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嫡福 >第六十四章 不端

第六十四章 不端 (1/1)

小說名稱《嫡福》 作者:曉風清露  更新時間:2016-04-14 17:13  字數:2239

夏蘭一路上勸她別說話,快些走,可常遠媳婦卻半句也聽不進耳朵里,見夏蘭跟她說話,她反倒更來勁了,一路上張牙舞爪,那張嘴就沒閑下來,夏蘭只得不再理她,領著她過了一條小拱橋,便是一段曲折迴廊,通向一個精緻的臨水小院,上書「面水軒」,常遠家的只遠遠地看著人來人往好不熱鬧:「這就是三姑娘住的地方吧!」

夏蘭見常遠媳婦自己說得歡便朝著那裡去了,急忙去拉她:「那是二爺和二奶奶的住處,三姑娘住的地方在後頭,你別亂跑,快跟我走吧。」

常遠媳婦一聽,這才戀戀不捨地跟著夏蘭繼續走,又走了好一段路,繞了些曲折精緻的迴廊,常遠媳婦不禁道:「這沒人領著,可不都迷了路,哪裡能找到這些小路。」

眼見著前面花影漸濃,正以為無路可走了,拐了一個彎出來便豁然開朗,眼前一個氣派的院子,便是林芷萱的杏林居,只因這院里院外都種滿了或潔白如雪或粉嫩嬌艷的杏花。王夫人的畢春堂還在後面,遠遠地能看見個屋檐,常遠媳婦看著那屋子彷彿更氣派巍峨,還要走過去瞧瞧,夏蘭卻拉了她:「到了。」

林芷萱的院子有主道和一個抄手游廊,左右是丫鬟住的耳房。院子里種的是白杏花,如今開的正盛,只昨夜下了場雨,潔白的杏花落了一地,林芷萱屋裡管洒掃的齊婆子正拿著大掃帚掃著滿地的落花,旁邊兩個十多歲的小丫鬟看著那花瓣剛被雨洗過,雪一般的顏色,十分的嬌嫩可愛,便蹲在地上撿了起來,齊婆子拿著大掃帚趕著她們兩個:「你們兩個那邊蹲著,別耽誤我的營生。」

小丫頭杏兒仰起頭來跟齊婆子犟:「這花瓣多好看,媽媽掃它做什麼,瞧你拿掃帚一掃,都弄髒戳爛了。」

齊婆子一手拿著掃帚,一手掐著腰罵道:「你們兩個小蹄子,成日里閑得沒事做,要它做什麼?」

另一個小丫頭荷葉道:「我們撿了這花瓣,做杏花糕吃。」

齊婆子道:「樹上那麼多,你們隨便掐兩隻就是,非撿這地上的,怪髒的。」

杏兒反駁道:「樹上的花開的密密的多好看,掐禿了就不好看了,這地上的也都是昨天晚上一場雨衝下來的,我們撿回去仔細洗洗就好了。」

林芷萱適才做了半天針線眼睛累了,正站在窗邊看看花,一邊聽著院子里的婆子和小丫鬟說話,臉上也因著兩個小丫鬟天真無邪的話帶了些柔和的笑意,當初她的琳姐兒小時候也是這樣,愛花愛草卻不忍心糟蹋。

齊婆子聽了兩個小丫頭的話卻是不以為然,張開嘴就訓:「兩個不幹正事的小蹄子……」

她話才說了一半,便聽窗前林芷萱揚聲道:「這主意倒是不錯,趕明兒這杏花糕若是做好了,也拿來給我嘗嘗。」

院子里說話而人均是被林芷萱這一聲嚇了一跳,急忙回頭去看,見林芷萱正站在窗前笑盈盈地看著她們,林芷萱復又對那兩個小丫頭道:「你們撿去吧,只是這院子里的都要撿乾淨了,撿不幹凈的就用媽媽的掃帚掃了。院子里要乾乾淨淨的,知道嗎?」

杏兒和荷葉笑著應著:「知道了,謝謝姑娘。」

「姑娘。」林芷萱聽著院子門口有人喚她,一抬頭才看見夏蘭帶著她弟媳婦回來了。

林芷萱看見了她們,便對她們點頭一笑讓他們進來,自己也坐回屋裡去,林芷萱屋裡大家都在,林若萱還練著雙面綉,秋菊冬梅正在裁錦緞,還是昨日從陳氏那裡要回來的那匹。

夏蘭帶著常遠家的來給林芷萱見禮,常遠家的一進門便看著林芷萱屋裡那些精緻的器皿挪不開眼,上上下下四處打量,只見屋裡的一應桌椅木器都用的是上好的紅木,桌椅漆色油亮,雕刻的花紋卻有幾分古拙,彷彿有些年歲的模樣。

一進門正對的是一對紅木鑲螺鈿靠背椅,其後是一張酸枝木翹頭案,案上擺了一對粉彩的花瓶,裡頭供的兩隻潔白如雪開得正好的杏花。

常遠家的不懂那些門道,只覺得金碧輝煌的煞是好看,一時貪看住拖不動腿,夏蘭拽了拽她的衣袖,領著常遠家的進了內室,只見當中一張紅木雕葡萄紋嵌理石圓桌,配了四個梅花凳,桌子上散亂著針線笸籮和綢緞錦帕,林芷萱,林若萱,和秋菊冬梅坐了一桌正裁帕子,如今見他們進來,秋菊冬梅才起身站了起來,立在林芷萱林若萱二人身後。

她們左邊是一架紅木妝鏡台,上面擺著一面菱花銅鏡和大紅漆雕玉蘭牡丹的首飾盒,桌上金銀玉簪,耳墜步搖犀角梳應有盡有。

左邊的宏架上放著一個汝窯的大盤,盤內盛著數十個嬌黃玲瓏大佛手。右邊洋漆架上放著一架古琴並鏤金雕花的香爐。卧榻是懸著素羅紗紗帳的花格亂紋酸枝木拔步床。再往左看是是並肩立著的兩個紅木龍鳳紋立櫃,紫漆描金山水紋香几上頭也放著一隻梅瓶卻並未插花。

熏爐里炭火正旺,還焚著香,香氣幽微,卻縈繞鼻端,一派閨閣香房的溫婉典雅,又精緻華麗。

常遠家的自然不識得這許多,只看著眼前的富貴模樣,十分歡喜,又想著日後自己能在這樣體面的地方住著,心裡更是雀躍,臉上甚至多了幾分洋洋得意。

林芷萱微微皺了皺眉。

夏蘭也是看出林芷萱神色不善,急忙拽了拽常遠家的的衣袖,隨她一起給林芷萱磕頭見禮。

林芷萱原本並不想受他們的禮,可是看常遠家的的樣子,若是她此刻讓秋菊去扶了他們起來,這常遠家的怕是會更無法無天,林芷萱故而也沒有說話,硬生生受了他們的禮。

這才道:「不必多禮,都起來吧。」

夏蘭感覺出林芷萱的不悅,這是在給下馬威,常遠家的卻不懂,以為林府就是這規矩。林芷萱讓她起來,她便很高興,與夏蘭一同道了一句「謝姑娘」,便一咕嚕地爬了起來,還不忘四下打量。