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九十九章 借刀

第九十九章 借刀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365

陳氏又想著前些日子在國公府聽蔣大奶奶說的話,國喪將近,想來這侯府的次子謝文棟的婚事也近在眼前,林芷萱說的雖則機會渺茫,倒也不是沒有機會,況且若真的成了,那僅是想想也讓人心動:「妹妹說得倒也有理,若是細細籌劃,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林芷萱見陳氏心動的樣子,卻頗有深意地看著陳氏道:「可是姐姐可有想過,若是這件事也讓林雅萱母女兩個知道了,後果會是如何?」

陳氏聞言卻是一愣:「什麼?」

林芷萱不再說話,只靜靜地喝茶。

若是這件事情讓林雅萱母女知道了,她們定然便不再那麼熱衷於梁家的春日宴,甚至會想方設法的讓林芷萱嫁過去,然後成為林雅萱踏入侯府的墊腳石,雖然這事情有些天方夜譚,但是那好的結果給人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足以誘惑那永不知足的母女兩個放手一搏。

陳氏也是已經想明白了:「妹妹是想將這樣的事情告訴她們母女兩個?可是這哪裡比得上咱們自己好生籌謀一回呢?」

林芷萱笑著道:「姐姐可聽說過畫餅充飢?這畫出來的餅即便是再像餅,它終究也是充不了飢的,這次她們退了,還會不會有下次進的機會就看姐姐的了。」

陳氏若有所思,林芷萱卻是笑著起來告辭:「姐姐這裡忙著,我便不打擾了,先告辭了,等改日再來陪姐姐說話。」

陳氏並沒有留她,只是親自送了林芷萱主僕三人離開。

柳香見陳氏臉色不善,送走了林芷萱主僕三人也不曾叫那些管事的媽媽進來回話。只自己小心伺候著:「奶奶,您別生氣……」

陳氏卻不等她說完,便磨著牙道:「西院的那兩個下賤坯子!給她三分顏色,她們還開起了染坊了!當我陳佩涵是泥捏的嗎?!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麼東西也敢打梁家的主意,若是那兩個賤貨能去得了梁家春日宴,我就不配做了這個林家的二奶奶!」

柳香看著陳氏發誓賭咒的模樣,想勸都不敢再勸。

林芷萱那邊帶著秋菊和夏蘭兩個回了自己屋裡。林芷萱叫了秋菊、顧媽媽和春桃來。讓他們這些日子多注意著陳氏和劉夫人房裡的動靜,若有風吹草動,及時的跟她說。

三人應著。林芷萱卻沒有更多的吩咐,又開始著手給林若萱做起了衣裳。

林芷萱只是隱隱覺得,林雅萱今日這一鬧,或許又給林若萱多了兩分機會。陳氏對上她們母女兩個,也能讓自己多少省省心。陳氏想殺人。自己不過是遞了一把刀,一把九曲迴環的看不見的刀。其實林芷萱原本也是可以不多此一舉的,只是她還是怕陳氏行事太過直截莽撞,又在氣頭上。萬一做得出格了,再惹出什麼大麻煩,壞了林府的聲譽就不好了。

眼看到了三月中旬。梁家的春日宴是在三月三十,穀雨的後一天。可在這之前先到的,卻是輔國公府李夫人的壽辰。

三月二十日下午,王夫人便命紫鳶過來跟林芷萱說,晚上讓林芷萱留在自己屋裡吃飯,吃了飯換了衣裳過去,想來王夫人還在為了上次林芷萱那身衣裳的事耿耿於懷,明日要去見梁夫人了,自然要衣著端莊得體些,王夫人怕是要親自指點林芷萱的衣著談吐了。

晚膳送來了西湖醋魚、掐菜炒雞絲、油燜春筍和桂花鮮栗羹,燕窩粥已經停了,林芷萱和林若萱各喝了半碗鮮栗羹,吃了少許米飯,林芷萱便放下了筷子,讓春桃和夏蘭兩個適才在一旁服侍的坐下吃飯,秋菊和冬梅已經外面吃了飯進來伺候林芷萱更衣。

明日,林芷萱必然是要叫了林若萱一同跟著去,林芷萱還在想著早些回來,叮囑林若萱明日之事。便遂了王夫人的意,仔細挑了兩件柔順端莊的衣裳,讓秋菊冬梅服侍著穿上,又命梳頭的婆子梳了一個雙垂髻,配了一支綠雪含芳簪,一支梅英采勝簪,一對薏米大的珍珠耳墜,妝容也十分恬淡柔美。

林芷萱看了一眼鏡中的自己,想來娘會滿意,才對林若萱囑咐道:「姐姐今夜切勿操勞,不要再做針線了,免得累著眼,但也千萬等我回來,若是悶了就讓春桃夏蘭陪你說說話,我盡量早去早回。」

林若萱點頭應著,讓林芷萱只管去。

卻不想林芷萱這一去果然快到二更才回來,王夫人倒是十分的滿意林芷萱的衣著妝容,只是就明日見梁夫人的規矩又交代了半晌,多半是恭敬柔順的話。

林芷萱去了一個多時辰,林若萱便在房裡問起了陳氏和劉夫人之事,春桃道:「我聽柳香說,二奶奶因著那帕子的事,恨極了西院那母女兩個……」

林若萱再問:「那二嫂嫂那邊如今在做什麼?」

春桃見問一愣,繼而道:「說來也怪,二奶奶近日對大太太和四姑娘出奇地好。錦繡坊做回來的衣裳都是二奶奶親自送去的,又著人送了兩條帕子去賠罪,還送了許多時興的衣料首飾,很是熱絡。」

林若萱一聽卻是詫異,細問:「這是因何?」

春桃卻也擰著眉搖頭道:「這我就不得而知了,就連柳香都不知道,只是想來是因為三姑娘與她說了什麼。」

林若萱百思不得其解,再問夏蘭,夏蘭卻只說:「顧媽媽一直通過劉婆子注意著四姑娘房裡的動靜,我這些日子多從綠鸝姐姐那裡問了太太房裡的事。太太一直在為三姑娘和梁家的事費心傷神,只是卻並不如前兩日那麼熱絡了。」

林若萱聞言更是詫異:「這又是為何?」

夏蘭道:「似是那天顧媽媽請來的那個神婆的緣故,她像是與太太說了些什麼,太太雖然不盡信,卻也在三姑娘的事上放鬆了些。後來二奶奶又去與太太說了些什麼,太太在此事上就更鬆了手。雖然還在準備著,卻像是有幾分要順其自然的樣子,並不強求了。」

***

昨天那章「畫餅」做了修改,網頁可以直接看,客戶端的親們長按本書然後底下出現下載/更新,更新一便就可以看了??給大家造成的不方便真的很抱歉,昨天因為晚上回來實在是太晚了,設的自動發布草章沒修改一下子就發出去了,抱歉抱歉,新的一天,繼續求推薦票,月票,訂閱啦!愛你們么么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