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七十七章 齊家

第七十七章 齊家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438

感謝顏然cc和希爾熙兒兩位親愛噠的打賞,繼續求訂閱,求月票啦!謝謝大家!

****

林若萱怯怯地看著林芷萱,輕輕點頭。??`

林芷萱道:「姐姐別瞎想了,先走好腳下這步。」

二人說著又繡起帕子來,林芷萱手下飛針走線,繡得極快,心中不但沒有慌張,反而前所未有的安定,她想阻止林雅萱,讓她失去去春日宴的機會,可終究不成,林雅萱還是和前世一般要去春日宴了。

天命到底是否可逆,林芷萱並不知道,只是如果不可逆,她重活一世又到底有什麼意義?即便是當真不可逆,林芷萱也要拼盡全力一試,如此方才不辜負「活著」二字。

林雅萱這幾日往王夫人處走得很勤,成日里喜笑顏開的,林芷萱和林若萱卻彷彿兩耳不聞窗外事,除了早起去陪王夫人用膳,晚上請安,其他時候都在房裡做針線。

幾個丫鬟也得了閑,春桃往柳香處跑得也越的勤。

林芷萱的第一塊帕子到了收尾的時候,正做得累了,手有些出汗,讓秋菊取了水來凈手,春桃從陳氏處回來了。

春桃笑著道:「姑娘讓打聽的事情,已經問明白了。」

林芷萱一邊接過冬梅奉上來的帕子擦手,一邊饒有興味地聽她說。

春桃道:「前些日子樓知府家的喬大奶奶去拜訪了紹興府知府齊太太,玩笑似的提起了喬家大爺與齊二姑娘的親事,可是齊太太卻似乎婉言拒絕了。」

林芷萱挑眉:「哦?」

陳氏的父親如今在京為官,表姐嫁進喬家,喬家雖在杭州,可是喬家老爺位在浙江省守巡道員,官職同樣不低,喬家也是杭州氏族裡數得上的人家,喬大爺又是嫡出長子,齊家沒有道理拒絕這樣好的一門親事。

林芷萱問道:「我記得。你以前跟我說齊太太留在杭州是要賣宅子,那宅子在哪兒?是個怎樣的宅子?如今找到了買主了嗎?齊太太要在杭州留多久?她這些日子又走訪了些什麼人家?」

春桃見問也是目瞪口呆,只道:「那宅子似是還沒找到買主,卻有幾家在商議著了。想來還沒有結果,否則,賣了宅子,她們早就該走了。」

林芷萱的眉頭卻是皺了起來,對秋菊道:「把這事兒讓顧媽媽去打聽清楚了。」顧媽媽的當家的顧岳在城郊有養花。花養得十分的好,杭州城裡各家種的花許多都是讓他家給送的,現今春暖花開,正是他往各家走得勤的時候。

秋菊聽了,也是點頭應著,急忙去了。`

春雨綿綿,一日暖似一日,闔府里也都換了春裝,小丫鬟們穿上了新衣裳也都變得喜慶了起來,林嘉志帶著蒙氏回了他們的莊子。王夫人送了好些滋補的藥材,送了兩人回去。

林芷萱送了林嘉志夫婦回來,心中也是唏噓,只盼望著他們能早日從失子之痛中走出來。

林芷萱剛拿起針線,顧媽媽便急匆匆地進來了,說是林芷萱讓打聽的事要了找落。

「自從齊太太帶著齊家二姑娘來了杭州之後,的確是在商議著賣宅子的事,只是卻私底下與涌金門蔣家有些來往。若不是我家那口子與各家的下人們相熟,還真不知道,這涌金門的蔣家竟然與齊家有姻親。蔣家庶出的四爺在紹興為官,娶的正是齊家的大姑娘,這蔣家也算是齊家的親家門裡的,似乎是托著蔣家幫忙賣宅子。」

林芷萱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那宅子在哪兒?是不是個極好的地兒?」

顧媽媽道:「正是呢。那宅子在餘杭門那兒,本就寸土寸金,還說那宅子是個小園林改的,十分的精緻。我家那口子為了問出那宅子的賣價,也讓我家大郎謊稱替家裡主子去問,出了十萬兩的銀子。卻不想齊家依舊不賣,想來那麼貴的宅子要賣,也就只有蔣家這樣的人家才能找到門路吧。」

林芷萱卻是冷冷地勾了勾嘴角:「媽媽此言差矣,我看她家這宅子,便是給一百萬兩也沒用,人家的宅子或許本就不是拿來賣的。」

顧媽媽不解其意,林芷萱繼續道:「讓你們當家的幫我多注意些齊家這母女,看看他們到底想幹什麼。」

顧媽媽十分詫異卻沒有多言,只應著去了。

秋菊給林芷萱倒了杯茶:「姑娘是覺得齊太太拒了與樓家的婚事,是想親上加親,將二女兒也嫁進蔣家來?」

林芷萱卻是擰眉道:「若是如此,她拿著這個宅子又是在打什麼主意。」

秋菊道:「或者是為了借個由子留在杭州和蔣家商談呢?」

林芷萱道:「你這麼說倒也有幾分道理,只是這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為何她要這般偷偷摸摸,還打這個幌子呢?」

林芷萱復又問春桃:「你從柳香那裡打聽著,看二嫂的口氣,喬家是打算怎麼辦?」

春桃道:「怎麼辦倒是不知道,只是似乎沒有放棄的打算,喬太太就是看好了齊二姑娘的品性模樣。」

林芷萱輕輕點了點頭,低下頭陷入了沉思。

沒幾日,林芷萱的房子粉好了,王夫人又給添了幾樣新傢具,也顯得煥然一新。林芷萱搬回了自己的住處,林若萱也一同又跟著搬了過去,彷彿認定了做林芷萱的丫鬟,王夫人沒有說寬赦,家裡人也都不攔著,反而漸漸習以為常。

夏蘭的傷也已經好了大半,不再耽誤在林芷萱面前伺候,看著林芷萱和林若萱二人廢寢忘食地做著刺繡,恭順地奉上茶,林若萱接了,對她微微一笑,林芷萱對她卻依舊淡淡的。

夏蘭不敢言語,只依舊立在一旁陪著,春桃、秋菊都不在,她們二人這些日子總是看不見蹤影,但是夏蘭卻現林芷萱對府里甚至府外的事情知道得越來越多。

林芷萱剪斷了絲線,林若萱也是綉完了最後一針,姐妹兩個相視而笑,不枉熬了這麼多天,兩人的帕子竟然也同時綉成了。

林芷萱笑著拿過林若萱繡的帕子,給她拆了撐子,仔細地打量著:「果然不錯。」

林若萱也是拿著林芷萱繡得帕子看:「與妹妹的一比,就是天上地下了。妹妹繡得又快又好。」

林芷萱卻道:「姐姐太過自謙了。」

林若萱將那帕子打量半晌,卻忽然皺著眉道:「妹妹這兩方帕子和那兩方帕子,繡的花樣是一樣,可怎的看起來又似乎不一樣呢?」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