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一百章 心見(一)

第一百章 心見(一)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303

夏蘭道:「似是那天顧媽媽請來的那個神婆的緣故,她像是與太太說了些什麼,太太雖然不盡信,卻也在三姑娘的事上放鬆了些。後來二奶奶又去與太太說了些什麼,太太在此事上就更鬆了手。雖然還在準備著,卻像是有幾分要順其自然的樣子,並不強求了。」

林若萱聽了雖是不解,卻也緩緩點頭,仔細思量。她原本只是個逆來順受聽天由命的人,眼前就只盯著自己能吃飽穿暖,做做針線也是為了冬日裡能多得兩簍碳,從來都不去關心這些個。

只是在林芝萱身邊的時間長了,林若萱才開始學著,怎樣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怎樣處處留心,怎樣從被動挨打,到慢慢自己去掌控自己的命運。

雖則林若萱本性便是溫順不爭,但至少她跟林芷萱學著如何自守,如何自保。

林芷萱回來的時候,各房都要落鑰了,一進屋看著林若萱正和夏蘭春桃說著話,林若萱慈母胸懷,言語也十分的溫婉柔順,聽得人如沐春風,不禁想與她交心。

因著那夜勸誡夏蘭的事,夏蘭想來和林若萱也不再是一般感情,自是更親近些,可礙著春桃在這裡,林若萱不能獨趕了春桃去睡,與兩人一起說著話卻也能處處顧及春桃,如此融洽也是不易,日後在梁家雖不能執掌後宅,讓人人拜服懼怕,但是人緣想來也不會差。

見林芷萱滿面笑意地進來,林若萱和夏蘭春桃都迎了上來,秋菊冬梅已經給林芷萱解了披風,那披風是王夫人的,貂絨的料子。上頭的風毛油光水滑的。因著晚上回來夜裡涼,所以硬要給她披上的。

若不是林芷萱想著還有要緊的事情沒和林若萱交代,百般推辭,王夫人今夜便留她在畢春堂睡了。

林芷萱本想讓眾人都早些睡了,養足了精神,可是沒交代的事還太多,林芷萱只讓冬梅回去睡了。卻留下了春桃。

春桃先是詫異。心中卻也竊喜,三姑娘終於對她另眼相待了嗎?

林芷萱道:「春桃,你的身量和姐姐相仿。你去取一套你今年新作的春衣來。」

春桃不知林芷萱何意,卻急忙答應著去了。

林芷萱又對夏蘭道:「夏蘭你給秋菊和二姐姐各梳一個雙丫髻,秋菊用自己的簪子,二姐姐用夏蘭的。我素日里看你帶的簪子就很素雅。」

夏蘭應著,先回去取簪子。然後再回來給秋菊和林若萱梳頭。

林芷萱看著屋裡的秋菊和林若萱道:「明日去了國公府,我帶著夏蘭和你們兩個,夏蘭是我的貼身丫鬟,會一直陪在我身旁。你們兩個是跟車捧衣裳點心的小丫鬟,跟著我過了二門,便會有國公府的丫鬟領著你們去各家丫鬟們歇息的偏院候著。各府跟車的丫鬟婆子都會在那裡,有娘身邊的綠鸝、彩雀、畫眉;林雅萱身邊玉蕊、白芍;大太太身邊的綠蘿、碧茶。」

林芷萱的話還沒說完。春桃和夏蘭都已經回來,林芷萱停住了話,讓林若萱先換上了春桃的衣裳,看著果然合身,林芷萱對春桃笑著道:「明日我讓二姐姐跟著我去國公府,便借你的衣裳穿一天,也不知春桃姑娘舍不捨得啊?」

春桃見林芷萱對她眉眼帶笑,出言玩笑,心中也是暖了許多,急忙道:「哪有什麼捨得不捨得,我們這破衣爛衫,只怕辱沒了二姑娘,二姑娘用得著,那是春桃的榮幸。」

林芷萱笑著對林若萱道:「聽聽這嘴甜的。」

復又和春桃玩笑了幾句,才道:「天不早了,你且回去歇著吧,我還有些事交代二姐姐。」

春桃原本受寵若驚,可聽了林芷萱這話,心中又是咯噔一聲,她不過是哄自己罷了,終歸自己和秋菊在她的眼中是不一樣的。心中如此思量著,春桃面上卻不敢顯露出來,依舊笑著點頭應著:「唉,那春桃就先回去了,姑娘們也早些睡。」

林芷萱笑著點頭,看著她出去帶上了門。

夏蘭也早已經取了簪子回來,林芷萱讓秋菊也換了自己的衣裳,夏蘭已經開始給林若萱梳頭,總要都捯飭出來給林芷萱看看如何,要是不好再換,原本是想著白日里人多口雜,又不能關門閉戶地仔細商量,只能等到晚上,林芷萱思量著一晚上的功夫足矣,卻不想王夫人留了她那麼久。

夏蘭一邊給秋菊和林若萱梳著頭,林芷萱繼續交代起明天的事情來,秋菊和林若萱都仔細聽著,眉頭也是皺了起來,看來明天這一關不好過。

林芷萱看著二人凝重的臉,卻是笑臉安慰道:「別怕,明日你們跟著到了那裡之後,秋菊過了二門跟著國公府的丫鬟走,二姐姐卻不急,你只管跟著我走,就彷彿是我的貼身丫鬟一般,等她們幾個走遠了,自會另有丫鬟來尋你,那丫鬟叫絲竹,是安姐姐的貼身大丫鬟,她會帶你到一處廂房等候。」

林若萱聽到這裡卻是急了:「妹妹你究竟打算要幹什麼?」

林芷萱拉著她的手道:「姐姐別急,你想到哪裡去了,只是我與蘆煙說了你和梁二爺的事,但是蘆煙卻並不放心我給她表哥說的這門親事,所以硬要見見你。」

林若萱聞言卻是詫異,繼而又有些害怕。

林芷萱笑著安慰她道:「你不用怕,蘆煙今年才十二歲,還是滿身的孩子氣,你只管將她當妹妹待,不要去忌憚什麼國公府小姐。只是她也是個有主意的丫頭,道理什麼的都能聽進去,我那日已經與她說好了,她問你什麼你就照實答,不必畏縮猶豫,想三想四的。我既然做主來給姐姐謀劃這門親事,自然是覺得姐姐和梁家二爺極其般配的,又不是為了梁家的權勢,姐姐也不必去故意討好,只要照實說就是最好的。」

林若萱心中雖然還有幾分忐忑,卻還是點頭應了。

夏蘭手上已經將二人的髮髻盤好,林芷萱笑著看了點頭,一面又讓秋菊替二人上妝,一邊道:「姐姐本是面容秀美的,只是明日卻還不到咱們爭艷的時候,萬事低調不惹人注目才好。可即便是到了梁家春日宴上,也要力爭大方典雅,咱們也不與他們比容貌。」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