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六十六章 挑撥

第六十六章 挑撥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87

裡邊的人也是聽見了動靜,夏蘭春桃都在林芷萱身邊服侍更衣,夏蘭聽見自己弟媳婦的聲音,剛要出來看看,林芷萱出聲攔她道:「你出去只會更難堪,秋菊出去瞧瞧。」

秋菊點頭應著,夏蘭卻總往窗邊看,十分焦慮。

秋菊到了側院,看著這一片混亂,不過好在顧媽媽和幾個婆子已經上前去把兩人分開了,只是頭髮有些散,臉上倒是不見什麼傷痕。

秋菊這才冷喝道:「這一大清早的在鬧什麼?」

常遠家的見秋菊來,急忙告狀道:「秋菊姑娘,是顧媽媽和這賤蹄子故意作踐我,竟然讓我給下人洗衣裳,不讓我去三姑娘身邊伺候!」

秋菊卻是冷笑一聲打斷了她的話:「你也不瞧瞧你是個什麼東西,憑你也配到姑娘身邊伺候?姑娘看在你姐姐的份上能讓你進林府已經是你祖上積德了。識相的就給我安生的在這兒呆兩天,成全了這一段主僕情分,別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地成日里往姑娘身邊湊,平白的惹人厭煩!」

常遠家的卻是不信,叫喊道:「不可能,昨日姑娘還對我笑吟吟的,很喜歡我的!不是姑娘,就是你們兩個老婆子賤蹄子,怕我在姑娘面前得了好,頂了你們的差事,才這樣合起伙來糟蹋我,不讓我見姑娘。姑娘!姑娘!」

說著,常遠家的說著便大喊了起來,照這樣子豈不是要驚動其他人,秋菊急忙命人堵了她的嘴:「若不是看著你姐姐的面子上,我早就把你打一頓趕出去了!先把她捆了扔到小廚房的草堆上去,等她什麼時候懂了規矩,不這麼鬧騰了,再放開她。」

一眾婆子卻是應著綁了去了。

秋菊回頭去看春桃,原也想說她兩句,都是府里的老人兒了,還這麼不顧得體面,竟然動起手來。秋菊卻見春桃也正冷冷地看著她,不待秋菊開口,便哼了一聲,也不撿地上她摔了的臉盆,徑自回她自己的房裡去了。

秋菊卻也只是皺了皺眉,終究沒有再理她,只是在院子喝了一聲:「都看什麼看?幹活去!」

又吩咐小丫鬟雲白端了盆,取熱水給林芷萱洗漱。

春桃卻是坐在床上怒火難平,竟氣得抹起淚來,常遠家的可氣,可秋菊適才的一番話,明是在說常遠家的,可聽在春桃耳中,難道不是在說自己?她是被林芷萱厭棄的人,無論怎麼努力往她身邊湊,都只會讓林芷萱更厭煩!

秋菊端著水回了裡屋,伺候林芷萱和林若萱洗漱,夏蘭卻是忍不住抹起了眼淚,忽然跪下道:「姑娘,是夏蘭對不起您,我看您還是趕緊將我那不中用的弟媳婦趕出府去吧,否則留在這裡只會惹姑娘不痛快。」

林芷萱卻道:「你先起來,這件事不能怪你。況且也不能一棒子打死,秋菊如今懲治了她,便希望她引以為戒,若是能好,豈不是皆大歡喜,這才第一天,你也別急,你們都好好對她說教說教,便是教徒弟也沒有這麼快的。」

夏蘭對林芷萱更是感激涕零,含著淚給林芷萱叩了一個頭:「夏蘭雖然笨,卻也不是個不明事理的,姑娘的大恩大德,夏蘭永世不忘,只求我那弟媳婦別辜負了姑娘的苦心。」

林芷萱道:「趕緊起來吧,你這一早晨跪我兩次,我可是要折壽的,快些給我更衣,我還要到娘那裡請安呢。」

林芷萱昨天夜裡便想著,如今頭上的傷已經大好了,再不去給娘請安,倒是有些失禮,況且她也想王夫人了。

夏蘭聽著,也急忙和秋菊等人忙活了起來,林芷萱才對林若萱道:「姐姐今天也跟我一起去,雖然少不了受些委屈,可是我們既然是為了謀大事,面上便不能讓娘起了疑心。」

林若萱自然也知道林芷萱的意思,點頭道:「我省得。」

林芷萱和林若萱走了之後沒多久,顧媽媽就看見劉婆子在他們院門外偷偷摸摸地張望。顧媽媽原本對她這個親家婆子還很是親近,覺著她不過是個嘴碎的老婆子,但自從有了林芷萱上次的那番教導之後,顧媽媽今日再看劉婆子,心中果然多了幾分厭煩。

顧媽媽迎了出去,拉她到一邊問道:「你鬼鬼祟祟地在這裡做什麼?」

劉婆子嗔道:「什麼叫鬼鬼祟祟,我是今兒早聽他們說,你們屋裡哭天搶地的,昨兒還來了個媳婦子,是怎麼回事兒?」

顧媽媽聞言,再一想林芷萱的話,心中更是煩躁,難不成這劉婆子真的是林雅萱那邊的眼線,顧媽媽只道:「你不在你們屋裡好好獃著,來管我們屋裡的事兒做什麼?」

劉婆子對顧媽媽的反應也是詫異,往日里雖然顧媽媽語氣不好,但是她問什麼,她都樂意當笑話講給她聽的,如今這是怎麼了?劉婆子一想,定是那新來的媳婦給了顧媽媽氣受,她現在心裡不痛快,才給自己甩臉子。

劉婆子想通了,便繼續笑著道:「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我這聽了個信兒又不知道真切,心裡怪痒痒的。」

顧媽媽卻道:「我這成日里忙得喝口水的功夫的沒有,你哪來這麼多功夫心裡痒痒。」

劉婆子道:「那還不是因為我家二姑娘在你們這兒嘛。」

顧媽媽忽而想到了什麼,繼續道:「我記得你閨女紅杏不是四姑娘身邊的紅人兒嗎?她當初要把你安排進林府來,怎麼不把你安排在四姑娘房裡?那兒可比窮得叮噹響的二姑娘房裡體面多了,油水也多。」

劉婆子一聽這話卻是愣了,她當初只道能進林府來光顧著高興,卻沒有想過這個事兒。

顧媽媽見劉婆子的神態,想來劉婆子是不知道林雅萱和紅杏的籌謀的,只是她本身就是這好打聽事兒的人,所以為人利用而已,若是能讓她別這麼閑,把心思都轉到這件事上去,讓她成日里去糾纏紅杏,倒也是倒打一耙,便繼續道:「現在這二姑娘都位降一等成了我家姑娘的丫鬟了,你在她房裡更是沒有出頭之日了。你若是聽我的,少花點時間打聽這些有的沒的,趕緊讓你閨女求了四姑娘,調你去四姑娘身邊當差要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