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八十九章 舊物

第八十九章 舊物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19

林芷萱心中有幾分忐忑,如果沒有雪安在,她還是真的不敢十分信小蘆煙,即便是有雪安在,後面的事情她還沒有叮囑詳細,她也怕萬一雪安與自己意見相左,壞了自己環環相扣的打算,好在第一步已經交代清楚,她只盼著等李夫人壽宴那日來,走過了第一步,能再有空閑跟雪安交代清楚後面的事情。

王夫人更是心情不愉,唯有陳氏和蔣氏彷彿因著這一上午的私談,變得十分親密。

用過了飯,王夫人沒有再多做停留便走了,王夫人和李夫人面上都是十分親切難捨難分的樣子,林芷萱與陳氏也是與蘆煙和蔣氏各自惜別,看似一團融洽,卻是冷暖自知。

回去之後,王夫人就道是乏了,要回去睡一會兒,讓陳氏和林芷萱也各自回去歇了,陳氏卻喚了林芷萱先跟她去一趟她那裡,有好東西要給她。

林芷萱問是什麼,陳氏卻道:「前些日子父親從京城讓人捎回來的,說是貢品,我這些日子一直想趁著哪日去太太那兒吃飯的時候給你,可你四妹妹這幾日總是粘著你,你也不得閑,我便也一直沒拿出來,今日咱們剛回來,正好你拿回去。」

陳氏這麼說便是說這東西只給林芷萱卻並沒有給林雅萱了,往日里陳氏送什麼東西給林芷萱,都是和林雅萱一人一份的,如今陳氏這樣說便是認定了與林芷萱同進退,也跟著厭棄林雅萱她們娘倆了。況且這幾日,林芷萱越逼她,卻也越顯出那娘倆的本性來,讓人越發的看不上眼。

林芷萱見陳氏興緻如此之高。便知道陳氏與蔣氏的事情十有*是談成了,林芷萱倒是好奇這喬家到底是作何打算,但是陳氏卻似乎並沒有要與林芷萱說這個中就裡的意思,林芷萱也沒有多問,自己只是利用這件事情收陳氏的心,她既然又因此成了事,自然只會更感激自己。後面的事情就由他們自己家的人去操心罷。

林芷萱跟陳氏去了她們屋裡。進了院子竟發現林嘉宏也在家裡,林嘉宏見林芷萱來了也是詫異,林芷萱也是好久沒有見哥哥。二人見了禮,林嘉宏也對林芷萱噓寒問暖了一番,很是體貼。

林芷萱畢竟也是從小在哥哥身邊被寵大的,林芷萱只記得很小的時候哥哥馱著她給她當大馬騎。後來被娘知道了,把兩個人狠狠地打了一頓。又罵哥哥頑劣不知尊重,竟然給人當馬騎,又罵林芷萱不知禮儀,女孩子怎能叉開腿騎馬。

小小的林嘉宏當時只哭著將林芷萱護在懷裡。替她擋王夫人的藤條,一邊哭喊著道:「我從小跟著父親出來,只看著外面的人怎樣。又沒有娘教著,又沒有兄弟姐妹在旁邊告訴我該怎麼教妹妹。我怎麼知道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妹妹更是無辜,她才四歲,她知道什麼,只是我哄著她玩罷了……」

王夫人一聽林嘉宏說出這樣的話來,再一想從小母子分離的苦,這孩子從小離了母親,還不知在外面受過多少委屈也沒人懂得愛惜照顧,也不知跟些什麼人學了些什麼東西,也跟著心疼起來,這才罷了手。

林嘉宏也不顧被母親打得遍體鱗傷,只為林芷萱藕段般白白的小胳膊上的兩條紅腫的鞭痕而心疼。

林芷萱從小心思恪純,記事很晚,那次卻也不知道是因為身上疼,還是因為心裡心疼哥哥,竟就那麼記住了。林嘉宏比林芷萱大七八歲,林芷萱與林嘉宏的感情不比蘆煙對梁靖知的淺,也是後來年歲大了,林嘉宏也成親了,才漸漸分開。

如今林嘉宏倒是幾日未見林芷萱,林芷萱卻是隔了一世了,想起前事,看見哥哥自然倍感親切。

陳氏見他們兄妹兩人聊得熱絡,也是笑著,想讓柳香將她要送給林芷萱的東西取來,轉身卻不見柳香,才要命人去尋,正見柳香和春桃挑了帘子進來,林芷萱也是詫異春桃怎麼在這裡,柳香卻只上前應了陳氏的話,自去找東西不提。

春桃似是想跟林芷萱解釋,可無奈此處不是說話的地方,故而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恭敬地立在林芷萱身後,聽林芷萱和林嘉宏說話。

不多時果然見柳香捧了個精緻的盒子過來,陳氏笑著拿給林芷萱道:「也是前兒我父親才從京里讓人托著捎來的,你瞧瞧。」

林芷萱見陳氏興緻這樣高,便也陪著笑著打開,卻見那匣子里不是別的,竟然是兩方絹帕,林芷萱一下子愣住了,拿出那兩方帕子細看布料花紋,不是別的,正是自己前兩日給錦繡坊繡的帕子。

林芷萱忽然哭笑不得,她竟沒想到,這帕子原來是這樣到的自己手中。

林芷萱身後的秋菊也是看傻了,好在神色不變,而最最震驚的卻是春桃。

陳氏沒察覺他們主僕的異樣,只當是為這麼好的帕子而驚喜,卻只笑問著:「妹妹可還能看得上眼?」

林芷萱這才回過神來,笑著道:「這帕子真是好看,我竟從沒見過這麼好的帕子,姐姐當真送我了?」

陳是笑著道:「那還有假?喜歡就拿著玩去。」

林芷萱這才謝過陳氏,又為了湊趣,在她面前將這帕子的綉工布料又贊了一番,露出十分歡喜的模樣,心中卻是汗然,畢竟她倒是頭一次這樣誇自己的的東西。

一行人又在這裡說說笑笑了一番,林嘉宏又問陳氏和林芷萱去國公府如何,陳氏欲言又止,似是他們夫妻有話要說的樣子,林芷萱便趕緊趁機告辭。

陳氏留了一番說讓在這裡吃了晚飯,林芷萱卻推辭說一路風塵僕僕回來還沒沐浴更衣,也是不便。

陳氏這才點頭,讓她去了,卻命柳香好生送回去,林芷萱辭了,說:「不用勞動柳香姐姐,就兩步遠,姐姐還怕我找不見是怎的?」

陳氏這才笑著送了她們出了院門兒,見她們走遠,林嘉宏才與陳氏回屋,邊問道:「又是有了什麼好事兒,你興緻這樣高?」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