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一十二章 周全

第一百一十二章 周全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9 11:05  字數:2267

?

梁老太太拿著那一百兩銀子斜睨了裘嬤嬤一眼,卻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將那一百兩銀子折了,收進了自己的袖子里,道:「也得我親眼見了這林家二姑娘到底是個怎麼樣的才能定奪,你這私下收的賄銀我先沒收了,若是好,就賞你,若是不好,就是我的了。」

裘嬤嬤也在一旁哈哈大笑:「老祖宗,您說我富得流油看不上這一百兩銀子,您自己個兒呢?我們家也就是個小油壺,您卻是個大油坊。我這麼大年紀這好不容易受了回賄,還讓您收了去。」

梁老太太被她逗得笑:「你瞅瞅你這個小家子氣,一百兩銀子要了你的老命了!」

笑完了才問她:「是叫個什麼名?春日宴那日,我要好生的端詳端詳。」

裘嬤嬤道:「閨名叫若萱,只是也不知道春日宴那日能不能來得成。」

梁老太太笑著道:「定然來的成,要不然她們這幾個丫頭前頭做得這些,豈不都白費了。你再去給我好生打聽打聽,這個林家二姑娘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裘嬤嬤笑著點頭應著退了出去,叫外面的丫鬟進來伺候,出門便看見了等在院門外的梁靖知,裘嬤嬤抿著嘴笑著迎了出去:「二爺來給老太太請安?」

梁靖知看著裘嬤嬤的臉色,卻是笑著作了一揖:「不是來給老太太請安的,是來給嬤嬤請安的。」

裘嬤嬤呵呵笑著,急忙扶了梁靖知起來,與他去了無人的假山石後:「我可不敢當。」

梁靖知道:「那幾個小丫頭行事莽撞,還望嬤嬤千萬替他們周全,切莫讓老太太遷怒於她們才好。」

裘嬤嬤笑著道:「老太太火眼金睛。無論我怎麼周全也逃不了老太太的法眼的,好在如今這位二姑娘已經在老太太那裡掛上了名,以後能不能成事還要看這位二姑娘的運氣了。不過……」

梁靖知看裘嬤嬤神色有異,問道:「有什麼不妥嗎?」

裘嬤嬤正色道:「我覺著這林二姑娘過老太太這一關倒是不難,只是畢竟庶出,太太不太喜歡。」

梁靖知聞言肅然,對裘嬤嬤又作了一揖:「我知道了。多謝嬤嬤。」

裘嬤嬤點頭。送著他離開,梁靖知卻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轉頭對裘嬤嬤一笑道:「若事成了,您被收走的蘆煙給的那一百兩銀子。我十倍還您做答謝。」

說著便笑著快步走了,只留裘嬤嬤在後面笑得合不攏嘴地瞅著他瀟洒的背影低聲罵:「也是個淘氣的猴兒!多大小了,還跟小時候一樣!」裘嬤嬤心裡也是嘆著,難得梁靖知心情這樣好。想來這位姑娘也是極得他喜歡的,才會讓他願意這般縱著那幾個姑娘胡鬧吧。

入了夜。梁致遠回了家,與梁夫人從老太太處回來,梁夫人就開始喋喋不休地跟他抱怨梁靖知的婚事。

梁靖知來給父母請安,在門口。正聽見梁夫人和梁致遠撒潑打諢地抱怨:「……老太太竟然想給靖知說一個庶女!咱們靖知是個怎樣的人,便是不說咱家的家世,他年紀輕輕。身上又有功名,過不了幾個月就要進京了。以後更是前途無量,若說為了老爺,為了咱們梁家不能娶個王公貴戚家的小姐,那定然也要娶個千尊萬貴的嫡小姐過來吧!老太太竟然要給靖知娶一個落魄人家的庶女,這事兒我無論如何也不許!」

梁靖知站在門邊,不小心聽了些去,梁夫人的貼身大丫鬟寶環聽見梁夫人的聲音越嚷越大,看著梁靖知站在廊上十分的不合適,便要去給通報,梁靖知卻攔住了她:「不必了,既然父親和母親有事商議我就不進去了,好在晚上在老太太處吃飯的時候也都拜見過了,我便先回去了,你也不必與太太說我來過。」

寶環卻十分的不知所措,梁靖知知道她是頂效忠梁夫人的,便也不為難她,只笑著道:「你與我過來,我有兩句話跟你說。」

寶環這才跟著梁靖知去了無人處,梁靖知低聲跟她交代了兩句。

寶環聽著梁靖知的話有理,便也點頭笑著應了:「當真如此,二爺說的是,如此也能讓夫人寬寬心了。」

梁靖知點頭笑著道:「只是別說是我教你的。」

寶環急忙點頭應著:「這個我知道,自然不敢。」

梁靖知這才辭了離開。

也不知那夜梁夫人與梁致遠說的如何,只是第二日梁夫人依舊愁眉不展,滿面的戾氣,但凡下人有一分做得不合心意,便是一頓打罵。

早起梁大奶奶和大爺來請安,梁夫人也不曾給個好臉色。只看著桀驁不馴的梁大奶奶越發的生氣。

一直到服侍著老太太吃了飯,梁夫人才得了閑回去,寶環上前奉了茶,笑著回稟道:「大奶奶適才派了人來傳話,說忙著春日宴的事,中午就不過來陪太太吃飯了。」

梁夫人聞言便氣得拍了桌子:「忙忙忙,讓她忙死算了!連婆婆都不好生伺候,當初梁家的瑣事在我手裡的時候,也沒見我那頓不去陪老太太吃飯的,她知不知道什麼叫三從四德!什麼叫婦道!我這才往她手裡放了多大點權,她便蹬鼻子上臉稱了霸王了!合該以後我求著她,我去伺候她吃飯了!」

寶環急忙上前勸了半晌,梁夫人發過了火氣,才漸漸消停了下來。如今梁夫人又想了一遍寶環方才似是隨意的一句話,卻忽然安靜了下來。這些嫡親的小姐,個個飛揚跋扈的,已經來了這樣的一個大奶奶讓她不省心的,若再來一個如此這般的……倒是不如庶出,若是能品性溫和些,任她想怎麼揉圓捏扁都順著自己的意才好。

況且林家已經是這樣的人家了,嫡出庶出又有什麼差別。

看來春日宴那日還是要好生看看這個林家的二姑娘了。

且說林芷萱這幾日除了給王夫人請安,便幾乎足不出戶一心一意的給林若萱做衣裳,林若萱的針線也是做得越來越好,林芷萱讓她繡的那方帕子也快成了,只是花樣不再是玉堂富貴,而換了鳳穿牡丹。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