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一十三章 撒潑

第一百一十三章 撒潑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9 11:05  字數:2293

?

眼看著錦繡坊的衣裳做成,林雅萱卻再沒了去春日宴的興緻,她寧可一損俱損,也不要成為林芷萱的墊腳石。劉夫人再三勸她不要那麼極端,梁家也很好,可林雅萱卻只一味賭氣不許。

到了二十那日,陳氏讓人往林芷萱屋裡送月例銀子。

卻不想來的人竟然是夏蘭的老子娘,她自從進了陳氏那裡,便一直被陳氏拘著,管教得極嚴,作些最苦最累的活計,吃不飽穿不暖還常常挨打,眼看著熬不下去了,今日也是花了好些銀子,才從陳氏那裡出來,得了個送月例銀子的差事,一見了夏蘭,便泣不成聲。

夏蘭見她這樣,便也急忙將她叫進了自己屋裡,常婆子只管哭:「你個不要命的小娼婦,是不是你害我!我可是你親娘,你竟然叫二奶奶這樣來迫害我和你弟媳婦!」

夏蘭見她娘哭,又這樣說,她心裡也是委屈:「娘渾說什麼,您是我的親娘,我怎麼會害您!只是想讓您瞧瞧,這林府里的下人過得都是些什麼樣的日子!您當我剛進府的時候,比您現在強多少?您覺著我這些年是怎麼熬過來的?您當我挨得打罵就比您就少嗎?」

夏蘭說著,也是嚶嚶哭了起來。

常婆子只看著夏蘭在林府里風光,卻不想裡頭竟然是這樣的光景,這伺候人的活計,果然不是人做的,他們在外頭憑著夏蘭的威風,咋咋呼呼,吆五喝六的沒人敢惹著,想什麼時候睡什麼時候睡,想什麼時候起什麼時候起。現如今在陳氏那裡連最低賤的粗使婆子都隨意打罵她們,原本常婆子還鬧過兩場,活生生被胡媽媽打怕了,如今的日子簡直是生不如死。

胡媽媽得了陳氏的指派,一味地作踐她和常遠家的。常婆子也真是活不下去了才花了大錢買通了陳氏屋裡送月例銀子的小丫頭過來求夏蘭,便也顧不得那許多隻握著夏蘭的手:「我的兒,娘求你了。我可是你親娘。你趕緊求了三姑娘,放我們出府去吧。」

夏蘭剛要說什麼,便聽見外頭鬧哄哄的。是陳氏處的胡媽媽過來抓人了,她聽說了屋裡的小丫頭竟然收了銀子放了常婆子出來,氣得當即便給了那小丫頭兩個嘴巴子,帶著兩個婆子就來拿人了。

鬧哄哄里常婆子連哭帶叫地被抓走。滿嘴裡喊著:「夏蘭,你個小賤蹄子。一味找人來迫害我!害死了我你能得什麼好?你個不要命的小娼婦,你害死你老子娘!你要遭天打雷劈!」

夏蘭立在門邊哭得淚流滿面,卻不敢上前去攔。隻眼睜睜的看著常婆子被帶走。

她心裡疼,心裡不舍。卻再也沒臉去求三姑娘了。況且這些日子,三姑娘正忙著,她如何能再拿這樣的事情去驚擾三姑娘。三姑娘早已經是極其厭棄了她們一家,若是自己再去說。三姑娘只會怪自己不知輕重,連帶著也不要了自己。

夏蘭哭著,卻一步也不敢再走錯。

林芷萱聽秋菊說了外頭的動靜,只是緩緩的點了點頭,並無她話,春日宴的日子漸漸近了,如今林若萱的事情打頭,其他什麼事都只能暫且放放。

三月二十五,林若萱的衣裳終於成了,林芷萱給林若萱穿上了這一身兒,又讓夏蘭給梳了頭,秋菊給上了妝,屋裡的人都是眼前一亮:「哎呀呀,都說人靠衣裝,佛靠金裝,你們快瞅瞅,這二姑娘打扮起來,比三姑娘也絲毫不差啊。」

林若萱急忙推辭,眾人卻都點頭稱讚。

林芷萱看了也是歡喜:「就這麼定下了,這衣裳首飾,秋菊好生收著,那日春桃和冬梅跟著我隨娘先走。」

「哎。」春桃喜形於色地急忙應了一聲,這是林芷萱醒來之後,第一次讓她陪自己出門去。

林芷萱對她含笑點頭,這才繼續道:「秋菊和夏蘭陪著姐姐去。這幾日夏蘭你想個法子去見你弟弟常遠一面,那日,讓常遠駕車領著你們和姐姐去。出門比我們晚些,路上卻要常遠的馬車快些,緊跟在我們後頭到。」

夏蘭點頭應著,林芷萱又對秋菊道:「好生陪著姐姐,在梁家見機行事,多幫姐姐留個心。」

秋菊點頭應著,林芷萱又問顧媽媽:「林雅萱那邊如何了?」

顧媽媽道:「我聽劉婆子說,四姑娘已經和大太太鬧了起來,大太太讓四姑娘去春日宴,四姑娘聽了姑娘放出去的那些話之後,就死活不許,也不打扮,也不收拾,嚷著不去春日宴了。」

林芷萱點頭,想來陳氏還在那裡加了旁的話,但只要能達到相同的目的,她也不去管是用了什麼法子了。

日子一天天的近了,林若萱經常失眠,二十九日夜裡,林若萱與林芷萱並頭躺下,卻許久都睡不著,終究忍不住與林芷萱說說話:「妹妹,我真的怕自己做不好。我……我好怕……」

林芷萱笑著安慰她:「哪裡就讓你做什麼了?你只管去遊園,你平日里怎樣說話就怎樣說話,你平日里怎樣待人接物,還就那樣便好,旁的事我和安姐姐、蘆煙都會替你周全的。」

林若萱還是十分的忐忑:「梁夫人不會喜歡我做她媳婦的。」

林芷萱見林若萱這個樣子,怕是一晚都睡不成了,當初讓她見梁靖知的時候就是怕她這樣,所以不敢跟她明說,如今林芷萱只握緊了林若萱的手,她與林若萱說了多少遍,梁夫人就喜歡她這樣的,可林若萱死活聽不進去,林芷萱只得道:「那姐姐便只當明日是去看看,若是成事便是姐姐的造化,若是不成,也是天意,咱們也不要苛求什麼成與不成。便是不成,咱們日後再做打算,走一步算一步,又不是明日嫁不出去,咱們就活不成了,姐姐別太緊張。」

林芷萱這樣一說,林若萱倒是釋懷了些許,是呀,便是嫁不了梁家,最差的也不過是嫁去西北罷了,又不是就沒有活路了,只要活著就好了,這不就是自己以前的願望嗎?怎得自己如今這般貪心了。林若萱想著身子也漸漸放鬆了下來,不多時竟安穩地睡著了。未完待續。

ps:感謝書友160418010751746的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