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二十二章 父親

第一百二十二章 父親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23 23:23  字數:2471

?

林芷萱見林雅萱和劉夫人進來,便也停住了和陳氏的話,五人在廳里一下子僵持住了,竟也沒人向劉夫人見禮,劉夫人心中薄怒,面上卻不顯,只笑著來與林芷萱和陳氏寒暄,又恭喜林若萱說了這樣一門好親事。

陳氏和林芷萱對她們母女兩個都是淡淡的,如今連王夫人都因著梁家的事厭棄極了這母女兩個,陳氏也不願再應酬,還沒等說幾句,綠鸝便先過來傳:「老爺過來了。」

林芷萱與劉夫人一行人站定,卻忍不住朝門口看去,只見一個年過四十的中年男子,一身藍布直裰,面容瘦削,一把山羊鬍,眉眼間是生來的端肅凝重,行步如風地進來,下垂的嘴角如今卻多了些輕快,想來是因著林若萱之事,心情愉悅。

這與林芷萱記憶中的那個父親似合似離,林鵬海在她的記憶中,一直是個嚴父,從來不苟言笑,對她們幾個女兒從不過問,後宅女眷之事向來都是王夫人打理,林鵬海卻對自己的兒子管束甚嚴。故而林芷萱對這位父親,並無多少印象。可畢竟骨肉親情,如今見了,心中也是難免想要親近。

林鵬海在主位上坐了,王夫人領著一家人見了禮,林鵬海請王夫人在自己身旁坐的太師椅上坐了,徐姨娘才對王夫人行了禮,只是神色間頗多倨傲。

林芷萱這才仔細打量起這位徐姨娘,她如今三十有六,因為一直跟著林鵬海在濟州,家裡沒有正室壓著,她過得日子和正房太太沒什麼區別。故而保養得十分的精緻,面若桃花,目若秋波,眉如墨畫,十分的嬌艷,一身雲霏妝花緞織彩百花飛蝶錦衣,一條霞彩千色梅花嬌紗裙。穿得比王夫人還要花哨艷麗。卻多了幾分俗氣,不比王夫人高門大戶里出來的端莊穩重。只是看徐姨娘穿的這一身衣裳,也知道林鵬海對她有多麼的寵愛了。否則不會帶了她去濟州府。卻將王夫人留在杭州。

林鵬海先問了長嫂劉夫人的安,劉夫人含笑答了:「在林府里一切都好,太太打點得很周到,像在自己家一樣。只是給小叔添麻煩了。」

林鵬海嘴角略帶幾分不自然的笑:「應該的。」

慰問完長嫂,林鵬海才問了:「嘉宏怎麼不在?」

陳氏急忙笑著答:「府衙事忙。已經派人去請了,想來不多時就會回來。」

林鵬海對陳氏也是滿意的點頭,這才看向了林若萱:「幾年不見,當真是長大了。」

林若萱急忙站起身來給林鵬海行禮。

林鵬海點了下頭讓她坐了。才道:「我記著你住的地方不好,不如搬到尋薇園,還寬敞些。讓采芹也陪著你一同住兩天。」

采芹是徐姨娘的閨名。

林若萱對於這個幾乎沒怎麼見過面的父親的體貼有些手足無措,徐姨娘卻是覺著林鵬海沒有先問嫡女的林芷萱。反而先問林若萱,又賜了這樣好的地方住,彷彿壓了王夫人一頭,面上有光,剛要謝恩,王夫人卻道:「如今二丫頭的婚事將近,家裡的人都忙著這件事,她自己也要準備好些東西,這兩日府里又常有人來拜訪走動,搬家也不方便。就這一個月的功夫了,老爺就別再折騰她了,花閬居也還寬敞,就讓徐姨娘陪著過去住兩天吧。」

徐姨娘心中一寒,急忙抬頭看著林鵬海,只見林鵬海擰了擰眉沉思了半晌才道:「恩,還是你想的周全些,我原也是隨口一提,若是如此的不方便就算了。」

王夫人這才含笑道:「後宅的事,老爺就放心吧。」

林鵬海點頭,想再囑咐林若萱些什麼,可是他畢竟是父親,對女兒著實不知道該說什麼,只道:「這些日子要多多聆聽你母親的教誨。」

便再無多言,這才看向了林芷萱,臉上也是多了幾分笑意:「阿芷也是長大了。」

林芷萱看著父親對自己露出的有幾分不自然的慈愛,心中卻是猛地一顫,竟然落下淚來,急忙起身給林鵬海行了禮。

林鵬海卻是詫異道:「怎麼哭了?」

林芷萱意識到自己失態,急忙拭了淚:「許久不見父親了,很是想念,如今乍見了父親,想來是喜極而泣了。」

林鵬海聽了林芷萱這樣一說心中也是安暖,面上卻沒有太多表情,只是聲音放柔和了幾分:「這孩子,從小就很孝順。」

林鵬海是記得自己這個女兒的,林芷萱難得的是他與王夫人在自己膝下養大的,當時自己在杭州為官,仕途順遂,也並不繁忙,王夫人當時有孕,自己也是成日里盼著是個兒子,也是傾注了心血,卻不曾想後來是個女兒,便也十分的喜歡,養在了自己和王夫人房中,直到看著林芷萱長到三四歲才分了出去。

林鵬海記得林芷萱小時候自己還抱過她呢,這孩子不比林若萱從小養在奶娘屋裡養大。而嘉宏雖然跟著自己的時間久,只是那時自己在外顛沛流離,仕途不順,也沒有那許多心思精力去管他。

林鵬海又問了林雅萱,林雅萱也是嬌俏爽朗地一一作答,林鵬海點頭贊了一句好孩子,便沒有多話,想來是十分不慣與女兒相處的。

這時林嘉志才回來,還穿著官服,並沒來得及換衣裳,林鵬海見兒子幾年不見也是越發的幹練,心中滿意,面上卻只是肅然,問了幾句他為官為政之事,林嘉志是從小在外面歷練過的,答得頭頭是道,很是清楚條理。

王夫人很滿意,陳氏也與有榮焉,連林芷萱都忍不住對自己哥哥高看一眼,林鵬海心裡滿意,面上卻還是少不得訓斥告誡一番,都是讓他日後更加勤勉之語。

林嘉宏躬身應著。

如今眾人都算見過,林鵬海也因旅途奔波勞累,再無多話,便讓眾人散了,晚上再來一同吃飯。

眾人告辭,王夫人吩咐了將徐姨娘的東西暫且安置在花閬居,這才服侍著林鵬海進去稍事歇息。徐姨娘擰著眉十分不甘地瞪了王夫人的背影一眼,才賭氣離開,心中暗道:就再讓你猖狂些時日,等我們家二丫頭嫁出去,到了你愁你們家三丫頭婚事的時候,總有你來求我的那一天!

林鵬海回來還不到兩天,四月十二,梁家派了媒人來送了日子,抬了聘禮,有各式各樣宮裡的主子賞的觀音如意、西域海外來的金銀首飾、御用的綢緞、並金銀禮金共一百二十四抬。

林家備了糕盒、禮盒和一座和合二仙,和合二仙底下用紅綢包著當初梁家送來的庚帖送回了梁家,許了四月二十六的良辰吉日。未完待續。

ps:感謝2貝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