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六十五章 惹事

第六十五章 惹事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26

夏蘭感覺出林芷萱的不悅,這是在給下馬威,常遠家的卻不懂,以為林府就是這規矩。林芷萱讓她起來,她便很高興,與夏蘭一同道了一句「謝姑娘」,便一咕嚕地爬了起來,一邊起還一邊四下打量著看。

夏蘭又拽了她衣袖兩下,她才笑呵呵地看林芷萱。

林芷萱淡淡笑著與她不冷不熱地寒暄了兩句,便吩咐夏蘭:「就讓你弟媳婦暫時住在秋菊屋裡,我記得她們屋裡還有一張空床。」又喚來了顧媽媽,對常遠家的道:「你便先跟著顧媽媽學些府里的規矩。」

常遠家的急忙擺手道:「姑娘不用這麼麻煩,我婆婆說了,讓我就跟著夏蘭姐姐住就好,也不用再特特安排旁人教我,我就跟著夏蘭姐姐在姑娘身邊伺候就行。」

夏蘭聽了,真恨不得捂了她的嘴,娘這一整晚到底教了常遠家的些什麼!

林芷萱聽了,卻是臉上的微笑不變,只是道:「你婆婆想的倒是好,只是一則府里沒有這個規矩,二則,你姐姐是大丫鬟,平日里事情多,沒那麼多功夫時常提點著你,還是顧媽媽好些,雖則你不與夏蘭住在一個屋裡,但是秋菊也是我身邊很好的丫頭,顧媽媽沒功夫的時候,你便聽秋菊的就好。」

林芷萱臉上的笑很柔和親善,只是話不軟不硬,讓常遠家的一時無法反駁,只好應著:「哎,我聽姑娘的。」

林芷萱這才對夏蘭道:「春桃應該在房裡,你先帶她去安頓好東西,再過來吧。」

「哎。」夏蘭應著帶著常遠家的去了,一路上又再三叮囑她不提。

秋菊卻看著常遠家的的背影道:「一看就不是個省事的。」

林芷萱也是嘆了口氣:「我看夏蘭倒是個不錯的丫頭,怎麼家裡卻都是這樣的人。」

冬梅瞪著大眼睛道:「是不是因為夏蘭姐姐是從小咱們府里長大的,而她家裡的人都是在外頭長大的。」

林芷萱轉頭看著冬梅小巧的臉上露著欣喜,彷彿她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一樣,眼睛閃著亮光,惹得林芷萱忍不住上前去掐她的小臉兒一把:「我以前怎麼沒看出來,我們家冬梅這麼可愛。」

冬梅卻是揉著臉跺著腳嗔怪道:「姑娘!」

林芷萱呵呵笑了兩聲,才對秋菊道:「你和顧媽媽都給我好好盯著她,看看若是能教就儘力教教,若是個頑固不化的,就好好看著千萬別讓她惹了麻煩,只讓她在外面做些粗使婆子的活計,別讓她到我眼前來。」

秋菊點頭應著。

林芷萱復又開始低頭做起了針線。

秋菊道:「姑娘何苦這麼著急,沒有白天黑夜的做。離那期限還早著呢。」

林芷萱卻是瞥了一樣在一旁裁錦緞的林若萱,才對秋菊道:「我還有別的事情要忙呢,做這帕子,也不過是為了錢,等有了錢,日後的事情才好辦,畢竟只剩一個月了,要安排的事兒還多著呢。」

林芷萱說著說著,聲音漸弱,最後便成了喃喃自語,她要安排的事兒還多著呢,只是哪樣都缺不了銀子。

顧媽媽只當是夏蘭安排了自己弟媳婦進府里伺候,也沒當回事,次日清晨,便安排常遠家的和林芷萱房裡其他的三個媳婦一起洗衣裳,雖然立了春,可是天氣尤冷,常遠家的一開始跟著顧媽媽過來,眼神倨傲地看著其他的三個媳婦,以為顧媽媽是安排她來管著她們的,卻不想,顧媽媽竟然吩咐其他三人道:「這是是常遠家的,她剛到三姑娘房裡來,該怎麼做,你們三個多教教她。」

三個媳婦看著顧媽媽都是恭敬地應著:「好嘞,您老放心忙去吧,她就交給我們。」

說著,顧媽媽就自去安排其他的小丫鬟幹活去了。

常遠家的看著地上那一盆盆的衣服,卻是來了氣,應是喊住了顧媽媽,上前與她理論:「……媽媽,您可別忘了,我姐姐是三姑娘身邊唯一一個大丫鬟,我進府來是到三姑娘身邊伺候的,可不是讓你這般糟蹋的,我這可是繡花的手,不是來給下人洗衣裳的。」

這漿洗衣裳的地方本就在林芷萱院里備茶水的小廚房邊上的側院,一院子的丫鬟婆子看著,顧媽媽倒是沒曾想她竟然敢這樣跟她鬧起來,一時怒上心頭,待要教訓她,又礙著夏蘭的顏面,又怕在外面惹是生非,讓人看笑話,若不教訓她,她哪裡咽的下著口氣去。

顧媽媽正進退為難,卻見春桃正來小廚房給林芷萱準備熱水洗漱,春桃原本就是房裡的大丫鬟,管人管習慣了,聽見這樣難聽的話,怎麼能忍,便端著盆上前道:「林府有林府的規矩,憑你姐姐是誰,便是你姐姐在這林府里也是從洗衣掃地做起的,你若是覺得委屈了你,便即刻去回了姑娘,你那手還留著回家繡花去!」

常遠家的從常婆子那裡知道春桃就是曾經總是壓著夏蘭的大丫鬟,還是她不讓常婆子進林府,她原本就看春桃不順眼,今早又來招她,她也是來了氣,直愣著脖子與她罵道:「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春桃啊,你還當自己是原來三姑娘房裡的掌事大丫鬟啊,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現在不過是個二等丫頭,下賤東西,你在我面前猖狂什麼?我姐姐才是這裡的大丫鬟,你有本事去我姐姐面前狂去。」

春桃聽她說了這話,當著眾人的面戳他的痛處,頓時怒從中來,便也摔了手裡的洗臉盆子對她道:「你姐姐算個什麼東西,當年不還是哈巴狗似的在我腳邊搖尾巴!我虎落平陽被犬欺,你這種沒眼沒識的小賤蹄子竟然也敢蹬鼻子上臉,你抱著個頭等丫鬟的姐姐你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

常遠家的也是來了氣,竟然上前廝打了起來。

裡邊的人也是聽見了動靜,夏蘭春桃都在林芷萱身邊服侍更衣,夏蘭聽見自己弟媳婦的聲音,剛要出來看看,林芷萱出聲攔她道:「你出去只會更難堪,秋菊出去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