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二十章 喜訊

第一百二十章 喜訊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22 18:16  字數:2440

「沐翟鑫手中並無兵權,你卻握著侯府的大權!以你們林家與沐家那樣的淵源,他們會不來找你?你怎麼敢說你對此事一無所知!就算是你沒有參與謀反,知情不報也是另一樁大罪!」

「臣妾真的對此一無所知,臣妾雖然知道林家與沐家的淵源,卻更知道自己是誰家的媳婦,臣妾嫁入侯府,自然只會一心一意為侯府著想,處處謹小慎微,也約束著林家的人不得與沐家有所往來。)雖然沐家對林家再三拉攏,攀扯那些幾輩之前的淵源,可是林家從未有過回應啊!臣妾和整個林家都一心一意效忠皇上太后,再無二心,求太后娘娘明鑒!」

謝文佳冷笑一聲拂袖而去,空蕩冰冷的坤寧宮中再沒有了一絲聲響,只有立在那裡的西洋鍾滴滴答答地數著時間,沒人叫她起來,第二天她走出皇宮之時,整個沐家已經被以謀反之罪滿門抄斬,林家僥倖得以保全。

冰冷的春雨被寒風吹入領口,雨水打濕的衣裳貼在身上一片冰涼,林芷萱忽然覺得冷,徹骨的冷。

前世她也不是沒有這樣的冷過,她跪在空蕩冰冷的大殿上,門外也下著這樣冰冷的冷雨,龍性初成的小皇帝居高臨下地俯瞰著她:「舅母,您該知道,母后總有老去的那一天,朕也不會永遠都只是一個任她擺布的孩子。」

林芷萱伏跪在地:「皇上,太后娘娘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您。您是太后嫡親的骨肉,太后絕對不會做什麼不利於您的事。」

小皇帝魏延顯冷笑著:「舅母說的對,也不對。」

林芷萱仰頭看著魏延顯,只覺得一陣陣心寒,生在帝王之家,權利和骨肉親情總歸是有取捨的。權利握在手裡久了,誰會願意輕易交出去呢?況且謝文佳本就是個貪慕權勢之人。

魏延顯繼續道:「朕是太后唯一的骨肉,可是太后畢竟不是謝家的骨肉。你看看如今朝堂之上,那些當初說死了的。滅了的,沒了的,不是都回來了嗎?!林家世代忠良,寧折不彎。連沐家都落得這個下場,舅母難道就不自危嗎?」

「皇上……」

魏延顯並不想再聽林芷萱說什麼,只是道:「太后已經老了!朕卻無意去認什麼罪臣做外祖,朕只知道朕的舅舅是兵權在握的武英侯謝家,朕的外祖是戰功顯赫死在沙場為國捐軀的老侯爺。舅母,你該明白朕的意思了——朕想提前親政!」

秋菊給林芷萱裹緊了厚厚的披風,林若萱用盡全力扶著林芷萱,卻已經哭得說不出話來。

前世凄苦的一切忽然在眼前翻滾,林芷萱忽然覺得身心俱疲,頭昏昏沉沉的,泛起一陣陣噁心,終於挨回了房中,秋菊急忙吩咐眾人拿乾淨的衣裳,備熱水沐浴。熬紅薑糖湯,鋪床,在床上放個湯婆子,傳膳,請大夫。

林芷萱看著她如此周到的安排,也是淡淡一笑:「我只是有些累了,不礙事的。」

林芷萱沐浴更衣之後,喝了一碗薑湯,半碗參湯,沒等大夫來便實在撐不住睡下了。秋菊服侍著林芷萱躺下。便一直跪在床上給林芷萱揉著膝蓋,大夫來時,林芷萱已經睡著了。

大夫請了脈說無礙,只是著了風寒。吃兩服藥就好了,又讓多休息。

顧媽媽這才送了大夫出去,又去抓藥。

次日清晨,紫鳶、柳香都來看林芷萱,柳香送來了半斤燕窩,說是林嘉宏和陳氏很是擔心林芷萱。特意讓送來的。

紫鳶也道:「太太知道姑娘病了,晨昏定省也免了,讓好生休養。」

林芷萱看著紫鳶道:「娘真是這麼說的?」

紫鳶猶豫了半晌才道:「太太可心疼了,只是又賭著氣不肯說軟話。」

林芷萱也是淡淡一笑對她道:「好,我知道了,你們好生服侍著娘,若她晚上睡不好,就點上安息香,飯食也務必勸她多吃些,與她說我沒事兒,只是有點累,歇兩天就好了。」

紫鳶一一點頭應著。

四月初六,梁家請了媒人來林家提親,王夫人和顏悅色地接待了,出了八字。是日,王夫人也跟遠在濟州府的林鵬海通了書信。林鵬海一聽梁家來提親,便告了假要回來一趟,畢竟如今朝局動蕩,若是能從梁家探聽到些什麼,也是極好的事。

徐姨娘一聽自己那個窩囊廢般的女兒竟然攀了這樣的高枝兒,也是與有榮焉,成日里在老爺面前誇自己生的女兒好,也跟著要回來,如今她終於可以在王夫人面前揚眉吐氣了。

那邊商議著,便動身出發往杭州趕。

梁家取回了林若萱的庚帖,在祖宗牌位前的香爐下壓了三天,又請算命的先生算了,八字相合,是上上大吉。

四月初十,梁家送來了「安心禮」,是上鐫吉祥花紋的金玦、金錠和金如意,取「決定如意」的口彩。

王夫人受了禮,又讓陳氏還了禮。

雖則家裡的一應事情都是王夫人出面,也都禮節周全,只是這府裡頭的些事卻都是交給陳氏去做的,陳氏只每日晚膳的時候來跟王夫人回稟,王夫人心中依舊有氣,吃得很少。陳氏卻是難得有這樣的機會主持這樣繁瑣又體面的大事,這事兒若是成了,也算是歷練出來了,想來日後王夫人便會將家裡的大權統統交給她了。

這幾日又因著梁家與林家說親的事,林家又成了杭州風口浪尖上的人家,登門拜訪道賀的絡繹不絕。

陳氏忙得腳不沾地而,輔國公府家的李夫人卻也是常來拜訪,只道以後就是一家人了,又看著陳氏繁忙,便讓蔣氏時常來探望著,若是家裡有客,也能來幫襯一二。

而林家若是有客,陳氏每次都會請了樓家的喬大奶奶過來,三人也是有說有笑,喬家和齊家的婚事已經定了日子。

林芷萱身上的病都好了,只是還稱病不外出見客,只蘆煙和雪安來探望了她一回,見她沒事兒才放了心。林若萱如今是待嫁之身,要預備的東西還很多,也是不能見外客的,二人原本是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在親近些日子,可是林若如今要嫁人了,再住在林芷萱這裡也不妥,陳氏便又將她搬回了花閬居。

未完待續。

PS:

感謝蘇新照親愛噠的打賞!昨天晚上熬著夜做表內心崩潰的時候看到了愛~茫然於心和綉韻傾城兩位親愛噠在書評區的關心真的是好感動今早燒已經退了,估計是炎症引起的發燒,表也做完了,可以為了親愛噠們繼續碼字啦~再次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