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一十六章 偏袒

第一百一十六章 偏袒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20 23:22  字數:2463

?

雪安聽了那些姑娘小姐們的竊竊私語,眉頭緊緊皺了起來,這個林雅萱難不成是瘋了嗎?怎麼敢當著杭州各家夫人太太的面說這樣的話!魏雪安想著也從西次間走了出來,立在了林芷萱和林若萱身旁,笑著道:」四妹妹說什麼呢,國公府那日是我請了林家二姐姐來的,因我常年病著,又與二姐姐說話投緣,那天二姐姐便在我屋裡一直陪著我說話呢,所以沒出來跟你們看戲。「

林雅萱見魏雪安都出來給林若萱說話,心中更是惱怒,卻只佯裝詫異地瞪大眼睛道:」是嗎?可是我和三姐姐還有蘆煙妹妹去探望雪安姐姐的時候,怎麼也沒看見二姐姐?「

林芷萱聽著林雅萱竟然不見好就收,還這麼一味胡說,心中更是急怒,屋裡其他幾家的太太夫人都是一臉看好戲似的看著林家的這幾位姑娘在這裡明爭暗鬥地唱著大戲。林芷萱也是沒想到林雅萱不僅來了,還這樣不顧臉面地在外人面前說出這樣的話來,她這不僅是全然不顧了自己,就連整個林家的臉面她也不顧了。

林芷萱道:」妹妹說什麼呢,我們和蘆煙去看安姐姐的時候,二姐姐明明就陪在安姐姐床前說話啊,四妹妹你到底在說什麼?「

林芷萱一臉無辜茫然地看著林雅萱,蘆煙和雪安一聽,也是心中有了計較,蘆煙上前道:」是呀,二姐姐那日明明一直陪著安姐姐說話,四妹妹你在說什麼?「

林雅萱被林芷萱一句話堵得說不出話來,眾人看著自己的眼神都像在看一個瘋子,就連王夫人和劉夫人看著林雅萱的神色也變了,林雅萱心中慌張焦急。卻還是不甘:」我倒是沒聽說二姐姐和安姐姐還有這樣好的交情,竟然不叫三姐姐,卻叫二姐姐在床前陪了一天。「

王夫人原本看著林若萱來心氣不順,但聽了林雅萱這樣失禮的話,更是氣得胸口發悶,不能再任他們這樣給別人看笑話了,笑著道:「她們姐妹從小一起長大的。你從西北來得晚。自然不知道這些。」

林雅萱被王夫人一句話堵得眼前發暈,險些氣得昏過去,劉夫人急忙上前扶住了林雅萱。心裡對林雅萱的無禮更是惶急,氣得恨不得錘林雅萱,這還當真不如不來,林雅萱今日在梁家當著整個杭州世家太太們的面一鬧。日後這些江南氏族裡哪家還願意娶林雅萱?!

劉夫人不敢再讓林雅萱說話,只急忙攔了林雅萱。對王夫人和梁老太太陪笑道:「我這幾日身子不舒服,這丫頭沒日沒夜地陪著我,想來是累著了,才這樣多話的。平日里並不是這樣。」

梁老太太本就對林芷萱幾個的籌謀知道一二,如今早已從這一場大戲裡看出了門道,聽了劉夫人的話。心中只暗自譏諷,面上卻呵呵笑著道:「沒事。我最喜歡這樣能說會道的孩子了,要論起說話蘆煙才第一個,那孩子也是從小在我身邊長大的,我就喜歡她那一張能說會道的嘴,這四丫頭也是個聰明伶俐的,他們姊妹說說笑笑倒也是熱鬧,今日本不就是為了大家聚著熱鬧來的?」

各家的夫人見梁老太太給林家打圓場,也是跟著笑著稱是,心裡卻都是譏諷嘲笑,梁老太太這才看著林雅萱道:「你二姐姐若萱這丫頭啊,跟你還有你三姐姐一樣,都是我當初讓紋苔寫了拜帖請來的。」

若萱這丫頭……

若萱……

梁老太太竟然能叫出林若萱的閨名!

各家的夫人姑娘們都是詫異地看著林家的這一家人,收起了適才心裡的輕蔑。

被點了名的梁夫人也是急忙陪著笑對林雅萱道:「是啊,若萱這孩子也與你一樣,都是寫了帖子請來的。」

林雅萱不曾想梁老太太和梁夫人竟然也如此的維護林若萱,被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梁老太太見她終於消停了下來,又引著眾人熱熱鬧鬧地說笑了兩句,把這頁掀了過去,又讓蘆煙領著林芷萱和林雅萱姐妹自去玩笑,不必在這裡拘著無聊,卻獨獨留下了林若萱。一屋子的夫人太太們說著話打著機鋒,東西次間的姑娘小姐們也都是說著話,可眼神卻再也離不開明間陪著王夫人與梁老太太說話的林若萱,還有站在西次間眾人都退避三舍的林雅萱。

終於挨到了午時,梁夫人便來張羅著眾人去華容館入席,各家的太太奶奶們相熟的湊在一起,三五成群地一同往華容館去。

李夫人一直在幫著梁夫人張羅客人,也沒工夫管蘆煙,蘆煙便只來粘著林芷萱,雪安也是與他們走在一起,而林雅萱早就被劉夫人拘在身旁,再不放她走開一步,多說一句話。

林芷萱和蘆煙三人看著走在最後無人問津的林雅萱母女兩個冷笑。

原本王夫人還想抽空問林芷萱兩句林若萱的事,可如今被眾人圍著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梁家在華容館擺了十多席,大家說說笑笑的好不熱鬧,都彷彿已經忘了適才林雅萱帶來的鬧劇,蘆煙坐在林芷萱旁邊,看著聊得很是熱絡的陳氏和蔣氏,低聲在林芷萱耳邊道:「你嫂子是與我大嫂說了什麼,兩個人竟這麼好了?」

林芷萱沒答她,反問道:「你來得早,可知道紹興知府齊家的人來了嗎?」

蘆煙見問想了一會兒道:「似是來了,不過對二哥哥的婚事卻不是很熱絡,喏你看,坐在最遠的那桌,似是和杭州知府樓家的喬大奶奶坐在一桌呢。」

林芷萱朝那裡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想來陳氏和蔣氏所謀之事成了。

林芷萱又問魏雪安:「姐姐身子好些了嗎?」

魏雪安道:「早就好了,只是我哥哥也快回來了,如今眼看著交了四月,五月里我們就要啟程往金陵去了,你可跟姨母說過此事?」

林芷萱道:「還沒有,這些日子只為了今日的事忙著,還沒倒出空來。」

魏雪安語重心長道:「我是想你去的,嬸嬸已經答應讓蘆煙跟著我們去了。」

林芷萱點頭笑著道:「我盡量說服娘吧。」

三人低聲地竊竊私語,梁老太太的餘光卻一直瞥著在那裡安安靜靜吃飯的林若萱,她彷彿將眼前一切喧囂置若罔聞,雖有幾分局促,有幾分不知所措,可面對眾人各色的眼神,她舉止行動卻依舊恭謹守禮,沒有一絲差錯。有著幾分骨子裡透出來的謙卑和寵辱不驚。

未完待續。

ps:感謝山竹的月票,感謝縭茜的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然而我們昨天還是從新書銷售榜上掉了下來t_t,唔,讓我們一起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