?om

只是當時林澤海在世之時,他還裝得很好,只顯得十分上進,是個英勇善戰前途無量的模樣,後來林澤海戰死,任輝喆同樣重傷,卻因上頭追究兵敗之罪失了官職,任輝喆不舍老友家眷妻兒,也曾經照顧過劉夫人母女、林姝萱和林嘉志將近一年,後來任輝喆去世,劉夫人才輾轉託人送信找到了林鵬海,要來杭州住下。

當時任輝喆去世,任家也是家敗如山倒,任光赫更是原形畢露。活脫脫就是一個潑皮無賴,死活不放劉夫人一行人走,只說林姝萱已經是與他許了親的,又說他們在任家住了這將近一年。怎能輕易放他們走。

前世林芷萱並未曾見過林姝萱幾面,只聽說她大姐姐是家裡幾個姐妹里長得最好看的,雖然生在西北,卻很有當初曹姨娘的模樣,身材嬌小。心地善良,卻也因從小在西北長大,又年少經歷了那麼多苦楚,故而有幾分林澤海的爽利性格。

當時劉夫人為了帶著林雅萱離開西北,一再逼著林姝萱嫁給當時一窮二白的潑皮任光赫,任光赫也來威脅林姝萱,說若是她不依約嫁給他,他就打斷林嘉志的腿,讓她弟弟一輩子站不起來!

林姝萱倒是不怕劉夫人的威逼,只是心中十分疼愛與她一母同胞的親弟弟林嘉志。`再三囑咐了劉夫人善待弟弟之後,便嫁給了任光赫,給劉夫人一行人換了幾兩盤纏來了杭州。

後來,任光赫還是擔心林姝萱一去不回,從來也不許林姝萱離開西北回來探望弟弟,直到如今,林姝萱已經給任光赫誕下了兩個兒子,長子愷哥兒如今已經三歲,次子齊哥兒也已經滿周歲,林姝萱也是不復當年美貌。任光赫也開始左一個右一個地娶年輕貌美的姨娘,這才許了林姝萱回來一趟。

林姝萱心中挂念著多年沒見的弟弟,披星戴月,還沒來得及往杭州送個信兒呢。人就已經到了。

林芷萱和林若萱原本是要去二門兒迎她的,卻不想林姝萱腳程倒快,林芷萱一行人剛走到花閬居就與已經進來的林姝萱遇上了。

只見林姝萱穿了一身碎花月華色短襖,一條煙水百花絲綿裙,衣著樸素,面容卻十分的俊秀。臉上總掛著和善的笑,眉眼中都是親和與慈善。只是皮膚不如他們江南女子細膩,也看得出這些年在西北受了不少的苦,圓圓的臉兒上卻已經有了風刀霜劍刻畫的痕迹。

林芷萱和林若萱急忙迎了上來,卻也不好在外頭站著就見禮,只攜著手趕緊迎進了林芷萱的杏林居。

林姝萱看著家裡到處華麗精緻,與西北苦寒之地不可同日而語,心中只道自己這麼多年吃得苦也是值了,換得弟弟在這樣的地方一世富貴,也是不辜負母親臨終所託。

進了杏林居,林芷萱與林若萱給林姝萱微微屈膝行了禮,喚了聲:「大姐姐。」

林姝萱急忙上前扶了起來:「妹妹不必多禮。」

林芷萱這才對林姝萱解釋道:「今日家裡有宴,娘和大太太都在忙著招呼外客,抽不開身,所以只能讓我和二姐姐來迎大姐姐了,等晚上宴席散了,再請姐姐去見太太們,失禮之處還望姐姐莫要怪罪。」

林姝萱道:「怎麼會怪罪,是我來得不巧,正趕上家裡有宴。」

林姝萱待人很是熱情爽朗,便與林芷萱等人落了座,又看見雪安和蘆煙二人,兩人衣著華麗,容貌模樣比林芷萱也不遑多讓,一個是病美人兒,一個是古靈精怪的俊俏丫頭。

林芷萱也上來給引薦著認識了,林姝萱一聽是皇室的女兒,也是急忙雙雙見了禮,又道:「我從西北給太太和妹妹們帶了些極好的毛皮來,兩位姑娘都在這裡,不如也挑兩件回去,冬日裡穿著最是暖和。」

說著便囑咐了自己的貼身丫鬟藍甸抬了她裝狐裘大氅的箱子來,藍甸應著,秋菊陪著一同去了,支使了幾個婆子和小廝,幫著抬了進來。

雪安和蘆煙原本說不用破費的,林姝萱卻是道不礙事,難得能遇見兩位姑娘也是有緣。

雪安對林姝萱很是端雅和善,蘆煙卻是從林姝萱一來的衣著上看了,就有幾分輕蔑的意味在眸子里。

林姝萱卻不曾察覺這些,只是笑著開了箱子,一件件拿出來給林芷萱等人看,都是極好的裘皮大氅。

林姝萱一一拿給眾人看,在最頂上的是一件灰狐皮做的大氅,看起來很是厚重,十分的富貴大氣:「這件事給老爺的。」

取出來讓藍甸捧著,底下是兩件貂皮的斗篷:「……是極好的貂皮,你看油光水滑的,都說這貂皮是』風吹皮毛毛更暖,雪落皮毛雪自消,雨落皮毛毛不濕』,很是暖和又好看,就給兩位太太做了兩件。」

林芷萱接過來也是看著驚嘆,她在侯府這麼多年也是極少見到這樣好的貂皮的,都說這貂皮是軟黃金,這一件之價想來不會便宜。

未完待續。

ps:

上一章有bug,出嫁的女兒回娘家稱姑奶奶,應該是大姑奶奶回來了~已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