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七十一章 恩情(單調的寶兒和氏

第七十一章 恩情(單調的寶兒和氏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402

今晚還有一更,在7:30,真的很感謝親愛的單調的寶兒的和氏璧,決定加兩更,也是為了編編大人的催更!

***

顧媽媽剛要動手,夏蘭卻忽然急匆匆地喊了一聲「姑娘」,上前攔住了顧媽媽,跟著跪在了林芷萱面前,也是聲淚俱下,抖著聲道:「姑娘,您……再給他們一次機會吧。」

林芷萱依舊閉著眼,但是聽了夏蘭的話,她的眉頭緩緩擰了起來。

在一旁的秋菊也是替夏蘭著急,她怎麼這麼不懂事,這個時候還來求情,難道林芷萱為蒙氏失子之事傷心欲絕她沒看見?難道林芷萱為了綉那錦帕一針一線熬了這麼多日夜她不清楚?難道錦繡坊的規矩她不懂?還林芷萱如今的疲憊她根本就不在意?

常遠家的這一把火不僅讓林芷萱前些日子的心血全都白費,還有錦繡閣的錦緞呢,那是貢緞,林府都沒有的,如今失了這一條錦緞該如何挽回?

「遺失毀壞」那是比「到期不成」更令錦繡坊無法容忍的事情,雖然錦繡坊上次對秋菊十分恭敬,可是秋菊卻知道那是因為那件事自己佔了理,而林芷萱在錦繡坊的身份畢竟只是一名婢女,還是一個他們已經認定了無法收為己用的婢女,對於這樣的事情他們又會提出怎樣的要求?責令做完卻不付銀兩?或是拒絕讓林芷萱再接綉活?

夏蘭心裡只有那個她扶不起來的家,根本就沒有想過常遠家的到底給林芷萱惹了多大的麻煩。

夏蘭見林芷萱不為所動,繼續哭訴道:「姑娘,求姑娘開恩,夏蘭……夏蘭願意不做頭等丫鬟。換姑娘再給我弟弟一次機會。」

林芷萱終於緩緩地睜開了眼,眸光冰冷淡漠,即便是這紅紅的爐火,也無法化開她眸中的清冷,薄唇輕啟:「你是在,威脅我?」

夏蘭急忙叩頭道:「夏蘭不敢,夏蘭是求姑娘。求姑娘再給我弟弟一次機會。」

林芷萱卻是悠悠地嘆了口氣道:「夏蘭。適才大嫂的樣子你也看到了,這種時候,你讓我怎麼再對他們開口?」

夏蘭愣住。

林芷萱看著她。復又和緩了神色:「你還依舊堅持如此嗎?」

夏蘭眸中露出了猶豫,她心裡也在掙扎,林芷萱看著她慌亂的眸子,看著她的猶豫她的掙扎。最終卻終究只從夏蘭嘴裡,聽到了一聲:「姑娘。我只求姑娘給我弟弟常遠一個機會,其他人我不管,我再也不求姑娘了。」

其他人,我不管了……這個其他人。也包括林芷萱吧。

林芷萱聽著她的話,卻是緩緩勾起了嘴角,眸光卻漸漸變得諷刺而凄涼。林芷萱平躺下,不再看她們。只任由秋菊給她烤著頭髮,緩緩地揉按著頭:「我不能即刻答覆你,且先讓我想想,就由你送她回去吧,你也與家裡商議商議看她們同不同意。」

夏蘭抬頭看著林芷萱:「那姑娘……」

林芷萱道:「若我許了你,明日會派人去你家知會一聲,若我不同意,你想回來就回來,不想回來就不用回來了。」

夏蘭聽著林芷萱的話,心裡越來越冷,身子微微地顫抖,卻也知道自己已經無路可退,只能給林芷萱謝了恩,才顫顫巍巍地起來,帶著常遠家的退了出去。

林芷萱對林若萱道:「姐姐頭髮幹了沒?」

林若萱道:「已經幹了。」

林芷萱對她笑了笑道:「今日出去淋了雨,姐姐去喝了薑湯蓋著厚被子睡一會兒吧,免得著了風寒。」

林若萱自然知道林芷萱的意思,她怕是要和她們幾個說體己話,便也笑著點了點頭去了。

林芷萱這才對春桃說:「你去注意著娘屋裡大嫂的動靜,若是醒了來告訴我。」

春桃應著去了。

屋裡終於只剩下秋菊和冬梅。

林芷萱看了一眼低頭站在那裡一動不敢動的冬梅,小丫頭十分的嬌弱可憐,林芷萱道:「過來。」

冬梅聽著叫她,卻有幾分恍惚,終究挪了過去,在林芷萱面前跪下,她知道林芷萱要審她了。

林芷萱看了一眼她的手,道:「把手拿出來。」

冬梅不知所措地看了秋菊一眼,秋菊向她努了努嘴,示意她聽林芷萱的。

冬梅便一眼將手舉過去給林芷萱看,林芷萱看著她那一手的燎泡也是心疼:「多蠢的一個人,竟然用手去捂火!秋菊,去拿燙傷膏來。」

秋菊急忙應著去了,冬梅卻不曾想林芷萱是心疼她手上的傷,眼淚撲簌簌又落了下來,卻不敢再哭出聲,只是委屈道:「我看著姑娘費了那麼多心血綉出來的帕子被火燒了,我心疼。」

林芷萱心裡一軟,卻是笑著起身,把冬梅拉到了自己懷裡,任由她哭著,一邊拍著她的背,一邊道:「我看著我們冬梅白嫩嫩的一雙小手被傷成這樣,我也心疼。」

冬梅哭得更凶了,林芷萱哄了好一會兒,才讓她安靜下來,乖乖地讓秋菊給她往手上抹葯。

可手上傷得太重,秋菊一碰,冬梅就疼得倒吸涼氣,求道:「姐姐輕點,疼。」

秋菊道:「已經很輕了,你總不能讓我不碰著你吧。」

林芷萱看著她二人的模樣也是笑:「喲,能覺出疼來啦?秋菊,不用手下留情,她就喜歡疼。」

林芷萱這一說,冬梅心中的自責又涌了上來,眼中又帶了淚珠兒。

林芷萱急忙道:「罷罷罷,小祖宗,你可別哭了,我真是怕了你了,從前怎麼沒看出來,咱們冬梅倒真是個水做的人兒。」

冬梅復又被林芷萱這兩句話說得破涕為笑,復又有些擔憂地問:「姑娘還會讓常遠家的回來嗎?」

林芷萱見問,臉色又沉了沉,秋菊見狀卻是道:「姑娘就是心太軟,夏蘭都說出那樣的話來了,您還事事處處為她著想,只盼著他們一家榆木腦袋,能體會了姑娘的苦心罷。」

林芷萱卻是帶幾分蒼涼地笑道:「這世間的人哪裡都如你這般的水晶心肝,就不許有兩個笨的?」

雖然夏蘭家裡沒一個好東西,可夏蘭還擔得起林芷萱一用,她在府里的人手本來就不多,要再調教出一個像夏蘭這般能幹的人,更是不易,況且外面錦繡坊還是夏蘭在擔著這名聲,又怎能輕易再自斷臂膀?只是如今他們家的事越發難辦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