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九十四章 天命(給蘇新照和氏璧

第九十四章 天命(給蘇新照和氏璧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410

王夫人聽了顧媽媽這話,卻是驚怒:「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還懷疑……」

顧媽媽急忙躬身道:「老奴不敢,老奴只是想說,三姑娘會不會還是身上有什麼東西沒送乾淨。」

王夫人擰著眉看著她,雖然臉上還是不愉,卻有幾分心動。

顧媽媽知道王夫人素日里最信這個,便繼續緩緩說道:「太太不知道,我們村裡有個神婆,看這事兒很是靈驗,雖然比不上那些仙山道觀里的和尚道士,可是我們村子裡有些孩子嚇著的,還是掉了魂的,讓她來給看看,念兩句咒,燒兩張紙就好了。她又能請神,會看事兒的,也說得很准,三里八鄉的都讓她來看。」

王夫人卻是知道,越是那些名山上的和尚道士,往往最會說好話恭維,或是說禍事嚇人,不過為了騙人錢財,而靈隱寺的法聞大師畢竟是個和尚,也不輕易下山,更不可能來給林芷萱瞧瞧。顧媽媽他們越是鄉下人,這些事情上知道得越多些,聽顧媽媽說的,那人也不似是個只會愛財貪錢來騙人的,便死馬當活馬醫,道:「你是想讓她來給三丫頭看看?」

顧媽媽道:「我也只是看著姑娘身上這樣不舒坦,成日里熬著,就多嘴一句,太太若是不喜歡,老奴就不敢再說了。」

王夫人如今也是寧信其有不信其無,嘆了口氣道:「罷了,便讓她來瞧瞧吧,府里這幾日也是諸事不順的,也讓她來給看看。」

顧媽媽點頭應著,道:「是。我連夜家去,明日就請了她來。」

王夫人應著讓她去了。

次日頭午,顧媽媽已經把那神婆帶了來,王夫人一直守在林芷萱床前,見那婆子面目慈善,衣著樸素整潔,卻並不是什麼衣衫襤褸神神叨叨的模樣。看不出什麼與旁人有什麼不同。可真真假假,有時越是真人,越不露那些虛像。王夫人免了她的禮。只讓她來看林芷萱是怎麼了。

那婆子上前擺了案,點了香請了神,彷彿有幾分迷迷糊糊似狐仙附體的模樣,說話的聲音也尖銳了幾分。才來問了些事情緣由,王夫人將林芷萱摔破頭之後到如今心悸頭痛的病症都說了。

那婆子又來端詳了林芷萱半晌。看到林芷萱的面相之時,卻是目露詫異之色:「這……這……」

王夫人看著那婆子的神色,急忙問:「怎麼了?」

那婆子卻是不答,只來問林芷萱的生辰八字。

王夫人有些猶豫。那神婆見王夫人不信,卻是急了,張口對王夫人說出了許多林府近日的不安寧之事。

王夫人既詫異於她如何會知道這些。心中卻依舊有幾分疑影,畢竟生辰八字這樣的要緊事。輕易是不能與外人說的,況且若是她有心打聽林府的這些事也不是打聽不到的。

那神婆只一心記掛著林芷萱面相有異,想弄個清楚,便道:「太太近日所求也是不順,雖有貴人,只是這貴人卻不肯相助……」

神婆這幾句話卻正中了王夫人求國公府李夫人不成之事,這事兒只有她和國公府李夫人二人知曉,這婆子竟然能一語言中,王夫人這才信了她有幾分道行,便終於道出了林芷萱的生辰八字。

那婆子掐指算去,彷彿也是感嘆,到底是氏族之家才能出如此命格貴重之人,嘴裡喃喃自語道:「當真是尊貴啊,會金局從強格,用金水,透戊帶貴氣,運走北方,行金水,逢凶化吉。」

王夫人見她喃喃自語,便問詳細,那神婆卻只是對王夫人賀喜道:「姑娘是個命格十分尊貴之人,雖則生平多磨難,卻有神佛護佑,能逢凶化吉,太太不必替姑娘擔憂。」

王夫人聽了這話心裡舒坦,又想起近日國公府之事來,想細問林芷萱姻緣,卻又不好當著林芷萱的面問,那婆子看出王夫人猶豫,卻也是猜到了,笑著道:「太太所求之事怕是會多有不順,可這不順怨不得旁人,多半是姑娘不許的緣故,太太所求之事也是姑娘自己的事,旁人幫不上忙,最終能萬事大吉都是姑娘自己的功勞。這事上太太不必替姑娘擔憂。」

王夫人聽了卻是又有了幾分不信,這婚事上,林芷萱一個閨閣小姐,又能出上什麼力,怎能是她自己的功勞?

那婆子看著王夫人的神色,卻也只能道:「太太不信我也沒辦法,只是我看著姑娘倒像是真凰真鳳之命,將來怕是比那鳳凰還要尊貴。」

這話不僅是王夫人,便是林芷萱也是詫異了起來,林芷萱從來不十分信這個,只瞪著顧媽媽,怎得教這婆子說這樣的胡話。

王夫人見這婆子說話吉利,卻也不十分相信,只是疑惑道:」這真凰真鳳說的不是皇后,難道我們家阿芷日後還能當皇后不成?」

那婆子卻一臉肅然地搖頭道:「倒不像皇后,許是比那皇后更尊貴也未可知。」

林芷萱已經聽不下去,阻了那婆子道:「您說笑了,這世上女子,哪裡還有比一國之母更尊貴的?」

那神婆卻彷彿又掐指算著,顛倒了魂魄,眯著林芷萱道:「姑娘難道不知道什麼叫比皇后還尊貴嗎?」

林芷萱心中咯噔一聲,比皇后還尊貴。

當初自己嫁給武英侯為妻,貴為侯爺夫人,皇帝年幼,倚重兵權在握的侯府,侯爺為輔政大臣,卻為人庸懦,力有不足,太夫人在時,把著侯府的大權,便時常幫謝文棟與門客議事,到了太夫人死後,不僅是後宅,便是朝堂上的事,謝文棟也總是拿來跟林芷萱商議。尤其是首輔大臣沐家被以謀反之罪滿門抄斬之後,太后謝文佳為沈氏翻案,在朝中遍植黨羽,不肯放權,小皇帝借侯府之力奪權親政,對林芷萱也是頗為依仗。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比皇后還尊貴嗎?

難道,她終究還是逃不過與前世一樣的結局嗎?

林芷萱呼吸有些急促,無力地躺在床上。

顧媽媽聽著那婆子胡亂說地說了這一通也是心急,她怎麼凈胡言亂語說些這個,倒把自己囑咐的要緊事給忘了,便輕輕咳了一聲,給那神婆使了個眼色,那神婆才想起顧媽媽的囑咐。

王夫人卻是被那婆子三言兩語說得動了心思,便讓林芷萱歇了,叫那婆子跟著往畢春堂細說。

未完待續。

ps:剛要睡下,看了一眼,受寵若驚,急忙打開電腦修出來的,感謝蘇新照的和氏璧,加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