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七十章 懲處

第七十章 懲處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356

求首訂,求月票!

***

林芷萱驚恐的看了林若萱一眼:「若是那天人不在了,該怎麼辦?」

林若萱不知林芷萱何意,林芷萱卻是緊緊擰起了眉頭。

是否天命真的不可違,這件事情如果依母親,便得過且過放了林雅萱母女,是自己非逼著她們給個交代,卻沒想到她們狗急跳牆,竟然害得蒙氏失去了孩子。如果……如果自己當時就那麼算了,是不是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她所做的努力,她所想改變的一切,又到底會引發哪些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呢?林芷萱忽然想到了林若萱,前世的一切不過是機緣巧合,如果今世因為自己帶了林若萱去春日宴,而梁靖知沒有出現在那假山亭上,根本聽不見她們的談話該怎麼辦?

帶林若萱去春日宴本就是一件極其冒險的事,林芷萱在賭,卻輸不起,只要林若萱出現在春日宴上,王夫人回家後勃然大怒是避免不了的,而一旦梁家沒有選擇林若萱,那林若萱便再也沒有了機會。王夫人大怒之下,不知道會將林若萱嫁到哪裡去。倒是難道真的讓自己為了姐姐與娘死諫嗎?她想保全姐姐,卻更不忍傷害母親。

秋菊一邊勸著林芷萱不要胡思亂想,一邊扶著她回了杏林居里,剛一進院子便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滿家的丫鬟婆子也在這裡進進出出,竟然比王夫人處還要忙亂。

秋菊扶著林芷萱進了內室,抬頭便看見房中的桌子不見了,屋裡到處被煙熏得漆黑,林芷萱的眉頭也是皺了起來:「這是怎麼了?」

冬梅在東次間剛由雲白和紅若兩個小丫鬟伺候著換了衣裳整了妝容。聽見外面鬧哄哄的林芷萱回來,便也不顧她們兩個,就只握著帕子去林芷萱面前請罪。

嘴裡一遍遍地說著:「對不起姑娘,冬梅一點小事都做不好,連屋子也看不好,讓人燒了錦帕。」

林芷萱從冬梅手裡接過那被火燒得只剩半邊的錦帕,退了兩步坐在了床上。她這幾日為了綉這帕子廢寢忘食。上次失血過多的虧空還沒補起來。現如今身上的衣裳還濕著,想來是真的著了風寒,尤其是頭上上次受傷的地方。淋了雨刺骨得疼。

林芷萱看著冬梅哭得那個樣子,兩隻眼睛都已經腫得像核桃一樣,心中十分的煩亂,卻只道:「冬梅先起來。」

冬梅哪裡肯起。只一個勁地哭著說是她的錯。

林芷萱道:「是非功過我自會查清楚,你也不必如此自責。」

冬梅卻只是哭著不起來。秋菊看出林芷萱的不耐煩,急忙上前去拉冬梅,一邊勸著:「妹妹先起來吧,姑娘現如今身上的衣裳還濕著。什麼事總得等姑娘沐浴更衣再說。」

冬梅卻是哭晃了神兒,一句話也聽不進去,心中十分的自責。只盼著林芷萱打她一頓,她心裡才好受些。推搡著不讓秋菊扶。

「給我起來!」林芷萱猛地呵了一聲,嚇得屋裡人身子均是一抖,冬梅也被那一聲雷霆震怒般的呵斥嚇得身子一顫,愣在原地。

她獃獃地看著林芷萱,小小的臉上都是驚慌。

「起來!」林芷萱一臉肅然地瞪著她,顯然是動了火氣。

冬梅卻被林芷萱冷硬的語氣嚇到,連哭都不敢再哭,只由得秋菊扶起來。

林芷萱卻是瞥了秋菊一眼:「讓她自己起!」

秋菊心中也是一顫,急忙鬆開了手,站在一旁。

冬梅早已哭軟,沒了秋菊的幫忙,費了好大的功夫才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怯怯地看著林芷萱。

林芷萱看了她一眼,再看站在一旁身上都滴滴答答滴著水的秋菊四人道:「顧媽媽服侍我沐浴更衣,安排人也給姐姐沐浴更衣,你們三個自去換了乾淨衣裳再過來服侍。」

一行人應著去了,等眾人都收拾完了,已經是半個時辰以後,林芷萱斜躺在軟榻上,似是有些疲憊地眯著眼,春桃將熏爐挪到了林芷萱旁邊的兩尺處,熏爐里炭火的紅芒映在林芷萱臉上,倒顯得她的臉不那麼蒼白,反有幾分紅潤,她的頭髮散著,正由秋菊在一旁用熏爐給她烤乾頭髮,熏爐的熱氣暖烘烘地烘烤著頭髮,林芷萱的不適少了些,只是越發的疲憊。

林若萱坐在一旁,也正由夏蘭幫著烤乾頭髮,夏蘭心裡卻是七上八下,十分的心不在焉,她適才已經從顧媽媽處聽說了事情的始末,顧媽媽說還在常遠家的的包袱里搜出了三方錦緞,正是上次從二奶奶房裡要來的料子。

顧媽媽已經把常遠家的押了來,並命人堵住了嘴,但常遠家的依舊十分的不老實,哼哼唧唧嗯嗯啊啊地死命在掙扎。

林芷萱緩緩睜開了眼看了她一眼對顧媽媽使了個眼色,顧媽媽便將從她包袱里搜出來的帕子在常遠家的面前晃了兩晃。常遠家的顯然呆住,可繼而又大力掙扎,看著林芷萱嗯嗯啊啊,似是有話要說的樣子。

林芷萱卻是淡淡道:「我知道你有話要說,只是我乏得很,實在不想聽。你進林府不到十天,便這樣大鬧了兩場,第一天便與我屋裡的大丫鬟打架,如今又險些燒了我的屋子,若是我家裡的奴才,早就按著縱火行兇的罪名送到官府里讓打死了。」

常遠家的聽了林芷萱的話卻是四肢僵硬,傻在了原地。

林芷萱不再看她,只是疲憊地閉了眼:「不過你並不是我們家的僕役,算是來做客的,我看在夏蘭的份上,便饒你這一次,回去吧,與你家裡的人說,安排他們去莊子上的事情也作罷了。你回去好好勸勸你婆婆,林府的門她日後是進不來了,夏蘭賣的是死契,與你們家再無瓜葛。即便是逢年過節,我也不會再放她回去。別打她的主意,也別再打林府的主意了。」

常遠家的聽了林芷萱這話,卻是嚇得顫抖了起來,林芷萱就這樣放了她回去,若讓她那婆婆知道了林芷萱這樣的話,她婆婆定然要生吞活剝了她!

常遠家的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雖然堵著嘴,手被反綁著,卻一個勁的給林芷萱磕頭。

林芷萱視而不見,只對顧媽媽道:「帶下去吧。」

顧媽媽剛要動手,夏蘭卻忽然急匆匆地喊了一聲「姑娘」,上前攔住了顧媽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