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不認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不認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22 18:16  字數:2554

紫鳶幾人聽了這話哪裡還敢再勸,此時眾人若都維護著林芷萱,只會讓王夫人覺得眾叛親離,更加的急怒氣憤。眾人便也訥訥不敢言語。只小心伺候著,生怕再惹急了王夫人。

綠鸝卻看著天色漸漸暗了下來,裡頭這個不吃飯,外頭這個苦熬著,很是心急,急忙讓小丫鬟往陳氏和林芷萱屋裡送了信兒,看看有沒有人能來勸著點兒。

紫鳶去取了個厚厚的軟墊過來,要給林芷萱墊著,才跪了半個時辰,林芷萱面色已經有些發白,額頭上都是細密的冷汗,卻強撐著對紫鳶搖了搖頭,謝了她的好意。

陳氏那邊哪裡用綠鸝派人去通傳,早就著柳香一直在看著這邊的動靜,綠鸝派人去時,陳氏已經換了家常的衣裳,正在和林嘉宏吃晚膳,看著彩雀惶急的樣子,陳氏卻是笑了笑道:「你們三姑娘心裡有計較,況且這是他們母女兩個人的事,外人插不上嘴去,你們也別再勸了,你們再說多了只能適得其反。這母女沒有隔夜的仇,三姑娘認了錯就好了。你們別跟著瞎摻和。」

彩雀聽了陳氏笑吟吟地說了這話,心裡卻更是著急,只當陳氏是怕禍及自身,不願意去幫忙。陳氏已經讓柳香要送了她出去了。

彩雀也不好再說,只能跟著柳香出去。

一旁的林嘉宏聽了卻是心疼:「都跪了半個時辰了,那地那麼硬,我去瞧瞧去。」

陳氏卻攔著道:「你又去添什麼亂,現在去了,只會讓太太覺著這事兒也有你的份兒。有你的份兒那不就是有我的份兒,太太更會覺著是我們大傢伙兒合起伙來騙了她,她只會更氣,如今誰都別說話,誰都別出頭。你當只有你心疼你三妹妹,這家裡最心疼三妹妹的人是誰?自然有他們母女兩個去磨,太太心疼著心疼著。這氣就消了。行了行了,好生坐下吃飯吧。」

林嘉宏卻道:「我知道娘心疼三妹妹,可這事兒你們做得也太過了。我就怕娘心裡心疼,卻還堵著一口氣不肯原諒三妹妹。」

陳氏笑著道:「嗨!你可是沒見著你三妹妹這宗謀劃的,你若是知道她是怎麼把你們林家這個千人踩萬人推的二妹妹嫁到梁家的,你也該知道你三妹妹的心思手腕。都說知女莫若母,我看這知母也莫若女。你們家三姑娘早就摸著太太的七寸了,她自己有分寸。既是為了賠罪來的,自然是見好就收,不會適得其反的。我的好二爺,你就坐下吃你的飯吧。也多虧了這是你妹妹,遲早也是要嫁出去的。若這是你弟媳婦啊,我看這家裡也沒我的容身之地了。」

林嘉宏聽陳氏這麼說卻也是詫異。他倒是真不知道自己那個呆呆笨笨的三妹妹,是如何能把陳氏收得這麼服服帖帖的。

風漸漸冷了,林嘉宏看著外頭陰下來的天:「想來是要下雨了,她還在院子裡頭……」

西院的母女兩個也在看著這邊屋裡的動靜,聽說林芷萱在王夫人屋外跪了半個時辰了,心裡只覺得解氣。

劉夫人卻嘆道:「外頭要下雨了,想來也不會讓她跪下去了。」

林雅萱卻冷笑道:「我看太太不會這麼輕易原諒她,便讓她淋上一場雨,凍死她!也是她的報應!」

劉夫人看著林雅萱的模樣,卻是輕聲勸著:「這樣也好,二丫頭若是嫁進梁家,說不定你和她就又有了爭著往侯府里嫁的機會了。」

林雅萱卻看著窗外豆大的雨滴落下來,噼里啪啦地抽打著屋檐,面上卻都是冷意:「不會的,沒有機會了,她不會給我這樣的機會了,我爭不過她,我爭不過她!」

「阿雅,既然到了這一步,我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你不能就這麼放棄了!以後的好日子還是要你自己去掙的。」

林雅萱卻是從心底里湧出一股無力感:「娘,你看她如今的樣子,你讓我怎麼爭?拿什麼跟她爭?除非……」

劉夫人看著林雅萱忽然冷峻下來的臉色,問道:「除非什麼?」

「除非……她死了!」林雅萱一臉狠戾地看著劉夫人,「如果她死了的話……」

「別胡說!」劉夫人急忙打斷了她,「別動這樣的心思!阿雅,你聽見我的話沒有!別動那樣的心思!咱們再好好想想,也耐著性子等等,總會有法子的。」

秋菊和林若萱那裡聽了畫眉傳過去的話都是再也坐不住,秋菊說她過去勸勸,讓林若萱聽林芷萱的好生在屋裡呆著,林若萱看著外頭下起來的雨,哪裡坐得住,一行人急匆匆地與秋菊夏蘭帶著傘和斗篷往畢春堂去了。

秋菊和林若萱趕到的時候,見林芷萱雖然還跪在那裡,綠鸝卻冒著雨在一旁給她撐著傘,林芷萱身上倒是一點沒濕,紫鳶又給林芷萱披了件厚的斗篷,只是地面漸漸濕了,雨水連成了流,濕了林芷萱的衣褲,綠鸝在一旁勸著:「我的好姑娘,下了雨寒氣重,別再跪著了,仔細以後膝蓋疼。」

秋菊和林若萱見了這幅模樣,也顧不得傘顧不得雨地沖了過來,林若萱淚流滿面只喚著:「妹妹,是姐姐的錯,都是姐姐不好,讓我跪著,妹妹快起來,都是我的錯,太太要罰也該罰我我……」

林芷萱看著她泣不成聲,也是嘆了口氣,看著緊閉的房門,果然娘還是不肯原諒她嗎?

林芷萱看著非要陪她一起跪的林若萱卻是道:「罷了,我們回去吧。」

林若萱見林芷萱這麼說卻是十分的忐忑:「可是,母親沒讓我們回去。」

林芷萱安慰地一笑:「再跪下去,娘會心疼的。」

說著,讓林若萱和秋菊一邊一個扶了自己,掙扎著站了起來,腿卻已經跪得麻木。

林芷萱記得前世,她也曾這樣被罰過跪,在坤寧宮,空蕩的大殿里,太后謝文佳問她:「沐氏謀反,你有沒有參與其中?!」

林芷萱一遍遍答著:「臣妾真的並不知情!」

「沐翟鑫手中並無兵權,你卻握著侯府的大權!以你們林家與沐家那樣的淵源,他們會不來找你?你怎麼敢說你對此事一無所知!就算是你沒有參與謀反,知情不報也是另一樁大罪!」未完待續。

ps:心好累,前天腿上忽然長了個疙瘩,我一開始沒注意,後來越來越疼,晚上又化膿了,本來我覺著沒什麼,想去醫院開點消毒水和抹的膏就好了,結果醫生看了之後給開了一堆消炎藥,也不知道是不是那種消炎藥的副作用,今天又開始噁心頭暈,下午竟然開始發燒t_t,偏偏今天還巨多的事兒,一堆表沒有做完,現在心情糟透了,再看看自己這兩天越來越低的訂閱,感覺真的是自己的文寫的不夠好吧,又感覺自己每天求訂閱求打賞求這個求那個的好煩人,也不想再奢求什麼了,只希望還在追文的親愛的們能陪我一直走下去,給我一個愛的抱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