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九十章 變天

第九十章 變天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54

「又是有了什麼好事兒,你興緻這樣高?」

陳氏笑著道:「呵,爺這話說的,我哪日興緻還不高是怎的?」

說著便讓柳香來給更衣,換了家常的衣裳,一邊與林嘉宏道:「你可還記得我前兩日與你說的我喬姐姐家肅哥兒與齊家二姑娘的婚事?」

林嘉宏擰著眉頭想了想,似是有點印象道:「你上次不是火急火燎地說黃了嗎?怎麼還惦記著這事兒?」

陳氏冷笑一聲道:「就是黃了,我也得知道是怎麼黃的,前些日子我就納了悶兒了,齊家算個什麼東西,竟然敢辭我們家的婚事,今兒一打聽才知道,你猜怎麼著?這齊家竟然也打著梁家春日宴的主意!」

林嘉宏翹著二郎腿抿著茶,聞言卻是抬眸看她:「什麼?連紹興府的都惦記上了?梁家這是要幹什麼?」

陳氏睨了林嘉宏一眼道:「好歹你和梁二爺還是一個衙門的人,你倒是半點兒風聲都不知道,還來問我?」

林嘉宏聞言卻是來氣道:「哼,說什麼一個衙門,他那樣的富家公子跟我們豈是一樣的人?誰不知道他上面下面裡面外面的關係,不過是到我們這窮山溝里歷練歷練,才不屑與我們這些破落戶的人為伍,人家一個結交的都是些什麼王公貴戚。況且他這些日子風頭正盛,我聽一個與他交好的同僚說,保不齊今年春夏這位梁家二爺就能有調動。」

陳氏聞言卻是道:「我怎麼總覺得是要出事兒了。」

林嘉宏聽著陳氏的語氣游移不定,也是跟著提了心,放下了茶杯問道:「什麼事兒?」

陳氏見他緊張,卻是笑著道:「大事兒,天大的事兒。卻與我們無關。」

林嘉宏不解,陳氏繼續道:「我今兒聽輔國公府的大奶奶說,梁家這春日宴是鬧起來了。你知道這梁家是伺候宮裡的主子的,消息最是靈通,往往外頭沒人知道的事兒,他們先知道,所以外頭多少人家。都是看著梁家的動作辦事兒。這次梁家鬧了這麼一個春日宴給梁二爺說親娶媳婦。有些心思透的人家兒也都開始急了,便是這春日宴,不僅有姑娘們去。各家的爺們兒也有不少去的,看樣子里外要分兩撥了。」

林嘉宏聞言心思轉了兩圈,竟然驚得站了起來:「你是說……」

這話還沒說出來,又喝了陳氏一聲:「這話可不能亂說!」

陳氏卻是嫌棄地道了一聲:「我說什麼了?你著急什麼?便是真的變了天。與你這微末小吏又有什麼關係?」

林嘉宏道:「一朝天子一朝臣,若是真的變了天。我們也保不齊要跟著動了,況且還有老爺在。」

林嘉宏如此想著,才道:「看來這梁家也著實是個好人家,若是三妹妹嫁了過去。好歹我們這些消息上也靈通些。」

陳氏冷哼了一聲道:「你才回過味來?成日里都不知道你心思用哪兒去了,我只恨我們陳家沒有合適年紀的姑娘,才便宜了你們家的小姐。」

林嘉宏聞言卻是不答。只看著她到:「你就為了知道了這事兒今兒這麼高興?」

陳氏道:「自然不是,這與我何干。我高興個什麼勁兒?哼,你知道嗎?那齊家為了走輔國公府大奶奶的關係,要把餘杭門的宅子送給蔣大奶奶。」

林嘉宏聞言都是瞪大了眼:「餘杭門兒的那所宅子?」

陳氏道:「可不是,瞧你眼饞的模樣。」

林嘉宏卻是搖著頭道:「這齊家還是真下了血本了。」

陳氏道:「要不是下了血本兒,那蔣大奶奶能動心?能去替她說項?」

林嘉宏一聽卻是有幾分擔心:「國公府李夫人應了?」

陳氏笑著道:「沒有,這齊家統共就一個宅子,給了蔣大奶奶,她又拿什麼讓李夫人心動?蔣大奶奶根本就沒把宅子的事兒跟李夫人說,原本這事兒李夫人就懶懶的不願意管,如此便是蔣大奶奶說破天李夫人也懶得再去梁家碰一鼻子灰,這蔣大奶奶若是想說動李夫人,除非把這宅子讓出來,李夫人或許還會有心思去替她走走門路,可是蔣氏怎麼可能捨得出這到口的肥肉,若是這宅子讓李夫人得了去,她豈不是賠本兒賺吆喝?」

林嘉宏道:「可是這兒要是辦不成,她這塊到口的肥肉也得飛了。」

陳氏洋洋得意地笑著道:「所以,我才和這蔣大奶奶商議著,怎麼把這塊肥肉咬住了。」

「哦?」林嘉宏也是來了興緻,道,「奶奶有何妙計?」

陳氏瞅著林嘉宏眼饞的模樣笑道:「嗨,你不會還以為咱們能撈著那宅子吧?別成日里白日做夢成不成?我們是商議著她得了那宅子,我們要了那齊家二姑娘。」

聽陳氏這麼一說,林嘉宏倒是懨懨沒了興緻,隨口應了她一句,便去喝茶了。

陳氏也懶得與他多說,還想著什麼時候要早些再見喬姐姐一面,一同商議商議如何兩面夾擊的好,畢竟這齊家二姑娘年紀也不小了,到時候讓蔣氏在齊太太面前用國喪將近做幌子,告誡她齊家姑娘再不嫁就遲了,再給她堵上樑家的一切門路,引著她們往喬家來,況且她們喬家和陳家的家世也是絲毫不弱,她們嫁進來也是高攀了。

到時候裡面外面各方打點好了,由不得她不同意。

陳氏正打著如意算盤,那邊林芷萱卻還悠然地走在回房的路上,她腳步壓得極慢,似是不那麼急著回房,林芷萱心裡清楚,此時想必林雅萱正在自己房裡等著她回去呢。在這之前,她還有些事兒想先了了。

想著,林芷萱便領著秋菊和春桃兩個,在臨水的亭子里坐了,說是要歇歇,一邊拿出來陳氏送的帕子在手裡把玩。

春桃看著那帕子,心中七上八下,總感覺自己知道了什麼十分不該知道的事情。

林芷萱卻根本就沒有看站在自己身後手足無措的春桃,只是淡淡道:「怎麼,看著這方手帕覺得眼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