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八十一章 離間

第八十一章 離間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306

次日,林芷萱和林若萱自去王夫人處請安,卻不想林雅萱竟然又來了,還在王夫人處與林芷萱等人一起用了早膳。??`

這林雅萱也是黏上了林芷萱,林芷萱對她疏離,她也彷彿渾然不覺,湊在林芷萱身邊姐姐長姐姐短的,讓林芷萱十分的頭疼,林芷萱與林若萱從王夫人處告辭回來,林雅萱復又跟了過來,還與昨夜一樣,十分不把自己當外人,在林芷萱房裡這摸摸那看看,甚至開始翻林芷萱的飾盒子,想看看王夫人給林芷萱打得頭面是怎樣的,林芷萱有多少她沒有的好東西,可以在梁家春日宴上擺弄。

林芷萱的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好在王夫人至今還沒有跟林芷萱正面提過春日宴的事,王夫人總歸是把林芷萱當成千尊萬貴的閨閣小姐,只會為她打算,替她周全,卻是不可能與她直言婚嫁之事的,所以便是林芷萱的頭面選好了,沒到春日宴那天,也是不會提前拿出來給林芷萱的。

只是見林雅萱如此這般,林芷萱心中卻是擔憂,若是接下來的日子,林雅萱都這般糾纏自己的話,那她還哪裡有功夫給林若萱做衣裳呢,若只有晚上,是斷斷來不及的了。

林雅萱在裡面與林芷萱糾纏著,用不著太多人伺候,林雅萱的貼身大丫鬟紅杏已經拉著春桃說話去了,兩人也不曾走遠,只在西次間,這樣那邊召喚也能聽得見,紅杏拉著春桃進了裡屋,在裡面垂下了帘子,說體己話。.?`c?o?m?

玉蕊原本和秋菊都在林芷萱和林雅萱跟前伺候了半晌,後來林雅萱教她們各自玩去,別都杵在這裡,玉蕊這才攜了秋菊出來,玉蕊也不讓秋菊,只跟她說話:「也不知道紅杏和春桃兩個去哪裡偷懶去了,咱們找她們去。」

秋菊雖然不想去。卻也想從玉蕊那裡打聽些林雅萱的事情,看看這林雅萱到底打的什麼主意,也好替林芷萱解解如今的困局,便跟著她去了。玉蕊攔了小丫鬟荷香問道:「你春桃姐姐呢?」

荷香道:「適才見著在西次間和紅杏姐姐說話呢。「

玉蕊笑著應了,放她走了,便拉著秋菊往西次間去,剛到門口便聽見裡面紅杏說:「……我也是當真替姐姐不值,當年三姑娘房裡。就是姐姐和趙媽媽了,如今三姑娘一摔轉了性子,這房裡我看都是秋菊和顧媽媽的天下了。」

春桃的聲音頗多無奈和蒼涼:「主子喜歡誰不喜歡誰,哪裡是我們做奴才的能左右的?」

紅杏道:「姐姐說的是,可是有的時候主子的性子咱們做奴才的不能挑,主子卻可以,姐姐當初不僅在二太太面前很是得臉,就連我們姑娘也很是喜歡姐姐的穩重周全,成日里把姐姐掛在嘴邊讓我們好生跟姐姐學著……」

秋菊一聽紅杏這話,心中怒火乍起。8小說`春桃原本就是林芷萱屋裡這一塊鐵板中最脆弱的一角,她這是在挑撥春桃投誠四姑娘!

玉蕊看著秋菊的臉色,知道林雅萱的目的已經達到,她才不想讓秋菊就這麼衝進去把這事兒鬧到明面上,再牽扯上紅杏林雅萱,她只要讓秋菊聽見這話就好了,等沒人的時候,她們主僕自己鬧去。

玉蕊正在尋思著要攔住秋菊,忽然見顧媽媽抱著一個大包袱進了院子,似是現了林雅萱在房中。竟然輕手輕腳地抱著包袱往自己屋裡去了,玉蕊正是起疑,便揚聲喊了一句:「媽媽這是去哪兒了?這麼半天才回來?這抱著一大包袱什麼?」

顧媽媽回頭,正看見立在西次間門邊的秋菊和玉蕊。顧媽媽見問無法,終於停住了腳,笑著道:「前些日子剛做的春衣,屋裡有幾個小丫頭的尺寸不合適,拿出去叫給改了改。」

秋菊自然是知道那包袱裡面是什麼,被玉蕊一問。心即刻提了起來,也顧不上春桃了。

玉蕊卻是起了疑心,笑著迎了上去:「呦,這點小事竟然也勞煩媽媽親自拿去,我倒三姑娘房裡丫鬟的衣裳是不是比我們的都金貴。」

秋菊笑著道:「府里丫鬟的衣裳都一樣,有什麼好看的。」

玉蕊見秋菊去攔,更加疑心,裡面紅杏聽見玉蕊的聲音,也知道事兒成了,便也拉著春桃出來看。

玉蕊不依不饒,似乎玩笑著道:「都說了是小丫鬟的衣裳,怎麼我還看不得了?想必是媽媽騙我,裡面不知道裝的什麼好東西,我偏。」

幾人正在院子里僵持著,誰都不肯退讓,夏蘭迎了出來,笑著道:「這都是站在院子里做什麼?三姑娘和四姑娘叫你們進去伺候呢,顧媽媽也趕緊去放下東西,姑娘讓您今晌午親自做兩個菜,紅杏去大太太那裡遞個信兒,四姑娘今兒午膳在三姑娘處用了。」

顧媽媽和秋菊一聽這話才暗自鬆了一口氣,玉蕊和紅杏得了吩咐也是無法再糾纏,各自照著夏蘭說的去做了,秋菊先幫著顧媽媽去放東西,回頭卻恨恨地瞪了春桃一眼,春桃一怔,繼而心中一陣驚慌。適才玉蕊喚住顧媽媽的聲音就彷彿是在西次間門口,難不成自己與紅杏的話她都聽見了?

春桃細細思索了一遍,雖則自己不曾說什麼大逆不道的話,可是紅杏的話卻太出格了!萬一秋菊再只聽見個一言半語,那更是了不得,三姑娘不會真的因此懷疑她吧?難不成自己這些日子所做的努力都白費了?難道,難道自己真的只剩下去投奔四姑娘這一條路了?

林雅萱在林芷萱處流連了一整日,晚上還隨林芷萱一同去給王夫人請安,在王夫人處留下用了晚膳。林芷萱一日都不得閑暇與顧媽媽說上兩句話。

一直到了晚上,林雅萱才回去,林芷萱只覺得身心俱疲,總要想出個法子來讓她離了自己才好。

顧媽媽抱著一大包袱衣料針線來了,在桌子上攤開給林芷萱看,林若萱略有些害羞地坐在遠處不過來,冬梅卻都是湊上來歡喜地這兒摸摸那看看的,秋菊也湊上來卻在一旁攔著冬梅:「看看就好了,別亂摸,這麼好的料子弄髒了怎麼辦?」

林芷萱一一翻看著,邊問顧媽媽:「要了多少銀子?」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