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八十二章 明艷

第八十二章 明艷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485

感謝綰賢,書友15o2162o3529689,2貝,霏微若煙,關少七擒七縱的打賞,感謝公子春秋的長評,真的是受寵若驚,今天的加更在9:15,感謝大家的推薦票!再次謝謝大家的支持!

***

林芷萱一邊翻著看,一邊隨口問顧媽媽:「要了多少銀子?」

顧媽媽道:「原本人家要一百五十兩的,姑娘挑的布料太好了,就是錦繡坊都是找了管事的針線師傅的,親自去庫里提的布料,都是頂好的,又貴,輕易都不拿出來賣。?`那針線師傅見了姑娘要的東西,也猜到了姑娘要做衣裳的,再看看這布料,想必也是知道了個大概,說這衣裳做出來定然十分驚艷,難為姑娘怎麼想的配色,又問姑娘還會做衣裳,看那樣子是十分想要給姑娘贖了身,去他們織造局呢。」

顧媽媽笑著打趣,秋菊冬梅也在一旁掩嘴笑看著林芷萱,林芷萱自然看出她們兩個小蹄子的促狹,卻也只是笑著佯怒著瞪了他們一眼,秋菊和冬梅自然都不怕,依舊吃吃地笑著。

顧媽媽這才說:「咱們不過一百兩銀子,那針線師傅便給咱們讓了個利,說是即便是姑娘不能去織造局,她還是很想能和姑娘見一面,與姑娘切磋切磋,聽姑娘指點教誨的。」

林芷萱詫異道:「是她原話?」

顧媽媽點頭:「是,說得很是客氣謙卑。??`」

林芷萱道:「便先拖著她吧,下次去了,只說主子離不開我,沒法出府就好了,如果她有什麼想問我,可以讓你傳話,或者書信往來,見面是不可能的了,你斟酌著跟她說。」

顧媽媽點頭應著。

林芷萱道:「東西你們且先收起來。今日我要早些睡,養足了精神,明日去輔國公府家探望安姐姐,這衣裳有沒有派上用場的一天。就看明日了。」

林芷萱拿眼去看床邊依舊繼續低頭繡花的林若萱,彷彿不理她們這群沒正形的主僕一般,可是聽了林芷萱這樣的話,燭光搖曳下她薄薄的臉皮還是紅了。

林芷萱讓眾人都各自歇了,留了秋菊守夜。卻想起什麼似的讓顧媽媽也留下還有事要吩咐她。

林若萱見林芷萱這模樣,還以為她們主僕又有什麼要事要商議,正要推辭了去夏蘭屋裡睡。

林芷萱卻拉著道:「不用,我有什麼事情是要背著姐姐的?」

林若萱笑著道:「我自然知道你對我掏心掏肺,我只是想著去替你跟夏蘭說說話,她這些日子總是這麼恍恍惚惚的可不行。`」

林芷萱詫異於林若萱的玲瓏心思,繼而也是對林若萱安然一笑:「那就多謝姐姐了。」

林芷萱讓秋菊幫著林若萱把被褥衣物都往夏蘭房裡收拾好了,見她們都出去了,林芷萱才對顧媽媽道:「我明日放媽媽半天的假,出去幫我做件事情。」

顧媽媽急忙躬身聽著:「姑娘吩咐。」

林芷萱對她促狹地一笑道:「你去幫我找個人……」

等秋菊安排好了林若萱的事情回來。林芷萱已經與顧媽媽交代好了,顧媽媽點頭應著,說一定辦妥。

林芷萱這才讓她出去,秋菊雖有幾分好奇,卻也沒有多問,只是看著林芷萱還沒有睡意,便終於忍不住把今日紅杏拉著春桃說的話告訴了林芷萱,言語十分的氣憤。

林芷萱聽了,先是怔了一瞬,繼而笑著安撫秋菊道:「你這就是中了人家的計了。」

秋菊不解的看著林芷萱。

林芷萱笑著道:「我雖不像信任你們一般的信任春桃。但她這些日子做的努力我還是看在眼裡的,她還是有意要效忠於我的。紅杏的那些話不是為了亂她的心,卻是為了亂你的心,你一旦在我面前鬧起來。或者私下裡擠兌起春桃來,才會讓她絕望,說不定就真的去投奔林雅萱她們去了。這個時候,不是要你來疑她,卻是要你來容她的。」

秋菊聽了林芷萱的話,也是豁然開朗:「姑娘。是我錯了。」

林芷萱卻是笑著道:「我知道你替我留心這些,也是一心為我的緣故。春桃你還要一如既往地替我留意著,她不可能成為咱們的自己人,但是她在府里這麼多年攢下來的人脈還當得起我一用。所以才對她不遠不近地吊著,既不能讓她知道我們太多要緊事,以免旁生變故,也不能一味提防排擠,讓她寒了心,把人都擠到林雅萱那邊替她忠心去。」

秋菊看著林芷萱,這才認真地道:「我記住了姑娘。」

林芷萱笑著拍拍她的手:「睡吧,明日我只帶你一人過去,千萬機靈些,處處都替我留著心。」

秋菊對林芷萱展顏一笑,大力點頭。

次日,林芷萱比平常早起了半個時辰,開始仔細挑起了衣裳,又命梳頭的齊婆子梳了個精緻的髻,一身打扮下來,顯得人很是精神爽利,林芷萱在她們面前轉了一圈,問:「看我這一身兒,如何?」

只見林芷萱梳了個高椎髻,配了兩根藍玉銀包邊簪和一隻雙尾步搖,戴了對兒晶瑩剔透的水晶耳墜,身上穿了件刻絲金銀如意雲紋緞裳,下著水紋八寶立水裙,一雙青緞粉底兒繡花鞋。

秋菊站在一旁看著,卻是微微擰起了眉頭,夏蘭這幾日總是忐忑於林芷萱對她的態度,自以被林芷萱厭棄,雖然擔著屋裡的大丫鬟的名聲,卻也明白現如今三姑娘屋裡秋菊最大,故而每逢林芷萱問些什麼,她也總是緘口不言,訥訥不答。

秋菊見她不開口,只得回道:「好是好,只是太明艷了些。」

冬梅卻是不解,只瞪大眼睛道:「明艷不好嗎?我瞧著姑娘這是一身兒極好,等那日去拜壽的時候也這麼穿,保准在讓別家小姐羨慕死,咱們小姐容貌本來就是拔尖兒的,這身衣服又搭得這麼好,把姑娘的美貌都襯托出來了。」

秋菊卻是點了點冬梅的額頭,十分的不以為然。

春桃在一旁也是彷彿鼓足了勇氣似的開了口:「好是好,只是顯得姑娘太幹練了些,有些像二奶奶的作風,甚至……會讓人覺得比二奶奶還要好強些。」

林芷萱十分讚賞地看了春桃一眼,春桃見林芷萱如此看她,先是一愣,繼而心中大喜,不過一個眼神,竟讓她有些欲感激涕零,昨日忐忑不安的心情一下子安定了下來。

林芷萱的眸光卻再次轉向了夏蘭,就那樣靜靜的看著她,似在等她的答覆,夏蘭忽然想起昨夜林若萱與她說的話。

「你只在害怕,卻有沒有想過三妹妹為何生你的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