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六十七章 小產

第六十七章 小產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354

劉婆子一聽這話,深覺有理,很是心動。

顧媽媽趁熱打鐵道:「四姑娘把你往我們這邊兒安排是鞭長莫及,可是把你要過去那就是小菜一碟,這樣你閨女也是四姑娘身邊兒的頭一個的丫鬟,你再在四姑娘房裡當了媽媽,那我們兩個不就好事成雙了嗎。」

劉婆子聽著眼睛都亮了:「你說的有理,我去找紅杏去。」

說著,便也不再糾纏,小跑著去了。

林芷萱和林若萱在王夫人那裡吃飯,王夫人一直讓林若萱在一旁立規矩,給林芷萱端茶倒水,王夫人又對林芷萱百般寵溺,林芷萱想與王夫人親昵,又怕刺痛了林若萱的心,故而也不在王夫人處久留,說了一會兒話就回來。

好在王夫人囑咐天還是有點涼,不用每天都去,等天暖和了再日日請安也不遲。

林芷萱正好在母親那裡也是兩頭為難,十分的不舒服,王夫人既然開了金口,林芷萱也點頭應著,回來的路上卻一直在安慰林若萱。

林若萱卻笑著安慰林芷萱:「妹妹不用擔心我,我清楚妹妹的心意。」

林芷萱也不好再說,其實她也是不知道該如何說,雖然林若萱口頭上說著理解,但是林芷萱知道,無論如何,她畢竟也是人,也是會傷心、嫉妒、甚至恨的,只希望日後林若萱能兩者相權取其輕,即便是心裡有了芥蒂,面上依舊是姐妹,出了事依舊能守望相助。

林若萱見林芷萱的模樣,卻是終於忍不住道:「妹妹,其實姐姐早就知道,人世間的事,往往無法兩全。姐姐更知道,妹妹夾在中間也很是為難。妹妹是個有福的,是嫡出,又得母親疼愛,我看著若說不羨慕那是假的,但是姐姐從小就懂得,人啊,也該知足,如今和妹妹住在一起,妹妹又費心勞力地百般為我籌謀,現在的日子,我以前從來都是連想都不想的,我真的很知足。」

林芷萱聽著,心中猛地一軟,一個懂得知足和感恩的女子,配得上上蒼所有的恩賜。

後來幾日,林芷萱都沒有再見過常遠家的,只是聽秋菊說,自從經過了上次的事她還算老實,夏蘭也時常去跟她長篇大論地說話,常遠家的都點頭應著,只是不知道聽沒聽進心裡去,林芷萱道:「讓人看緊了她,不要再惹出麻煩來才好。」

常遠家的安靜了,連春桃也好幾天沒在林芷萱面前晃悠了,只要林芷萱不叫她,她就躲在屋裡不見人,偶爾出來,也只去陳氏那裡找柳香說說話。

她的長處,不過是在府里認識的人多些,而秋菊夏蘭這些日子趁她不在也並沒有閑著,府里各處能認識的人,也都多多少少接觸了個遍,並時常相談甚歡。

雖然林芷萱還是偶爾去王夫人處請安吃飯,林若萱還是在一旁立規矩,可是二人心中均是沒有了尷尬,反而有一種在娘面前玩了小把戲的默契的竊喜,說說笑笑地去,說說笑笑地回。

這幾日過得倒是順風順水的,林芷萱的第一張帕子眼看也就要綉好了,林若萱的針線功夫也練得差不多,開始跟林芷萱學著綉同樣的帕子了。

天氣順著人的心情,一日暖似一日,獨獨那日快到晌午了,天還陰著,眼看就有一場大雨。屋裡很暗,林芷萱和林若萱都在做針線,開著窗那點亮光也還不行,秋菊就在桌上點了蠟燭。

不多時又起了風,略有些涼意,風吹得燭火搖了搖,也吹亂了林芷萱桌上的綉帕,秋菊去關了窗,看樣子怕要下雨。

借著燭火的光做刺繡最容易累眼,林芷萱將帕子隨手放在桌上,站起來走走歇歇眼。

林若萱坐在林芷萱旁邊,原本也拿了帕子在綉,見林芷萱放下,她便拿起來瞧:「熬了這麼多日夜,終於只差一個花瓣了。」

林芷萱也是笑吟吟地看著她:「是呀,十兩銀子快到手了。」

林若萱也將帕子放在了桌子上,卻抬頭問林芷萱:「妹妹自己送去的那帕子值五十兩,而這兩個帕子卻只值二十兩,妹妹為什麼要接他的綉活,還不如自己綉來賣賺的錢多。」

林芷萱卻是笑道:「姐姐說笑了,這世上哪有五十兩的帕子?那帕子一則是我有些炫耀所學的意思,平日里咱們用的帕子,三兩種針法就已經很繁複了,像我那樣用十幾二十種針法的便是聞所未聞,況且那樣綉又費工夫,還不如兩三種針法綉來好看,所以並不實用,他們給五十兩銀子,只是驚嘆於我會的多,打得還是震懾住我,利誘我』贖身』的主意。」

林若萱這才笑道:「原來如此。」

兩人正說著,卻忽然見春桃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一邊大喊著:「姑娘……姑娘……大奶奶小產了!」

「什麼?!」屋裡人聞言皆是一驚。

林芷萱道:「你慢慢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春桃喘了口氣才道:「我今日也是閑來無事去柳香那兒說說話,才說道一半便聽聞大太太今日忽然將二奶奶找了來,鬧到了太太那裡去,說是偷咱們府里珍寶貴器的主謀找到了,就是大奶奶,姑娘受傷那日大奶奶趕來名為探望,卻是為了趁亂指使紅紋偷林府貴器,大奶奶早就不滿我們林家富貴,卻將她們單分到莊子里去住,就買通了紅紋。

還說紅紋是從西北來的,從小就愛慕大爺,也是為大爺不平,才應了大奶奶這事兒。紅紋親口招認,已經被打了板子趕了出去,可大奶奶死不承認,還說搜出來的那些古玩玉器並不是她指使紅紋偷的,都是上次來大太太賞的,大太太說她滿口胡言,根本不曾賞過什麼東西給她,上次來便是打著探病的旗號來將贓物帶回去。大奶奶矢口否認,直喊冤枉,大太太動了怒,竟然施了家法,卻不想大奶奶竟然不知何時有了身孕,受不住刑小產了!」

****

這幾天特別忙,一直設著定時發布,好多天沒看自己的文了,沒想到竟然有了這麼多打賞,真的太感動了,感謝出白、愛~茫然於心、吳皇吳亦凡、書友160324134953142、書友160103160114001、余柒曉、酷酷哲各位親的打賞了,也謝謝還在追文的親愛的們!感謝大家的推薦票,謝謝大家的支持!愛你們,么么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