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七十六章 議嫁

第七十六章 議嫁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431

求訂閱啊!

***

「妹妹在外頭略坐坐就回屋裡去吧,雖說是三月里,可是天還是涼,經不得久坐,你又剛著了風寒。?`」

林芷萱抬頭,看了林若萱一眼,才對她勉強一笑,道:「不礙事,只是看著她們歡喜,一時貪看住了。姐姐累了嗎?不如陪我一道去看看大嫂如何?」

林若萱微微一怔,繼而還是點頭同意,林芷萱和林若萱讓冬梅和幾個小丫鬟服侍著更衣,又吩咐了林若萱房裡的丫鬟去了林芷萱的屋裡,讓春桃看著從自己庫里準備些溫補的藥材吃食送來。

林芷萱和林若萱更衣之後,春桃還沒有回來,秋菊和顧媽媽倒是回來了,顧媽媽抱著一個青布小包,二人臉上都帶著喜意。

林芷萱因問如何,秋菊道:「錦繡坊的人聽了咱們緞子燒了,原本也很是吃驚,臉色極不好看,後來我再三賠了禮,又按著姑娘教的說了,錦繡坊的人倒也沒太為難我們,只是他依著姑娘說的,給了四條錦緞。雖然說了如果繡得好,多的這兩條帕子一樣會給銀子,可是我看他的樣子,倒不像會給的意思,是認了姑娘賠他兩條了。」

林芷萱聞言也是淡笑著點頭:「這樣也好,畢竟我頭一條帕子人家給了五十兩銀子,已經是極虧了,你又帶著人去那裡鬧了一場,再跟人家說死活不會去當綉娘,人家心裡也不舒服,萬事不可一味的爭強,如此退一步也好,算是給人家賠禮。`」

秋菊卻是道:「只是這樣辛苦了姑娘。」

林芷萱笑著道:「做兩條帕子而已,哪裡就算得著辛苦了。」

林芷萱讓秋菊將顧媽媽手裡的包袱收好了,復又看向顧媽媽:「你那親家最近如何了?我搬到這裡來,倒是沒見她探頭探腦。」

顧媽媽一聽,也是笑了,把前些日子她引著劉婆子鬧她女兒紅杏的事與林芷萱說了。才道:「現如今我那親家成日里在四姑娘處尋么,見到紅杏就纏著她要挪到四姑娘屋裡去,紅杏不答應,問她為何她也不說。我那親家就來了氣,罵起紅杏來,現如今她在這裡也呆不住,一得了閑就去紅杏那裡鬧騰了。」

林芷萱聽了也是笑,卻並沒有再說旁的。春桃終於帶著兩個婆子抱著兩大禮盒的東西回來了,林芷萱命她們打開看了,禮選得倒是不錯,只是:「怎麼這麼久?」

春桃道:「那邊二爺已經找了人來粉房子了,都是些爺們兒,又亂得很,我們不好隨便進出,所以耽擱了些。?`c?o?m」

林芷萱聽了點了點頭才對林若萱道:「咱們走吧。」

二人說著帶了幾個丫鬟往蒙氏處去了。

對於這個三天來看了在自己兩次的妹妹,林嘉志夫婦也是感激,林芷萱坐在蒙氏床前又囑咐了好些話。讓她千萬寬心養好身子,蒙氏也是紅了眼,滿嘴裡只會說:「謝謝妹妹。」

這兩日王夫人派人來看得很勤,倒是不缺什麼,只是劉夫人母女對此卻很是冷淡。

林嘉志只說再住幾天就回家去,送了兩位妹妹離開,便又回去陪著蒙氏了。林芷萱看著哥哥的背影心中也是凄涼,林家終究是傷了他的心罷。

林芷萱回去時經過劉夫人院前,見芸香喜笑顏開地送著兩個婦人出來,林芷萱挑眉給秋菊使了個眼色。秋菊離了林芷萱迎上了去跟芸香親昵地打了個招呼。

林芷萱和林若萱二人腳步未停,轉了個彎兒回了林若萱的住處,復又與林若萱嘆了半晌蒙氏可憐,攤上這樣的婆婆遇事竟然拿她出來頂罪。

林若萱卻是若有所思。臉上帶了愁色。

林芷萱問她,她才道:「我聽說梁家的太太也並不是個好像與的人。」

這林芷萱也知道,卻拉著林若萱的手安慰道:「梁家畢竟還是老太太最大,不似我們家祖母祖父都去得早,你若去了梁家,只管得了老太太的喜歡。有她護著就沒事。」

林若萱依舊愁眉不展,反而更是憂心:「我又不比四妹妹和二嫂嫂,笨嘴拙舌的最不會討人喜歡。」

林芷萱卻笑道:「誰說只有巧舌如簧能討人喜歡,我看恭順乖巧也很是難得,你不要與二嫂比,她就是那樣的性子,將來也是要掌林家後宅的,你去了梁家不過做個恭順的媳婦,若是太要強,太會言語,反而會讓你當家的嫂嫂看著不順眼,何苦來,你這樣子我看就最好。」

林若萱想著忽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妹妹一個閨閣小姐,怎得懂得這麼多?」

林芷萱見她言語調笑,也是跟著道:「姐姐總是說嫁給梁家公子八字都沒有一撇,如今倒是認真把自己當起梁家媳婦來了。」

林若萱被林芷萱一句話說得羞了個大紅臉,手裡攪著帕子手足無措:「我……妹妹……你……」

林芷萱看著這樣嬌羞的林若萱,心中也是欣喜,她終於不似前世那般只會成日里苦著臉悲天憫人了。

兩人正說得熱鬧,秋菊進來了,兩人打住了話,秋菊臉色卻並不好看,道:「姑娘,太太命人給林雅萱量了尺寸,從錦繡坊定了新衣裳,還打了頭面飾,說是準備著梁家春日宴。」

林芷萱的眉頭也是皺了起來,各房都剛做了春裳,若是在錦繡坊定衣裳,錦繡坊自然是還存著尺寸的,王夫人竟然還特意讓錦繡坊的裁縫再來一趟給林雅萱量尺寸,想來不過是王夫人心裡過意不去大房沒的這個孩子,終究是順了大太太的意,給予了補償。

林若萱聞言有些緊張地看著林芷萱,林芷萱低頭思量了半晌,卻終究笑著看了林若萱一眼,安慰她:「無礙,不過是一個林雅萱你就怕成這樣,到了那日春日宴,杭州但凡數得上的達官顯貴家的姑娘小姐都會去,姐姐到時候見了,這幅露怯的模樣可不行。」

聽林芷萱這麼一說,林若萱心中反而更沒底了,她是什麼身份,怎麼與那些嫡女小姐比。

林芷萱自然看出了林若萱的心思,卻道:「姐姐自有姐姐的好處,梁家並非是只看官位高低一味攀龍附鳳的人家,否則,梁家又何必鬧出這樣一場春日宴來,提親的人早就擠破門了。梁家那樣的人家,是恰恰最不喜高官之女的。我既為姐姐謀梁家,自然不單單是看上了他們家的高官厚祿,也是覺著你極合適梁家,梁靖知也極適合你的,姐姐要相信自己,更要緊的,是要一如既往地信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